讀基辛格,看「聯俄制中」



未普

7月25日,美國新聞網站《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刊發一篇文章,題為「基辛格建議特朗普聯俄制中」(Henry Kissinger Pushed Trump to Work With Russia to Box In China)。這篇文章在中國官員中引發恐慌,在大陸的自由派中則引來一片掌聲。

文章引述五名消息人士稱,美國外交關係教父基辛格,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揭曉後,到特朗普於2017年1月20日入主白宮前,曾與特朗普至少三度私下會晤。他建議特朗普,美國除加強與區域內其他國家的關係,還可以利用拉近與俄羅斯的關係,遏阻和圍堵中國愈來愈膨脹的權力及影響力。

這對大陸自由派的朋友們來說,無疑是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他們當中還有人相信,特朗普和普京在赫爾辛基的的兩小時閉門會議中,談的也是「聯俄制中」。但這種說法現在已經被《金融時報》在赫爾辛基會議之後披露的消息證偽。在這篇題為「與亨利・基辛格共進午餐」的文章中,基辛格說,「我曾主持無數次峰會,此次(赫爾辛基)峰會並未向我學習。」很明顯,基辛格並沒有向出席雙普峰會的特朗普密授錦囊妙計。

不過,如果特朗普真的是一位偉大的戰略家,他有可能自己在赫爾辛基會議上提到基辛格一年多前的建議。但從特朗普東一錘子西一棒子的外交行為來看,他並沒有成型的大外交戰略。當然在特朗普政府的官方文件中,中國和俄羅斯都是戰略競爭對手,中國是第一威脅,俄羅斯是第二威脅。但在特朗普的眼裡,俄羅斯未必真的對美國有威脅。

如果真有「聯俄制中」,它是否行得通?筆者認為,站在普京的角度,他未必會這麼做。對普京而言,借中國的力量牽制美國,或者借美國的力量牽制中國,對俄羅斯而言是最划算的事兒。況且,普京在經濟事務上嚴重依賴中國。兩國領土接壤,悠長的歷史,曾經相同的意識形態,同樣的全球野心,都使俄羅斯不會輕易與中國為敵。

基辛格雖然建議改善美國與俄國的關係,但他顯然在擔心普京對世界穩定的破壞性力量。他和普京見過十七次面,最了解普京。俄羅斯這幾年的所作所為,在加劇世界的動蕩,在動蕩中火中取栗,是普京最擅長的外交手段。用基辛格的話,這是「俄羅斯的獨特之處」,世界幾乎任何地方的動蕩都會影響它,給它帶來機遇,但也會被它視作威脅。基辛格因此而擔心,世界動蕩會加速。

有人說,「聯俄制中」和基辛格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身份不符。但這對基辛格而言不是問題。基辛格的確一直與中國領導人保持不錯的關係。不過,以他的智慧和洞見,他應早在整個西方世界發現中國辜負了西方的轉型期望之前,就已經認識到中國的全球野心及其對世界的危害。他在與《金融時報》記者的訪談中,談到這一點。分裂的大西洋將把歐洲變成「歐亞大陸的附屬物」,將受到中國支配,中國希望恢復其作為「中央王國」的歷史地位,並成為「全人類的首要顧問」。這位「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對中國欲支配世界的野心,其實看的很清楚。

至於特朗普在世界大變局中的作用,基辛格說:「我認為特朗普可能會成為歷史上每隔一段時間出現的結束一個時代、並迫使其放棄舊偽裝的那類人物之一。這未必意味著他明白這一點,或者他正在考慮任何偉大的替代格局。這可能只是一場意外。」

在這方面,我贊同基辛格對特朗普的觀察與判斷。國內一些自由派的朋友們認為,特朗普既是戰略家又是戰術家,要建立西方經濟一體化,在全世界消滅共產主義,似乎言過其辭。特朗普無疑正在給這個世界帶來意外變化,而這些變化是好是壞,不確定性很強。

「現在的世界處在一個非常、非常危急的時期」。的確,美中俄三國都有可能成為世界危險之源:中國想稱霸世界,美國欲自外於世界,俄羅斯想攪亂世界。一個沒有美國的世界將是危機重重的世界,「聯俄制中」可能既不可行,也不能緩解世界的重重危機。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