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或成美國貿易戰「人權牌」



過去幾年在歐美就着香港民主狀況演講時,大多學者及嘉賓目光都未必聚焦在小島的狀況上,而是以香港作為中國興衰及人權狀況的陰晴表。香港作為中國面對世界的窗口,有着更先進的政經體制以及大陸無法比擬的資訊流通性,一葉知秋、以港度中,外界自然有更全面和準確的判斷。中美角力升溫,香港的局勢將成焦點,中央政府及港府一旦處理不當,香港政經狀況將造成極大震盪。

今年年尾於日內瓦將會發生一件關於香港的大事: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將會就香港的狀況進行普遍定期審議(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簡稱UPR),讓政府及公眾去闡明如何改善該地區的人權狀況。不同的民間組織將會把握機會進行申述,藉此引起國際社會對香港人權狀況的關注。另外,早前有超過30位英國國會議員聯署致函外長,表達對香港法治及基本自由遭到日漸侵凌的關注,希望政府能夠將對香港人權事務的關注提升至「高級外交」(High Level Diplomacy)的層次,並於UPR中表態。雖則美國已退出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但仍有相當多議員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並提倡成立《香港民主人權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其中一項措施是制裁壓制香港基本自由權利的官員。

與此同時,中美貿易戰炮火升溫,就着美國向中國提出逾2,000億元的商品增加關稅清單後,中國亦以一張超過600億美元的商品清單回應。中美角力未見竭息之兆,香港漸成國際焦點,兩者如何影響到香港的命運呢?

在香港的民間團體密鑼緊鼓籌備UPR的申述之際,相信美國的政界亦在尋找中美角力的突破點。早前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發聲希望總統特朗普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正可能是為美國打「中國人權牌」作準備。美國國會議員關注香港事務不單是因為純粹理念之談,更重要的是選票考慮——根據Pew Research Center研究顯示,有超過一半年過50歲的美國選民非常關注中國的民主人權狀況,而能否取得他們的信任,正是執政共和黨非常重要的一個選舉關鍵。

取消特殊待遇勢重創香港

另外,特朗普上任至今被喻為政治狂人,其目標為本的手段,早已打破眾多國際慣例,屢有出人意料之舉。面對年尾中期選舉,或甚爭取連任的壓力,為求在中美的政治角力上全面壓倒中國,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未必是空穴來風。如果美國國會的中國委員會持續對一國兩制的實施展現憂慮,認為香港的自主性不足以證明應享有特殊待遇,特朗普只需動用總統權力就可以檢視或甚刪除《香港政策法》。美國是香港第二大貨物貿易夥伴經濟體,一旦香港的特殊待遇遭到取消,香港或會與中國在經濟、外交層面被視為同一地區,到時會遭到的經濟大震盪以及國際地位的驟降,將是不言而喻。

在2018的《香港政策法》報告中,委員會非常關注中國政府的行為(包括釋法、取消議員資格等)不符於《基本法》中香港實施高度自治的原則。於2017的報告中,委員會亦提出表示中國中央政府蠶食香港特區自治權的關注。自雨傘運動後重新開始撰寫的《香港政策法》年度報告正好證明,美國對香港的關注有增無減;而《香港政策法》是純粹建基於《中英聯合聲明》而非《基本法》的文件,更賦予了美國有正當性去評論香港的人權狀況。

倘若北京不願意全面落實《聯合聲明》,繼續強調《聯合聲明》已成過去,香港將會成為美國大打中國人權牌的籌碼,港美關係有可能迅速惡化。有見及此,港府及中國政府應從速落實《聯合聲明》內對香港民主人權的承諾,維持於國防及外交外自行管治的高度自治方針,落實民主政制,依法保障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等等。否則,一旦中美角力持續升溫,跟着中國尾巴跑的香港,隨時「渣都無得剩」,建制派想「華麗轉身」都未必奏效。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