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海軍明爭暗鬥

呂禮詩

美國主導二十五國艦隊與戰機進行環太平洋軍演,中國被排除在外。美軍兩艘神盾驅逐艦兩度進入台灣海峽及南海,解放軍五十艘軍艦南下。中國四年擴軍等同增加了一支法國艦隊。


環太平洋軍演艦隊列陣

參加環太平洋軍事演習的多國海軍艦隊七月二十六日編成複列縱隊拍了張大合照,象徵著兩年一次、環太平洋國家的海軍盛事即將進入尾聲。

此一規模堪稱世界之最的軍事演習,與往年最大的不同是,今年美國為了抗議中國在南海的渚碧、永暑及美濟礁前進部署防空、攻船飛彈與電子干擾裝置,撤回了對解放軍的參與邀請;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軍事委員會更進一步在六月下旬所宣布的《二零一九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最後草案中,納入了禁止國防部長邀請中國或是促成中國參與環太平洋軍演的相關條款。

雖然解放軍自二零一四年開始,已連續兩屆獲邀參加環太平洋軍演,但囿於美國《二零零零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確保國家安全風險的相關限制,解放軍能夠參加的操演也僅限於水面艦艇演練、軍陣醫學交流與人道主義救援等項目。故環太平洋軍演中,無論是在二零一四年以新港級戰車登陸艦「圖斯卡路撒號」為靶船,或是二零一六年以派里級巡防艦「塔奇號」為目標所進行的實彈擊沉演習,解放軍派遣的052C導彈驅逐艦或054A導彈護衛艦皆未能參與。

六月底當世人的目光集中在夏威夷群島,來自二十五個國家、四十七艘水面艦、五艘潛艦、二百餘架飛機和二萬五千名官兵準備進行第二十六屆環太平洋軍演,中美兩國海軍在台灣海峽的「明爭」才剛要開始。

首先是美國柏克級神盾(宙斯盾)驅逐艦「班福德號」及「馬斯廷」結束了年度例行的海上聯合演習「馬拉巴爾」,進入南海;途中不但搭救了失去動力的菲律賓漁船,還在海上享用了國慶大餐。七月七日由南部海域進入台灣海峽,保持在海峽中線、航向東北。由於第八號颱風「瑪莉亞」(Maria)接近,外界預判其通過北部海域後應會航向日本,返橫須賀防颱;未料,八日兩艦通過台灣海峽後,經台灣北部海域、轉東部海域南下與菲律賓海的列根號航空母艦打擊群會合。

當下的環太平洋軍演,美國、澳洲、日本三國首度運用海上巡邏機、無人飛行載具、攻擊直升機、陸基攻船飛彈、潛射攻船飛彈及魚雷等,準備於夏威夷考艾島(Kauai)西方的美海軍太平洋飛彈試射場,對除役的新港級戰車登陸艦「拉辛號」實施「實彈擊沉演習」。然而卻出現了不速之客——解放軍的815A電子偵察艦。

接著浙江海事局公告:根據部隊年度例行性訓練計劃,解放軍將於七月十八日至二十三日在象山至南麂列島以東海域舉行實彈演習。唯解放軍尚未透過央視《新聞聯播》或微博發布演習內容,浙江海事局即提前取消航行警告,並傳出包括052C/D導彈驅逐艦及綜合補給艦近五十艘大型軍艦,編隊高速通過台灣海峽南下,依據氣象預報判斷,極可能因第十號颱風「安比」(Ampil)接近而提前結束演習;搭乘往來於台灣與金門或馬祖間民航機的旅客甚至可以輕易地目視識別並拍照。

自一九九五、九六年台海危機結束後,美艦通過台海的次數屈指可數;二零一六年及二零一七年雖有零星個案,但美軍從不證實、國軍更是噤若寒蟬。此次勃克級導彈驅逐艦編隊通過,台灣不但國防部以新聞稿說明,外交部與總統府更是先後回應,美太平洋艦隊發言人布朗上校亦隨之證實;顯見此一「航行自由行動」,台美間早已有所共識。

解放軍近五十艘軍艦南下,實不容輕忽!以隸屬於東海艦隊及南海艦隊之十二艘052C/D導彈驅逐艦、四艘956E/EM現代級驅逐艦、十九艘054A導彈護衛艦、三十一艘056輕型護衛艦及六艘903型綜合補給艦,扣除於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的第二十九批編隊及廠級維修的艦艇,幾乎等於全部投入。南海艦隊因颱風返回駐地,毋庸置疑;但東海艦隊在舟山群島的定海港區,其位置較海警東海分局的長峙島基地更為避風。以海警艦艇多數噸位遠低於解放軍導彈驅逐艦及護衛艦,面對輕度颱風,海警堅守駐地、東海艦隊卻進行疏泊或進駐商港,此舉是否具有戰略預警的參考或存在其他戰術目的,實有觀察與探究之必要。

中美海權的消長

中美海軍在南海、台海及東海的競逐,像極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前英、德的海軍對抗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美、日的海軍衝突;其實背後真正驅動的力量是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根據古希臘歷史學者修昔底德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史》的觀點,所提出在國際體系中,「崛起的強國」由於不滿體系中「既有霸權國」所建構的秩序與規則,而提出挑戰;霸權國則畏懼崛起國的挑戰,而被迫挺身回應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

曾經榮獲普立茲傳記文學獎的歷史學者馬奇(Robert K. Massie)在所著《無畏級戰艦——英德即將面臨的大戰》(Dreadnought--Britain, Germany and the Coming of the Great War)一書中,描述第一次世界大戰前英、德海軍軍備競賽的經過,並提出:德國海軍欲強大到足以保護德國的商船船運……並保證能不受阻礙地通行海洋,其最後的解決之道,就是擁有一支能擊敗英國海軍的艦隊……這是英國絕不允許的!

當下美國「既有霸權」的海權處境就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英國,急欲壓制中國在國際體系「位階移動」(status mobility)的挑戰,若將馬奇對英德海軍的觀察,代換為當下解放軍海軍艦隊的快速擴張對美軍所造成的壓力,就不難理解何以美國藉「航行自由行動」挑戰中國在南海島礁的吹沙填海及美國國會立法禁止解放軍參與環太平洋軍演。

習近平六月上旬結束了上海合作組織青島高峰會後,視察北部戰區海軍潛艇部隊及青島海洋科學與技術試點國家實驗室時表示:「建設海洋強國,我一直有這樣一個信念」;參訪北洋海軍砲台遺址、甲午戰爭博物館時感慨的說道:「要警鐘長鳴,銘記歷史教訓」。

習對於海軍的重視反映在海軍艦隊建設上:萬噸級055導彈驅逐艦已於去年及今年四月陸續下水,加上七月初大連造船廠兩艘同型艦連袂下水,已達四艘。唯該兩艦下水典禮時,被眼尖的媒體發現體積龐大的分段結構;另於江南造船廠也出現機庫造型的艦體結構,極可能為零零三航母。

中國等同增加一支英海軍

解放軍猶如「下餃子」般的造艦速度,國際戰略研究所二月公布二零一八世界最新軍力平衡報告時指出:中國過去四年間建造的海軍艦艇總量接近整個英國皇家海軍的規模;法國海軍參謀長普拉澤四月在法國參議院也以「中國在過去的四年中大力提升海軍實力,造出了相當於一整個法國海軍的力量」,表示相同的看法。

美國海軍早已看出了解放軍的藍水雄心,故一六年公布的海軍「兵力結構評估」即已提出,美國海軍艦艇的數量應增至三百五十五艘,且艦隊組成向「大艦巨砲」發展。唯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目前所提出的解決方案並非如解放軍般大規模造艦,而是延長非核動力水面艦艇的壽限,無論是兩棲突擊艦、勃克級導彈驅逐艦及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服役時間都將超過半個世紀。

解放軍雖然未能參加今年的環太平洋軍演,但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六月於又稱香格里拉對話的亞洲安全會議中表示,將以東盟輪值主席的身份,在這個月與中國在獅城共同主持中國與東盟的「參謀作業演習」(table-top exercise),並在年底前由各國派遣軍艦或部隊參與「實兵演習」(full-scale exercise);也就是中國將與南海聲索國在主權爭議的海域進行軍演,其中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又能達成什麼樣的共識,相信美國比誰都關心!■

(呂禮詩是台灣飛彈巡邏艦「新江艦」前艦長)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