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步入「北戴河時間」

江迅

中南海開啟「北戴河時間」,中國諸多重要決策往往在此間醞釀和部署。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之際,「北戴河時間」最重要的討論話題之一是繼續深化改革應對貿易戰,也將繼續對中央部門和地方官員布局作出調整。


劉鶴: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中財辦主任(圖:新華社)


王滬寧: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

步入八月,中南海開啟「北戴河時間」。每年夏季最炎熱的這個時間段,中國「五套主要領導班子」,即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和中央軍委的領導人,由當局安排來到這座渤海海濱城市,即河北省秦皇島市北戴河區集體療養,度假休閒。期間,各部門各機構借機舉行名目繁多而範圍不一的各類會議,多是非正式聚會,商議黨內重大問題。不過,日前北京官方媒體說,「北戴河無會」,隨著中共政治逐漸走向常規化,神秘的「北戴河時間」的政治色彩正逐步淡化。

八月的「北戴河時間」,正逢中美貿易戰不時升級,帶給中國重重挑戰,有戰就有勝負,但貿易戰不是世界末日。七月三十一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指出,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面臨一些新問題新挑戰,外部環境發生明顯變化。中共中央一連用「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對下一階段經濟工作做出安排。二零一八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亞洲週刊從北京獲悉,要應對貿易戰,唯有繼續深化改革,這正是「北戴河時間」最重要的討論話題之一。

據悉,自中共十八大至今,中央高層已出台近一千五百項改革方案。才剛剛開啟「北戴河時間」,同一天,即八月五日兩大亮點同時呈現。其一,這一天,官方喉舌新華社播發一萬一千字長文《風生水起逐浪高》,重點突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領導的這場改革,全文三十九次提到習近平名字。文章首次公開全面深化改革兩大關鍵資料,即十九大報告共提出一百五十八項改革舉措;二零一八年,中央明確全面深化改革一百五十六項任務;首次披露改革督察發現突出問題,一些地方對改革認識不清、落實不力。其二,這一天上海市發改委透露,上海正以更大力度推進改革開放,推出「擴大開放一百條」不到一個月,百條舉措中落地實施的已達七十四條。

北戴河度假,這一中共高層集體休假模式始於毛澤東時代,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開始,每逢暑期,中南海高層官員都會移往北戴河這一避暑勝地辦公,一度被稱為「夏都」。中共黨史裏,有幾次「北戴河會議」,最著名的當數六十年前的一九五八年八月中下旬,毛澤東在北戴河度假期間召開會議,表決通過幾十項重要決策,那以後幾十年,沒有再使用「北戴河會議」的指稱,「北戴河會議」只是外界的表述方式,中共官方從未正式認可這一說法。由於「北戴河時間」處於每年的全國黨代表大會、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的中間時段,因此,中共諸多重要決策往往在此醞釀和部署,「北戴河時間」也就成為中共政治晴雨表的觀察點,北戴河披上一層神秘的密室政治色彩。

中共官方媒體報道說,八月四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組織部長陳希和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受習近平總書記委託」,探望在北戴河休假的六十二名科學院和工程院院士等各方面專家。這意味著「北戴河時間」已經開始了。進入八月以來,北京官媒已連續多天不見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常委的相關報道,隨著他們在《人民日報》頭版上「隱身」,預示中南海的「北戴河時間」開始。

盛暑的北戴河,是中共政壇神秘季。稍早前北戴河所在地秦皇島警方發布這一段日子的低空飛行器禁飛通告,以及實施交通管制,意味著「北戴河時間」即將開啟。北京公安局官方微博轉發的秦皇島市政府發出的管制通告稱,對低空慢速小目標飛行器實施臨時管控,管控時間至八月底。在管控時間段,嚴密防範利用低空慢速小目標飛行器進行干擾破壞活動;禁止一切單位和個人在秦皇島空域內利用低空慢速小目標飛行器開展民航、森林、農業、科研、宣傳、商業、娛樂、航拍等活動;禁止飛行的低空小目標慢速飛行器包括無人機、輕型和超輕型飛機、輕型直升機、滑翔機、動力傘、熱氣球、熱氣飛艇等。此外,秦皇島公安局發布消息稱,從七月十四日至八月十九日每天早上七時至晚上八時實行車輛限行。

每年暑期邀請優秀專家人才到北戴河休假,是中共人才工作的一項制度安排。往年都是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率領一眾官員探望這批專家,過去五年就是由常委劉雲山出面的,今次卻沒有常委露面,中共十九大接過劉雲山對意識形態主管權的王滬寧沒有出現,引發不少議論。不過,一位熟悉中共政壇的人士說,王滬寧是從劉雲山手上接權了,但不再管理組織人事及中央黨校,組織人事大權由陳希直接負責。

政治謠言紛起

三月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後,中國和國際上接連爆發一系列大事件,特別是中國與美國貿易戰一波接連一波,北京個人集權崇拜風回潮而登峰造極,七月起關於中共高層的謠言紛起,特別是「北戴河時間」前夕的每年年中,成了政治謠言的狂歡季,有關中共領導人的各種謠言也如期而來。有學者認為,這些政治謠言正是中共密室政治導致,也是外界對中共的偏見引發的。

前一陣的政治謠言集中在「中南海政變」的話題上,傳言前國家領導人江澤民、朱鎔基、溫家寶等中共元老串聯而聯名上書政治局「逼宮」,點名批判習近平,指中共十九大後瀰漫個人崇拜和左傾冒進風,中央犯了方向性大錯,要求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解決中央主要領導人問題,「會議期間北京戎衛部隊換人,部隊戒嚴,首都進入戰備狀態」。這一謠傳已不攻自破。

接著的政治謠言主要針對劉鶴和王滬寧的「失蹤」。從習近平的經濟顧問劉鶴被「取代」,到意識形態「大總管」王滬寧「前景堪憂」等。七月中下旬,習近平連任後的首次外訪,在四名副國級陪同官員中,曾隨習參加多次外事活動的劉鶴這次沒有隨行,他的缺席引發外界猜測,有傳言指習近平選派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接替劉鶴的角色,主導中方與美國的談判。中美貿易戰從三月份延燒至今,還不時升級,中國始終處於被動應對狀態,於是關於中美經貿對話磋商的牽頭人劉鶴的傳言紛起,稱其失去習近平高層信任,有提議由胡春華牽頭,尋找解決已持續數月的經貿摩擦新路徑。

不過熟悉中共高層政治的學者認為,劉鶴仍擔任中財辦主任,但身為國務院副總理,他沒必要每次都陪同習近平外訪,作為中美貿易談判的負責人,劉鶴專注中美關係就可以了。新華社七月三十一日發布消息說,七月十七日,中共中央在中南海召開黨外人士座談會,劉鶴出席。七月十六日,劉鶴以中歐經貿對話中方首席代表的身份,在北京會見出席第二十次中歐領導人會晤的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卡泰寧。劉鶴再添新職務,或說明他主導中共經濟的地位穩固。十天後的二十六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調整國務院國有企業改革領導小組組成人員的通知,這一小組成立於二零一五年,劉鶴出任副總理,原本接替的就是馬凱職務,劉鶴繼任國企改革小組組長本在情理之中,官方選擇此時公布這一任命,劉鶴兼任組長,無疑釋放了一個重要信號,其「經濟智囊」地位沒變。三十日,官方再發布消息稱,劉鶴出任國務院安全生產委員會主任,也是接替馬凱的職務。官方媒體八月三日披露,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主任劉鶴在北京主持召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一個月前的七月二日才舉行第一次會議。

再看王滬寧,主管中共意識形態的王滬寧近期「消失」也成為各界猜測的對象。主要源於自六月二十六日在共青團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式上,他「受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委託」向大會致詞後,至今已一個多月「沒有公開露面」。此說其實不妥,據悉,他七月十七日出席了中央在中南海召開的黨外人士座談會;七月六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他身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出席了會議;七月三日至四日,全國組織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他也出席了會議。當然,今天公開出席活動,翌日便遭查處的前例也時有見報,但至少能說王滬寧並沒有在中共政壇「消失」。

這些謠傳產生的背後,認為導致中美貿易戰升溫和個人崇拜風瀰漫,負責意識形態、負責黨務和宣傳的王滬寧要問責下台,「不諳實務的黨務大員」和「居心叵測的文宣官員」極力鼓吹民族主義情緒,「誤導」當局,以硬對硬,鼓吹與美開戰,中美貿易戰已導致中共經濟急劇惡化。

及時糾正個人崇拜之風

半年前開始的「造神」運動,五月初陡然進入高潮。十萬字紀實文學《梁家河》一書在陝西西安首發。「梁家河」是習近平知識青年時期的所在地,過度宣傳和報道,最後竟然有陝西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以「梁家河大學問」為主題列出十七個科研項目,每一項都把習近平七年的梁家河知青生涯與習近平思想的各組成部分,生硬地建立邏輯關係,招致輿論愕然。吉林省長春市出現「習語錄」地鐵,將習近平講話貼滿車廂空間。貴州省曾效仿毛澤東時代文宣手法,在配以巨幅照片的同時,喊出「偉大領袖習近平總書記」等口號,六、七月在中共建黨九十七週年前後,各地在掀起新一輪學習熱潮之際,繼續推動這種極端宣傳,政治效果惡劣。一度熱火朝天的以突出習近平形象的宣傳被冷卻,中央黨媒也帶頭淡化對領導人的過度報道,多個地方政府也發出禁令,撤下此前多地懸掛習近平的畫像和標語。近期中國瀰漫的個人崇拜式宣傳似乎被最高層主動遏制,針對這種過火之風做出了及時調整和糾正。有學者認為,對習近平個人崇拜的降溫,也應該是其本人意識到這類宣傳的負面效應而主動做出調整,若非他本人發聲,誰又能叫停這股狂熱呢。

正當西方媒體熱炒王滬寧要對走樣的意識形態宣傳負責之際,七月二十五日,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突然被免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與中共中央對外宣傳辦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他尚未滿六十二歲,距離中共正部級官員退休年齡六十五歲還差三年多。有學者認為,意識形態宣傳上的過度自我吹噓、神化運動的登峰造極,必須有人負責。

七月三十一日,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周祖翼又宣布,中宣部副部長莊榮文兼任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前網信辦主任徐麟不再擔任而「另有任用」。據悉,中宣部副部長、網信辦前主任徐麟會接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職務。莊榮文、徐麟都是習近平舊部。現年五十七歲的莊榮文曾長期在福建省任職,曾任福建省計劃委員會副主任、福建省發展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等職,習近平從一九八五年至二零零二年都在福建任職。現年五十五歲的徐麟曾與習近平共事過,習二零零七年三月調任上海市委書記後,同年徐麟五月升任市委常委。二零一五年六月,徐麟從上海宣傳部部長調任網信辦副主任,一年後升任網信辦主任。

這一陣,人事變動主要集中在地方省市一級和中央一些部門。五十八歲的遼寧省委副書記兼瀋陽市委書記易煉紅剛履新江西省委副書記,八月六日,又被任命為副省長、代省長,有望接班省長職務。近期,中央部門的高層人事調整相當頻繁,八月一日,中央任命黃曉薇為全國婦聯黨組書記,提名全國婦聯副主席候選人、書記處第一書記人選,黃曉薇此前任職山西。

七月三十一日,習近平外訪後,首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結束後,傳出陝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調往青海出任省長;陝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書記徐新榮出任安徽組織部長;陝西省副省長陸治原調任延安市委書記等。五十五歲的王永康是湖北人,但其從政經歷沒有離開過浙江省,三十多年職業生涯中,有二十多年在浙江,自二零零一年起,歷任寧波市政府副秘書長、余姚市長、市委書記、麗水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浙江省委常委、統戰部長,與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有交集,被歸入習近平嫡系「之江新軍」之列。二零一六年底,王永康調任陝西,出任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他的異地獲升,讓中國政壇的浙江牌官員再添一員。二零一七年十月,他在中共十九大上當選中央候補委員。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黨中央、國務院等部門和機構副職以上官員變動多達一百九十四人。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換屆已過去五個月,但三十一個省級領導班子依然大部分尚未配齊。六月二十九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關於適應新時代要求大力發現培養選拔優秀年輕幹部的意見》。據悉,在北戴河休假期間,高層將會繼續對中央部門和地方官員的布局作出調整。

當下中美貿易戰正酣,中美究竟誰會贏得這場貿易戰,已經成為全球媒體爭論最熱烈的一個話題。一邊是彭博社、路透社、美國CNBC等西方主流媒體八月六日爭相轉引中國官媒有關「中國採取冷靜克制的態度」、「貿易戰不能讓美國再次偉大」、「貿易戰只會將中國人磨礪得更加堅強」等評論,令中國人意外的是,不少西方媒體對中國經濟仍具信心;另一邊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八月四日一天數條推特,自誇「關稅正取得巨大成功」,貿易戰政策成功傷害了中國經濟,美國「快贏了」,白宮經濟顧問宣稱貿易戰已使中國「經濟疲弱、人民出走」等。

這一陣,中國學者也在紛紛反思。在網絡上頗為火爆而一度刷屏的有多篇學者長文。四十七歲的高善文是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中國太平洋保險集團獨立董事、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學術委員會委員,七月二十八日,他應邀參加山西證券成立三十週年的主題活動,圍繞中美貿易爭端話題作了演講。他認為,如今美國來勢洶洶,中國準備不充分,這次中美交鋒有可能對國家未來三十至五十年造成深遠影響。

民生證券副總裁、研究院院長管清友是多家重要機構的首席經濟學家,日前,他的長文《中國到了二百年來的重要關口》刷爆經濟界和金融圈,他說,「世界局勢如此這般,國事如此艱難,我真的很焦慮」,「今天中國處在一個四十年來的重要關口,可能還是近兩百年以來的重要歷史關口。不是悲觀,不是樂觀,而是憂慮。最近發生的一次次事件,讓我聯想起中華民族坎坷的民族復興進程。我不是引導大家去梳理仇恨,可以類比的是什麼?一八四零年的鴉片戰爭、一八九四年的甲午戰爭、甚至一九三七年日本全民侵華」。

燕曦投資控股集團創始合夥人、復旦大學中國風險投資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經緯也發表長文,他認為,從七月三十一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表現出來的整體精神及所提出的重要政策舉措看,中國經濟未來將很可能進一步惡化,民營經濟也將進一步出清。

這些講話和長文在北戴河區域外迅速傳播,引發社會震盪,衝擊著民眾思維。但在北戴河,中南海排除種種紛擾,認準要繼續深化改革,以應對打得正酣的中美貿易戰。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