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社交生活的遲到文化

(Credit: dbimages/Alamy)
在巴西,允許派對主人自己也遲到才是禮貌的做法。

露西·布萊森 Lucy Bryson

現在回想起那天晚上,我居然在里約熱內盧凖時跑去參加家庭派對,還是會覺得尷尬。

我從曼徹斯特搬到里約熱內盧3個月後,被邀請去參加一個周六烤肉之夜,是個並不正式的燒烤聚會。我跟主人不算熟,因為總在社交場合碰到,一來二去就成了朋友。我比她說的時間晚了幾分鐘到,而新朋友看上去大吃一驚,我還以為自己弄錯了日期。

她裹著浴巾,身上還在滴水,指了指客廳,那裏堆滿了食品購物袋和可能要穿的衣服。她用半開玩笑的口氣說:「Aindanaoestoupronta!(我還沒凖備好吶!)」

我想要幫忙卻徒勞無益。作為素食者,又沒有調凱匹林納雞尾酒(巴西國酒)的本事,我在烤肉聚會上真的是沒什麼用。她為我打開電視,我假裝全神貫注地看一個花裏胡哨的遊戲節目,而她則在客廳忙進忙出,打扮自己,收拾屋子。大約過了40分鐘,我開始擔心沒人會來,但主人看上去卻完全不當回事。的確,在「開始時間」晚上8點半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客人開始陸續到來。大概3個小時之後,她家就擠滿了人。

凖時抵達卻令我嚴重失禮。在不把守時當回事的巴西,里約熱內盧人是最不守時的。

Daniel J Hoffman
在巴西,凖點參加聚會被認為是失禮之舉。

「在巴西,不管是哪裏,凖時參加派對都會尷尬,在里約熱內盧尤其如此,」巴西南部巴拉那聯邦科技大學(Technological Federal University of Paraná)庫裏蒂巴分校的英國文學教授多納達博士(Dr Jaqueline Bohn Donada)解釋說:「幾乎跟你不請自來一樣尷尬!」

這座城市不疾不徐的「沙灘生活」態度,加上每天因為交通擁堵造成的延誤,或者只是在街頭偶遇一位老朋友,都讓里約熱內盧人在社交場合既沒打算也不欣賞凖時這件事。完美計劃到了里約熱內盧也經常會出狀況,允許派對主人自己遲到才是禮貌的做法。

來自英國並在里約熱內盧住了6年的葡英雙語翻譯羅伊(Fiona Roy)解釋說:「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是,主人要等到派對計劃開始的時間才去衝澡。」

Ben Fisher/Alamy
里約熱內盧的"沙灘生活"態度和一天到晚的延遲,哪怕是完美計劃也經常會出狀況

在巴西的葡萄牙語中也能看到這個現象,一些時間詞匯在英語中沒有直接的翻譯。動詞「atrasar」可以解釋為「遲到」或者「導致遲到」,而動詞「demorar」大致可以解釋為「要很長時間」。如果一個人「muito enrolado/a」(字面意思是"卷成一團"),那就意味著很有可能遲到很久。需要一番時間才能解決的問題稱為「菠蘿」(因為菠蘿有刺,去皮費事)。

按時到達的人遵守的是「hora inglesa」,也就是「英國時間」——這是對英國和美國等英語國家看重守時的一種致意。

在里約熱內盧的頭幾個月,我犯的另一個錯誤是把當地人的話太當真。經過多次漫長而痛苦的等待後(包括第一次約會時在酒吧裏等了兩個多小時),我知道「estou chegando」(馬上到)絶不應該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它並不是指即將到,而只是說某人計劃在某一時刻出現——可能是5分鐘,也可能是兩小時。

「遲到是巴西的民族特性,但里約熱內盧肯定比其他地方更顯著,」多納達博士說:「在里約熱內盧,如果有人說「馬上到」,沒人會當真。我以前有個老闆,他會從家裏給我們打電話,說路上堵車但很快就到,可我們分明聽到了洗澡水聲!這種事情在巴西南部很氣人,但在里約熱內盧完全可以接受。」

對守時不當回事並非什麼新鮮事。1933年出版的《巴西冒險:深入巴西亞馬遜腹地之旅》(Brazilian Adventure: A Journey Into the Heart of the Brazilian Amazon)一書中,作者弗萊明(Peter Fleming)一語中的:「在巴西,趕時間的人會很慘。」

這句評價出自書中關於里約熱內盧一章中,並非沒有道理。在這一章,弗萊明還指出:「在巴西,延誤是一種風氣。你生活在裏面,無法擺脫它,束手無策。我認為,巴西人應該以此為傲,因為他們擁有一種絶對不容忽視的天然特性。其他國家可都沒有。」

現居德國的里約熱內盧人馬雷克(Simone Fonseca Marrek)承認,要適應德國人不那麼靈活的工作日程需要時間。她說:「有一次,我跟著新入職的公司出去做推介,我還提前幾分鐘到的,結果大約20個人已經在等我了,雖然我沒有遲到,但卻有遲到的感覺,因為他們都凖備好了,就等著時鐘走到約定的時間。」

Y.Levy / Alamy Stock Photo
雖然"estou chegando"的字面意思是"馬上到",實際卻是某人計劃在某個不確定的時候出現。

正如弗萊明書中所提到的,因為里約熱內盧人遲到而生氣毫無意義,只會一直受挫。里約熱內盧的魅力不在於它想要井然有序,而是其閒適的生活節奏。

「經常遲到是因為我們都是樂觀主義者,」馬雷克說:「我們覺得做了那麼多事情依然還有時間去赴約——如果沒有,那也沒什麼關係。」

但即使是里約熱內盧人,對於遲到也有底線,一個人究竟能遲到多長時間,有著約定俗成的(就算不說出來)限度。「我喜歡不用太守時,不想有按時到某個地方的壓力,」羅伊說:「但有一次我過生日,一幫朋友在酒吧給我辦了一個派對。我花了一整天和半個晚上的時間給蛋糕掛糖衣,做各種凖備,最後酒吧快關門了才到。那次我覺得太過分了。」

馬雷克說,里約熱內盧人至少會盡量凖時出席商務會面,但社交活動就不會。「我們想什麼時候到就什麼時候到,但絶對是在預定的開始時間過去30分鐘之後。」

馬雷克說:"經常遲到是因為我們都是樂觀主義者"
馬雷克說:"經常遲到是因為我們都是樂觀主義者"

在第一次烤肉派對上,我尷尬地上了一堂社交課,也是我在里約熱內盧9年裏從未忘記的一個教訓。其實,我很快就入鄉隨俗,成了遲到的一把好手,遲起到來經常會比我里約熱內盧的朋友們還要晚,他們會敲敲手腕,假裝生氣地說「virou Brasileira」——「你已經變成巴西人了」。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