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要有新的马歇尔计划

英国首相丘吉尔和马歇尔在握手。(美联社资料图片)

王丹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在中美贸易战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同意,这不仅是一场贸易战。在贸易战的背后,是美国全球战略的调整。而这个调整的核心内容,就是对华政策的改变。问题是,几十年来执行的推动中国进入国际社会,成为负责任的大国的对华政策,现在要发生180度的大转弯,重新转向遏止和围堵,对很多中生代的美国对华政策研究者和制定者来说并非易事。值此之时,几十年前的那场真正的冷战的一些经验,就值得拿出来重新检视,或许可以得到一些启发。

众所周知,“二战”后“冷战”的开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就是著名的“马歇尔计划”。1946年6月5日,当时的美国国务卿马歇尔在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致词,公开宣佈美国将根绝招惹侵略的社会,经济因素。他宣布:美国将援助欧洲复兴重建,以避免政治骚乱和绝望,重振世界经济,并且培养自由体制。同样众所周知的是,马歇尔计划挽救了欧洲,使得欧洲国家可以在战争的废墟上重新站立起来,重建国力和武装力量;而欧洲国家投桃报李,在北约的基础上与美国密切合作,形成了一个巩固的西方民主国家的联盟。几十年的冷战时期,这个联盟的稳定和团结,是最终美国获胜的主要原因之一。

正如马歇尔总结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反省的那样,很多的国家发展方向的转变,尤其是德国和日本的发展轨迹,都证明了,一个新的极权国家的逐渐形成和逐渐开始扩张,更深层的原因在于其经济和社会发展结构,只有从这样子的根本上改造一个社会,才能防止它逐渐滑向法西斯主义和侵略。因此,要在冷战中取得压倒性的优势,从经济援助和社会改造的协助两方面入手,或许比军事对抗来得更有成效,成效也更能持久。

中国其实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所谓的一带一路计划,除了地缘政治的考量和资产转移的私欲之外,通过金钱援助对外输出中国模式,从经济发展的模式上影响自己所支持的国家,例如非洲各国,是中国早就已经在执行的全球策略。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新冷战”的新特点。双方比拼的不再是军事实力,而是经济发展的模式和经济状况。令人遗憾的是,在川普总统上台以后,提出了美国第一的口号,主张美国退出东亚等地区的孤立主义主张。这种主张虽然目前还没有落实,但是美国的退出一定会给中国更大的空间,施加自己的影响。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最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要在印太地区的一些国家开始投资,帮助他们兴建基础设施建设,并承诺初期投入1.2亿美元,说明美国也开始意识到了这方面的重要性。今天,面对中国在全球的大撒币政策,面对这种另类的咄咄逼人的攻势,也是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到了回顾旧冷战的经验,重新启动新的类似马歇尔计划,来支援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的时候了。要知道,一个经济凋敝的国家,是很容易接受中国的金援,也很容易接受政治上的威权统治的。而这种支援,在今天的情势下,也不可能让美国独木支撑,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协力。日前,日本和澳大利亚也都表示,要加强对亚洲国家的经济援助,就是一个令人关注的变化。

1990年结束的那场冷战,告诉了我们,双方最终对决的,其实还是社会制度。为了防止新冷战中,中共和俄罗斯的联手出击,加强和巩固民主国家的社会制度,必须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