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6月19日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利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指责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未能有效捍卫人权、未能把一些人权纪录不佳的国家逐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及该委员会违背事实真相多次通过遣责以色列违反人权的不公正决议。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于2006年,它的前身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这个人权理事会成立之初,从它的成员构成就可以看出它在维护人权方面存在明显的“先天不足”。它的47个理事国成员之中,大都存在不同程度人权问题的亚洲(13席)、非洲(13席)、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8席)共占有34席;人权状态较好的东欧地区6席;人权状况良好的西欧及其他地区仅占7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这样的成员结构,从它成立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它必然会被那些人权纪录不佳,甚至人权纪录十分恶劣的国家所把持,从而使它不仅不能成为一个在全世界有效维护和促进人权的机构,反而会使它成为掩盖它严重侵犯人权的成员国侵犯人权罪行,和歪曲、丑化人权纪录良好的国家的人权状况的工具。

象中国大陆、委内瑞拉、古巴、俄罗斯、巴基斯坦、越南、卢旺达、安哥垃、尼日利亚、埃及、沙特……等严重侵犯人权的国家都曾一度甚至数度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理事国。除北朝鲜之外,全世界人权状况最恶劣的中共当局通过欺骗、金钱收买、威胁(主要是通过经济、贸易方面的手段进行威逼利诱)等方式已经四度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中共当局还通过欺骗、利诱、拉拢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亚非拉成员国大肆推销它的所谓“人权观”,中共当局把人权扭曲降格为生存权、发展权,也就是把人权等同于动物要吃饱肚子的权利。中共当局还在国际上大肆吹嘘它已使多少中国民众脱贫(实际情况远不如它自已吹嘘的那样,对此已有许多知情的有识之士加以揭露过,本文就不再重复),并把这说成是中共当局改善中国大陆人权状况的最辉煌的成就。

为了阻止国际社会对中共当局在中国大陆对中国民众所犯下的种种骇人听闻的侵犯人权罪行进行调查,中共当局又编造出一套主权高于人权的谬论,以阻止国际社会对它在中国大陆所犯下的普遍而严重的侵犯人权的罪行进行调查、谴责和惩罚。每当有国际上的国家和民间人权组织要对中共当局非法打压维权律师、构陷异议人士、压制、剥夺新疆、西藏少数民族宗教信仰自由、屠杀藏民和维吾尔族民众、对被非法关押人士滥施酷刑、非法剥夺大陆民众言论、结社、出版自由和游行示威权利……等严重侵犯人权的罪行进行实地调查时,中共当局便以侵犯中国主权、干涉中国内政为借口加以阻止。致使中共当局令人发指的普遍的严重侵犯人权的罪行难以大白于天下,而只能听任中共当局在国内外颠倒黑白大肆吹嘘中国大陆在改善大陆人权状况方面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大肆攻击丑化以美国首的西方民主国家的人权状况。

近年中共当局为抵消美国每年向世界公布的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各国人权状况的报告对国际社会产生的影响(由于中共当局对新闻和网络的封锁,大陆普通民众是看不到这份报告的),居然恬不知耻地也每年公布一份美国的人权状况报告,在中共当局的这份美国人权状况报告中,中共当局动用一些无耻专家学者,极尽颠倒黑白、以点代面、歪曲丑化之能事,对美国的人权状况进行歪曲丑化,以混淆视听,企图以此转移国际社会对中国大陆恶劣人权状况的关注。

在以中共当局为首的人权状况恶劣的国家的把持之下,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仅多次阻止、反对对以中共当局为首的人权状况极其恶劣的国家严重侵犯人权罪行的调查和谴责。反而纵容人权理事国的一些人权状况恶劣的国家,利用联合人权理事会这一讲坛,对以美国为首的人权状况良好的国家的人权状况进行歪曲、丑化和攻击。最典型的莫过于对以色列这个人权纪录良好的国家的不公正的谴责和攻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它的前身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前后曾不顾美国等国家的反对,不分是非;甚至颠倒黑白地通过了七十多次不公正的谴责以色列侵犯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人权的决议。

巴以冲突、阿以冲突渊远流长,巴勒斯坦这块地方以前叫迦南地(在圣经中被称之为流淌着奶与蜜的地方),自古就是犹太人祖居之地。苦难深重的犹太民族在公元70年犹太人反抗罗马帝国统治者的大起义,被罗马帝国残酷镇压下去之后,犹太人便被逐离了自己世居的家园,被迫流亡到世界各地,成为没有祖国的民族,在世界上备受欺凌、压迫和歧视。到公元六世纪伊斯兰教诞生后,巴勒斯坦地区成了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聚居的阿拉伯帝国的一部份(在这个地区生话的阿拉伯人就成了后来的巴勒斯坦人)。1518年巴勒斯坦地区并入奥斯曼帝国的版图。

犹太人被逐离自己的家园至今已有一千九百多年,但他们顽强地坚守着自己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至今都未被其他民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所同化,这在人类历史上堪称独一无二的奇迹。多年来犹太人一直在谋求恢复自己的祖国,在世界上掀起了一场持久的“犹太复国运动”。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国获得巴勒斯坦地区的委任统治权,英国政府支持“犹太复国运动”,在英国委任统治期间大量犹太人涌入巴勒斯坦地区定居。到二次世界大战时又有六百多万犹太人在欧洲惨遭纳粹德国的屠杀,二次世界大战犹太人所遭受的巨大苦难,加剧了犹太人复国的紧迫感,在世界各地犹太人的强烈要求和英美等许多国家的支持之下,1947年11月联合国通过了巴勒斯坦地区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分治方案,犹太人一千九百多年来的复国梦想终于成真。然而由于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在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方面的巨大差异,在双方极端势力的操控之下犹太人与包括巴勒斯坦人在内的阿拉伯人之间已成水火不能相容之势。

就在以色列国于1948年5月14日宣告建立的第二天,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联盟”七国便组成联军发动了违反联合国决议的、旨在消灭以色列国的战争,以后阿拉伯国家又先后发动了四次中东战争,但每次战争最终都以以色列获胜告终。每一次中东战争几乎都是由阿拉伯国家主动挑起的,以色列是为了保卫自己国家的生存而战;而阿拉伯国家则是为了消灭以色列国而发动战争,双方谁正义、谁非正义已是一目了然的事;谁应得到同情与支持、谁应得到谴责与反对也是明摆着的事。特别是近年来不断加剧的巴以冲突,其实质是巴勒斯坦的激进和恐怖组织不断对以色列平民发动火箭弹袭击;或是派人挖地道潜入以色列境内对平民进行爆炸或武装袭击,造成许多以色列无辜平民的伤亡。以色列为保护其平民免遭巴勒斯坦激进的恐怖组织的袭击,被迫对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及其成员进行定点打击加以清除。然而这些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和人员居然不顾巴勒斯坦无辜民众的安全,故意将这些恐怖组织的据点及其成员隐藏在巴勒斯坦普通民众之中,以致当以色列对这些向以色列平民发动袭击的据点和人员进行定点清除时,难免要误伤巴勒坦平民。每当此时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便颠倒黑白大肆宣扬以色列对已勒斯坦人发动袭击,又打死打伤多少巴勒斯坦平民,其中大多为妇女和儿童,以搏取不明真象的国家和人士的同情。每当出现这种情况,以被以中共当局为首的人权状况恶劣的国家、阿拉伯国家和一些被中共当局收买了的国家所把持的,以前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现在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便会不顾事实真像、颠倒是非;不顾美国和其他人权状况良好国家的反对,前后通过了七十多次谴责以色列侵犯巴勒斯坦人权、残杀已勒斯坦平民的决议,却从未对主动侵犯以色列平民和它本国平民人权的巴勒斯坦极端组织进行过任何谴责。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现在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早已被以中共当局为首的人权纪录不良的国家所把持,不仅未能在世界上起到促进与保护人权的作用,反而沦为以中共当局为首的人权状况恶劣的国家掩盖其本国严重侵犯人权罪行和颠倒黑白攻击人权状况良好国家的工具,这已有违联合国成立以前的人权委员会和现在的人权理事会的初衷。

美国特朗普政府意识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这种恶劣的状况短期内还看不到改变的希望,美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它承担了联合国经费的最大份额(占联合国总经费的22%,而号称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共当局仅占4%),它再也不愿意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充当花钱买骂挨的冤大头;它再也不愿意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违背在全世界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初衷的所作所为背黑锅;它再也不愿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与中共当局这类严重侵犯、践踏国内外人权的国家为伍。这就是美国特朗普政府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原因。

就在美国于6月19日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后,据中共当局的中央四台7月3日报导,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居然决定由中共当局代表一百四十个国家发表“促进与保护人权的声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居然决定由一个几乎剥夺了它国内民众所有基本人权、双手沾满它本国民众鲜血的国家,来代表一百四十个国家发表“促进与保护人权的声明”,这不仅是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最大讽刺,这也充分表明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已堕落到何种地步。难怪美国政府要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否则这一次又要违心地被中共当局所代表,又要违心地替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中共当局背黑锅。

一真溅雪,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