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批“设立生育基金制度” 建议教授忙澄清


中国实行计划生育一胎化时期的宣传画资料图片

 

(法广RFI 弗林)近日来,有关中国人口发展所面临的老龄化现象加剧,生育率持续低下成为了国内舆论所关心的焦点。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胡继晔在接受国富智库专访时则提出了,“未来不仅可以设立生育基金制度来鼓励生育,甚至还要对丁克家庭征收社会抚养税”的建议。该声音一出后立即引来在计划生育一胎化制度生长下的大量网民批评,央视网也发文称,“这是一个荒唐的建议”。

尽管中国当局在2015年底正式宣布废除了执行了三十多年,意在控制国内人口增长的一胎化国策,并在来年允许国民享受二孩化政策。但在短期内,如此重大的生育政策变化所带来的人口增长却达不到预期效果。据原国家卫计委统计,2016年全国住院分娩婴儿活产数为1846万,比提出了“单独二孩”的2013年增加200万以上,二孩及以上占去年全年出生人口超过45%。而在2017年,中国全年住院分娩活产数为1758万,二孩占比51%。但在二孩政策实行了一年多后,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与2016年相比却下降了88万人。这也意味着自2016年全国全面开放二胎以来,中国新生儿数量却不升反降。正因如此有消息显示,中国政府极有可能在明年内彻底开放生育政策,以免应对人口下降生育率低下会带来的诸多社会发展问题。

 

与此同时,报道显示在这一政策出现根本性变化的同时,多个地方政府已经采取了相应的鼓励政策,促进辖区内民众的生育情况。8月14日,江苏省委机关报《新华日报》发表了题为,《提高生育率: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的署名文章。文章强调,未来中国将面临人口断崖式下滑,提高生育率应该成为中国新时期的任务。文章还建议,设立生育基金制度,尽量实现二孩生育补贴的自我运转。两天后,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胡继晔在受访时分析称,中国自2000年后就已经陷入了“低生育陷阱”,“当时一对夫妇的平均生育率在1.6左右,现在已经下降到1.2-1.4之间,远远低于人口正常、不增不减的2.08-2.1的数据”。他说,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目前的生育率,已经低于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

 

他还借用历史典故表示,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是因为逐步形成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文化,“生育文化是中华民族传统优秀文化的一个载体,首先从文化上,我们要进行鼓励”。他表示,发达国家为了鼓励生育都会对生育进行补贴,因此建立设立生育基金,“不生孩子的人更应该交生育基金”。他说,过去中国采取计划生育,向超生的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但是未来鼓励生育,应该向丁克家庭征收未来的社会抚养费,人老了之后光靠钱是没用的,还是需要年轻人,别人家的孩子来照顾,并称“所以将来要对丁克家族进行征税”。胡继晔的此番言论遭到了网民的热议,有的网民批评道“我们国家这样的砖家太多了,不知百姓疾苦,应对他们征收智商和道德税”。有的则提出生不生孩子应是个人的权利。

 

央视网唱反调发表了题为“设立生育基金制度是一项荒唐的建议”文章。文章指出,首先,生育是人的基本权利,生还是不生,都是个人和家庭的自由。文章并说,其次,少打群众的歪主意,不要动不动就建议收费。据上海财大研究院刚刚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截至2017年,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2%,已超过美国当前水平。文章还提出,之所以当前中国生育率不高,除了经济社会发展、妇女劳动参与度提高等客观原因外,养孩成本的急剧上升是重要的原因,这是社会的共识。文章强调,有些年轻人不是不想生,而是确实压力太大,对症下药的良方在于通过一系列有效的优抚生育政策和真金白银的公共投入,解决人们生娃的现实之虑和后顾之忧,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从老百姓身上薅羊毛,这看似为国分忧,实则是荒腔走板的高级黑。

 

面对由其惊人言论所引起的舆论千层浪,胡继晔在周五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出面奋力自辩。他要求称,设立生育基金来鼓励生育,应该是可以由原先国家征收的那么多年的社会抚养费来设立,由国家出钱,并不是说由老百姓出钱。他认为,发达国家为了鼓励生育都会对生育进行补贴,因此国家有必要设立生育基金。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