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救助計劃 希臘靠自己前行

Illustration zum Euro (picture alliance/dpaJ.Büttner)

從今天起,希臘在財政上自立,不再依賴救助傘。人們持審慎樂觀態度。

歐盟的這個曾經的問題國未來將不再依靠救助傘:歷經8年財政援助後,希臘似乎在經濟上有所復蘇。

庫特桑托尼(Polyxeni Koutsantoni)指出,今夏相當奇怪。她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6月份下暴雨,7月底,海岸地區火災嚴重,盡管這樣,我的感覺是,遊客更多、而且花錢也更多"。庫特桑托尼在於雅典東海岸馬拉松(Marathon)開有一家沙灘酒吧。她指出,雖然沒有債務危機前那樣的無憂無慮的度假氣氛,"但能感覺到,近期來,大家顯得有點輕鬆了"。

這位精力充沛的婦女和其丈夫一道,開著這家已有25年的酒吧。多數主顧是希臘人,不過,近期以來,也有俄羅斯人和法國人來馬拉松觀光。生意太忙時,3個女兒也得在櫃台上幫忙。這樣不用考慮聘用新雇員。她指出,"恰恰在危機時期,你得注意成本"。她微微一笑,補充道:"節約成本、保持耐心,這是我的宗旨"。

這一宗旨也可以適用於整個希臘。本週一(8月20日)起,希臘正式退出歐元區拯救計劃。雅典和布魯塞爾的政界人士都宣佈,債務危機已經結束。然而,這個家庭業主並不相信,國家的經濟問題真的已經解決。一個例子是旅遊業。該行業是希臘經濟的最重要支柱,佔國內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但與此同時,賦稅也高。她抱怨說,"光是對我們的服務業,增值稅就達24%,這樣的稅,長此以往,誰都吃不消"。

退休金不斷減少

在希臘,尤其是退休人員不得不忍受退休金的大幅減少。來自雅典的退休女牙醫措尼(Mary Tsoni)就是這樣的養老金領取者。她在自己的診所以及為該國最大的醫保公司工作了35年,按規定,可有超過1000歐元的養老金。然而,隨著債務危機爆发,她的養老金縮減了一半。從2019年起,還可能進一步減少;此外,年度免稅額度也將降低。她對德國之聲表示,盡管如此,她並不抱怨,原因是,她自己還算是幸運的,兩個孩子都有工作,能養家餬口。在這樣的危機時代,像她這種情況並不多見:其他退休人員還得用本已微薄的收入向自己失業的孩子或孫輩提供財政支持。

這位退休女醫生表示,她只能希望,希臘未來能有一個組織完善、支付得起的社會保障體系。這位80歲女性指出,當然,很多個人和非政府組織在危機時代幫助了窘困的人們,但是,社會政策不是善心問題,必須承擔起責任的是國家。

她指出,對她來說,拯救計劃結束後,國家下一步會面對何種情況,還是一個謎,不過,她自己是一個本性樂觀之人。她說,她相信,情況只會越來越好,而且,她也希望越來越好,"不是因為我個人,我已經是老人啦,而是因為那些年輕人,他們還得承擔起責任,撫養孩子,他們有一天也會退休"。

水瓶是半滿還是半空?

誰若要在希臘問題上持樂觀看法,自有其理由:自債務危機爆发以來,希臘經濟於2017年首次明顯增長;2018年,預期將有更高的增長率(2%);2018年第一季度,出口增加了13%;多年來,國家預算均出現俗稱的"初級盈餘",即:財政收入高於支出。該國財政部長薩卡洛托斯(Eukleid Tsakalotos)許諾,至2022年,初級盈餘可達到5.2%。這一財政盈餘率是今年6月達成的關於減免希臘債務協議的先決條件。

同一塊牌子的另一面是:減免債務將伴隨新一輪緊縮。盡管從2010年起實施改革,希臘債務負擔仍相當於該國經濟總量的180%,-比危機前更高。也就是說,到底還是沒有持樂觀態度的理由?雅典大學經濟學教授彼德拉基斯(Panagiotis Petrakis)這樣解釋這一似乎矛盾的經濟數據:"增長率和初級盈餘證明,希臘經濟重返正常,旅遊業和建築業均從中受益,但我們的經濟模式並無改變"。他指出,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那麼,至遲到15年或20年後,債務問題便會再度成為議題。

無論如何,庫特桑托尼認為希臘是有機會的,至少是在旅遊業:"希臘不僅意味著沙灘度假,而且還能提供更多的東西,從星羅棋布的冬季運動中心直到宗教旅遊"。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Jannis Papadimitriou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