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杀街”大妈弃“延安”流窜香港各区尖沙咀“沦陷”

在旺角异常活跃的大妈大叔歌舞团,现已流窜到尖沙咀演出,照样惹起非议。 法广/香港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自从大妈歌舞团入侵旺角街头表演行人专区,导致表演变质而遭到社区多次噪音投诉,政府于是一刀切“杀街”后,大妈们现采取犹如当年中共弃守延安流窜各地的战术,转战香港其他地区,根据明报报道,旺角昔日歌声喧闹场面转到尖沙嘴海旁,“大部分表演者都是‘大妈’、‘大叔’”,天星码头挤满表演者、围观者、上落船和巴士的乘客,还有进出海港城的人,行人路水泄不通,部分人要走到巴士行车道上,巴士司机要响号提示途人返回行人路,歌声、埋怨声和响咹声响彻海旁。

油尖旺区议员余德宝指,近日已接获逾10宗投诉,认为杀街后令问题波及其他地区。他续指,有获警方发牌的街头表演者被康文署职员驱赶,反映政府前线间缺乏沟通,他已去信政府邀请地政署、运输署、警务署、康文署等部门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协调政策。

旺角上周末是“杀街”的第一天,但昔日旺角的喧闹已转移至尖沙嘴海旁,尚未天黑之时,部分原在旺角的表演者已到天星码头外“争位”,愈夜愈“精彩”。晚8时许,天星码头一带多处有表演者高歌及跳舞。码头出口处有5档表演者同时唱歌,每走两步就会听到不同金曲,场面喧哗吵闹,再往码头方向走,又有一档表演,大部分表演者都是“大妈”、“大叔”,亦有观众打赏。与前晚高峰有3档表演相比,此处昨晚共有6档,即数目倍增。

据苹果日报记者在现场量度显示,大妈的歌舞团表演声浪高达90分贝,最高时声浪一度达99.8分贝。到下午4时已有警员到场劝喻降低声浪,但警员离开后,自称“玲玲”的歌舞团歌手又再调高声量。不久便衣警员到场,声言“有人打电话999投诉”,又指档位阻塞小轮出口,但她只将档位移开约两米。她事后眼泛泪光表示,声浪已较在菜街细声,仍有人投诉感到非常委屈。

大妈亦与海旁原有表演者擦出火花。在天星码头表演非洲鼓逾一年的Kandemasaly被夹在两档大妈之间,他提出希望轮流演出被拒,只好提早收档。他愤怒地批评菜街大妈破坏规矩,“这里是尖沙嘴,不是旺角”。

码头对出有盖位置亦有3队表演者载歌载舞,并有不少人围观,部分行人要走出马路,由于码头旁就是巴士总站,不少巴士驶至时要不断响咹。有巴士车长指表演者令该处路面十分挤塞。现场所见,有天星码头和海港城职员巡视街道。海港城职员指出,该处只有红砖范围属公众地方,会提醒表演者不可进入商场范围。有市民直言不满现场的表演者,认为十分滋扰,会影响游客对香港的观感。

明报报道,在尖沙咀码头外表演已数年的Chris和Ken表示,对周末 晚的情况感到无奈,直言码头一带已成为“第二个旺角”。2013年起在码头附近作水晶球表演的Chris解释,原旺角表演者会霸占位置较长时间,导致其他有意表演的人失去机会,与他们先前“轮流表演”的做法不同。Ken在2014年开始在该处表演花式足球,到了周末傍晚6时到场,知会了一早前来霸位的表演者后,等到近9时才有人让出空间。他们都表示不反对更多表演者前来,惟共用公众地方时,他们希望表演者可自律控制声浪、位置,否则表演者和行人均会感到滋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