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敵癌魔 參議院最後雄獅 麥凱恩病逝




麥凱恩(左)在2008年總統選舉辯論跟奧巴馬唇槍舌劍,但保持君子之爭。


麥凱恩的靈車前晚在警車護送下前赴鳳凰城。

美國政壇重量級人物、共和黨籍資深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在與腦瘤搏鬥一年後,前天在亞利桑那州家中,由妻子和家人陪伴走完81年精采人生。他雖然兩度挑戰總統寶座失敗,但不盲從黨路線的獨立精神和推動兩黨合作的風度,廣受政界敬重,有參院同僚形容他是「參議院的最後雄獅」。

麥凱恩是在去年7月確診長了膠質母細胞瘤(glioblastoma),到去年年底離開了工作36年的國會,返回老家療養,至上周五家人宣告他已決定停止治療,翌日就離開人生,終未能在後天(29日)慶祝82歲生辰。他將停靈於州府鳳凰城和首都華盛頓國會大樓,接受公眾吊唁,在華盛頓國家大教堂舉殯,並安葬於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Annapolis)國家公墓。國會與白宮俱下半旗致敬。

麥凱恩遺孀辛迪(Cindy McCain)在Twitter推文,感謝各界一直以來的關心和幫忙,麥凱恩女兒梅根(Meghan McCain)亦推特稱,對父親抗癌一年多以來得到的關愛表達謝意,稱是支持父親及全家的力量。

政界人物紛紛致哀。其中曾經同麥凱恩交手的兩位前總統都展現深切遺憾和敬意。同屬共和黨的喬治布殊說:「有些生命是如此朝氣勃勃,難以想像他們從此止息。有些聲音是如此鮮明宏亮,難以設想他們沉寂下來。」屬於民主黨的奧巴馬則說:「很少人經歷過約翰(麥凱恩)所受的試煉,或是需要展現他那種勇氣。但我們可以嚮往那種願意置個人利害於度外以成全大我的勇氣。」

後悔支持美攻打伊拉克

麥凱恩分別在2000年黨內初選與2008年大選敗於兩人之手,但與之惺惺相惜,早授意邀請兩人在自己葬禮致悼辭。一眾共和黨黨友對麥凱恩高度讚許外,民主黨人亦致以高度敬意,參議院少數派領袖舒默更說會提出決議,將參議院其中一座大樓易名為麥凱恩樓。

麥凱恩出身軍人世家,本身亦是海軍少校,越戰中成為戰俘5年的經歷令他成為美國知名人物。1983年他進入國會,擔任一屆眾議員後六次當選參議員。雖然兩次挑戰總統寶座都飲恨,但威望從無受損。麥凱恩的份量並非僅僅來自在國會的年資、擔任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的職權,而是他的人生歷練令說話更添份量:談禁絕虐犯,無人比他更權威。麥凱恩一生為原則與價值奮戰,亦勇於認錯,在回憶錄中坦承過去支持美國入侵伊拉克是錯誤,「我該承擔指摘」。他絕非黨同伐異之人,叫人印象最深的是跟奧巴馬角逐總統時,曾為被質疑並非美國人的奧巴馬辯護,稱讚對方是正人君子。

敢怒敢言 拒盲從附和

對麥凱恩來說,首先效忠的是美國民主,他堅定執行參議院制衡政府的任務,在議會表決,他不盲從黨路線;甚至無視總統黨籍,敢怒敢言;他不囿於黨派之見、多次領導兩黨為競選財務和移民等改革合作制訂法案;如此種種為他贏得政界尊重。去年他抱病趕回華盛頓,投下反對廢除奧巴馬醫保的關鍵一票,在發言中敦促同僚互相尊重,以國家利益為先尋求合作,是期許美國重現求同存異包容心的警世良言。

正如緬因州參議員科林斯(Susan Collins)形容,麥凱恩是「參議院的最後雄獅」,像他那樣有份量、有能力斡旋政治大交易的政治人物,俱往矣。

美聯社/法新社/美國《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

謝絕特朗普出席喪禮

麥凱恩死訊宣佈後,雖然白宮下半旗致哀,之前對他病重以至放棄治療都無半句慰問的總統特朗普,也終於在Twitter向麥凱恩的家人表示慰問,但始終沒評價麥凱恩其人。麥凱恩生前對喪禮的指示,也表明不會邀請特朗普,只邀副總統彭斯。

麥凱恩和特朗普都是急性子的人,但背景和價值觀迥異,經常針鋒相對。2015年特朗普宣佈參選時指墨西哥移民都是罪犯和強姦犯,麥凱恩就批評那是「煽動瘋子」的語言,特朗普回敬指麥凱恩是「草包」,聲稱他幾乎不能從海軍學院畢業。

水火不容常互罵

兩人結下樑子後,特朗普進一步攻擊麥凱恩只是戰俘,不算戰爭英雄,廣受批評。麥凱恩指他自己不需要特朗普道歉,但特欠了其他「有成員在衝突捐軀的家庭」和「為國家服役而被俘人士」一句道歉。

特朗普前年吹噓可隨意「抓美女下體」錄音曝光後,麥凱恩表明大選不投他一票,去年在報章撰文指特朗普「衝動」和「見識差」,又在一演講批判特朗普的「假民族主義」,指只是「找代罪羔羊而非解決問題」,上月更狠批特朗普在美俄?會對俄羅斯總統普京附和態度,指那是「記憶中美國總統最丟臉的表現」。

記仇的特朗普,在集會經常做麥凱恩對廢除奧巴馬醫保法案投關鍵反對票時拇指向下的動作,煽動支持者喝倒采,但一直拒提麥凱恩名字,就算簽署以他命名的《國防授權法案》,也避提其名。

法新社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