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語的習氏政權



中共例行的密室會議──北戴河會議於上周結束,但始終不見中共核心對中外朝野關注的熱點發聲,包括中美貿易戰、國家主席任期制等。8月16日,半個月未露面的習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討論處理長生生物公司的毒疫苗事件。反常的是,各官方媒體報道,都沒有會議的圖像和視頻,一向喜歡出風頭的習核心為何只見其文,不聞其聲,不現其容?

習近平失語,一是因為這些負面議題都與他有關,二是因為他的政治師爺王滬寧已自顧不暇,無法再向他提供腹稿。而王隱身思過已有月餘的原因,傳聞就是他領銜的中共文宣系統給習近平挖坑,導致他在許多國際國內重大問題上的誤識誤判。當然挖坑的不止王滬寧,還有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他說習的經濟思想具有原創性,宣揚中國的高科技已超越美國,為「厲害了,我的國」造勢。

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王滬寧胡鞍鋼絕不會有意冒犯或誤導習近平,與其說他們的觀點與習的見解不一致,不如說習本來就無見解,所謂習近平思想的核心就是無思想。他志大才疏,雖然讀過一些舊書,充其量是個大院子弟加孔孟門徒,疏於普世價值和現代政治經濟常識的教育。他常常強調不忘初心,都是一種往後看向內看的視角,而缺乏前瞻性和開放性。御用文人們投其所好推出甚麼理論或政策時,他只會笑納,當這些理論或政策引起社會反彈甚至抵制時,只有初心沒有遠見的習才發現自己陷入了高級黑的陷阱。

「定於一尊」與市場經濟的矛盾

與韜光養晦的鄧小平比較,更能看出習核心的缺乏遠見。鄧可能沒有習讀的書多,但他的務實精神,他對政治和經濟事務的敏感和判斷力,遠在習近平之上。鄧小平韜社會主義之光,養資本主義之晦,不只是一種權益之計,還體現了他的高瞻遠矚。習近平也要搞資本主義,推行全球化,但他的短見在於他認為市場主導的經濟可以和定於一尊的政治獨裁長期共存,那麼中共就能夠既坐享甚至掠奪市場繁榮的紅利,又長期維繫專制政權。所謂「厲害了,我的國」,其實質是要宣揚「厲害了,我的黨」。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朗奴‧高斯(Ronald H. Coase)著有《變革中國:市場經濟的中國之路》一書(原名:How China Became Capitalist,其中文譯名,闡釋了鄧小平的「養晦」思想)。書中指出,中國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是「雙源改革」的結果,即中國政府自上而下推動的國企改革,和民間自下而上推動的「邊緣革命」,包括農村分田到戶、民營企業和經濟特區等等。而後者,才是真正改變中國經濟面貌的主力。如果說唯政府主導,中國改革才能成功,那麼為何在黨和政府領導一切的改革開放前,中國經濟瀕臨崩潰呢?

馬克思說過,政治是經濟的集中體現,很難想像,定於一尊的政治領導機制,能夠圓滿解決分散決策的市場資源配置。當前,國際上的中美貿易戰,有鷹派和鴿派的應對爭論;國內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取捨,也出現了央媽和財爸的公開叫板,希望習核心來定於一尊,無疑只會是捉襟見肘,進退失據。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亞洲項目主任伊麗莎白‧易明(Elizabeth C.Economy)最近在新書《第三次革命──習近平與中國新政》中指出,習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為全球化的領軍人,另一方面控制資本、訊息和商品在中國和外部世界之間的流動,這是當今中國最大的自相矛盾。面對自己製造的這種矛盾,師爺王滬寧已隱身,習核心還能夠自圓其說嗎?或者,他將繼續失語?

沈舟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