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佳士工人維權發酵:多名聲援團成員失聯

周五凌晨(8月24日),50多名深圳佳士工人聲援團成員在其住處被警察帶走,目前仍處於失聯狀態。
周五凌晨(8月24日),50多名深圳佳士工人聲援團成員在其住處被警察帶走,目前仍處於失聯狀態。

中國深圳佳士維權事件近日升級。周五凌晨(8月24日),身著防暴裝備的警察衝入工人聲援團成員住處。目前許多聲援團成員仍處於失聯狀態。

聲援團成員失聯

根據英國《衛報》報道,警察突襲聲援團所在公寓後,有50名參與聲援團的學生失聯。路透社稱,該住所住著40名學生和支持組建工會的人士。

《衛報》還引述曾與該聲援團接觸過的勞工活動人士稱,衝突發生在周五凌晨5點的廣東省惠州市。

網上流傳的視頻和照片顯示,一群戴著頭盔手持盾牌的警察衝入房間內與房內人員發生衝突,有人大喊「手拉手,手拉手...」

路透社引述一位提供突襲視頻的活動人士稱,視頻是公寓內的學生在警察進入時發出的。

BBC中文嘗試通過電話、通訊軟件聯繫聲援團核心成員岳昕及另外兩名成員,都沒有回應。深圳和惠州警方也未回應事件。

此次維權事件發生在中國廣東省深圳市佳士科技工廠。工廠工人指公司存在超時加班、嚴苛罰款、欠繳公積金等違法行為,希望通過組建工會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今年5月,數名佳士工人開始籌備組建工會,但隨後有積極組建工會的工人代表遭到不明身份人士毆打,也有涉事工人被開除。

7月27日事件進一步發酵,一些佳士工人及其支持者前往工廠要求復工,但遭到警方逮捕。目前仍有14名工人遭警方拘留,工人聲援團核心成員沈夢雨也在8月11日失聯。

這次維權事件得到各地高校以及學者的聲援。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十餘所高校的學生發出聲援書。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邱林川等百餘名全球學者聯署,呼籲釋放被捕人士,支持工人自主籌建工會。

周五凌晨警方突襲前,工人現場聲援團成員一直在增加,截至8月21日,聲援團已有50多人。他們主要在廣東省惠州市大亞灣附近活動,給周邊居民和工人宣講、發資料。但是不少學生已經受到了來自中國政府的壓力。

路透社引述幾名學生稱,中國當局將一些學生的父母接到廣東,讓他們在賓館接受「如何培養小孩」的培訓。當局還安排這些家長出現在學生抗議的地方。

中國媒體發聲

在多名聲援團成員失聯當日,此前對該事件一直保持沉默的中國媒體對這次事件進行了詳細報道。

中國新華社和《南方都市報》在警察清場當天深夜發表文章稱,7月下旬,一些佳士工廠前員工多次在佳士公司門口聚集、圍堵,甚至闖進工廠車間,逼停生產。他們與家屬和工友還到深圳當地派出所阻撓正常辦公。

文章形容工人為「維權」多次「非法」衝擊佳士公司。新華社引述參與事件的餘某聰稱,他們的訴求並不是標語上的「成立工會」、「增加福利」,「我們最終的訴求還是想得到一定的經濟補償」。《南方都市報》還報道,此次事件中,微信群「打工者中心群」是主要醞釀和傳播渠道之一,「打工者中心」是一個未在國內獲批的非政府組織,全部開支來自境外非政府組織「勞動力」資助。

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社與《南方都市報》的報道都未詳細描述高校學生的參與過程,也未披露聲援工人的學生是否已經被警方帶走。新華社只是簡單提及,「這起普通的工人『維權』事件,通過互聯網特別是境外網站持續發酵,不少工人、學生、網民被裹挾其中」。

左翼色彩

本次聲援團成員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左翼青年。他們大多年齡在二三十歲,岳昕和沈夢雨就是兩名「90後」。岳昕說,不少參與者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們希望維護工人階級的利益。

他們的行動得到了中國左派人士的支持。《南華早報》早前報道,8月6日中午,聲援團在深圳坪山燕子嶺派出所附近舉行了集會,其中40多名共產黨員和退休幹部到場參加,他們都來自左翼網站「烏有之鄉」。

現場圖片顯示,這些共產黨員和退休幹部大多是白髮蒼蒼的老人,舉著毛澤東的畫像和橫幅,橫幅上寫著「湖北 江西老工人 老黨員 老幹部支持被抓捕的佳士工人及其聲援者」。

有觀點指,目前佳士事件已經由勞工運動轉化為由毛左主導的街頭政治活動。但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對BBC中文表示,此次行動由工人自發,隨後得到高校學生和國內的一些左派人士的支援,並不是由國內左派人士主導。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