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擴大開放 大灣區宜急起直追

在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之際,中國對來華訪問的英國外相侯俊偉承諾,年內實現「滬倫通」,上海市政府陸續公布擴大開放的具體細節,其中以金融領域的開放尤為矚目。中央選擇上海作為擴大開放試點城市,未必有遏抑廣東的意思,但兩個開放「排頭兵」之間競爭勢必加劇,在即將公布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中,香港的任務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中心功能,如何主動積極落實,刻不容緩。

開放政策因時制宜

中央對上海政策傾斜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國家公布進一步擴大改革開放整體措施可期,率先公布的是上海市,100條的行動方案當中,在金融和服務業着墨最多,包括取消在滬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外資持股比例限制,合資人身保險公司外資比例可放寬到51%,並承諾3年內放寬全部比例限制,放開銀行卡結算機構和非銀行支付機構市場准入限制等等,都是外資金融機構期盼多年的措施。擴大開放還不限於上海範圍,「滬港通」實施4年後,宣布即將於年內實現「滬倫通」,吸引英國乃至歐洲的資金投資上海證券交易。

上海還規劃成為全國的進口樞紐口岸,目前上海作為服務富裕的長三角地區的龍頭,進口商品值達到全國四分之一,今年11月上海將舉辦首次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過去中國外貿最大的盛事是廣州出口商品交易會,中外貿易商雲集,甚至帶動香港的酒店業和航空業發展,而今廣交會輝煌不再,當中有各種因素,但中國將由出口主導逐漸過渡到進口主導,只是時間問題,上海成為今後的進口樞紐口岸,值得討論的是國家的政策傾斜問題。

40年前發軔的改革開放,始於廣東,深圳經濟特區的成長,見證了廣東改革開放的過程與成就。當時中央選擇廣東作為「排頭兵」,是由於廣東長期處於南方邊陲前線,沒有國企央企,也無重工業等重大投資,輕裝上陣,門戶大開的風險成本很低。反之,上海當時的經濟規模佔全國七分之一,牽一髮而動全身,一旦改革有阻滯,全國經濟也受拖累,所以上海的開放,比廣東整整遲了10多年,這對上海是不公平的。但不能因此說當時的決策錯誤,而是改革開放有個階梯漸進的過程,要因應當時的條件及具體情况,因時制宜地調整政策。

金融業是國家經濟命脈,開放也有循序漸進的梯次過程,不能一下子全國全方位全面對外資開放,特別是中美貿易戰下一步是否會擴大成貨幣戰、金融戰也未可知,這個時候,開放的步伐更加要謹慎。然而,正如中央領導人反覆強調,沒有任何事情會妨礙中國擴大改革開放的步伐,即使最近的政治局會議指「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面臨一些新問題新挑戰,外部環境發生明顯變化」,但中國還是要繼續往前走的,只不過改革開放的廣度與深度可能調整,大方向不應有變。而今上海公布金融業的改革開放幅度較大,預示着全國未來在這方面的改革開放步伐也不會是小腳碎步。

由上海先行先試,體現出中央對改革開放的策略部署。這究竟是不是對上海當年改革開放比廣東遲起步的補償,恐怕中央乃至上海也不會是如此小肚雞腸。至於是上海還是廣東的金融業比較成熟,可以是一個爭議的話題。回顧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話:廣東的開放是對香港的,福建廈門特區的開放是對台灣的,而上海的開放是面向全世界的。如果現今領導層仍然因循鄧老先生的看法,廣東乃至香港則會寢食難安。

廣東的開放是面對香港的,這話不假,但只是在改革開放初期如此,現在以至將來都遠非止於此,目前廣東的出口無遠弗屆,外商投資來自全球各地,况且,廣東也不甘於局限自身的開放範圍。即使如此,長三角與珠三角長期在各方面都存在競爭關係,上海有自貿區,廣東也有自貿區;上海有浦東作為金融中心,深圳也有前海銳意發展金融業;上海和深圳都有股票交易所,但從上述3項看,上海的規模都比廣東大,且還有先後的關係,自貿區上海先行一步,上交所不但比深交所規模大得多,而且新興產品期貨市場,中央都是部署在上海而非廣東。加上首個國際進口博覽會也將設在上海,不難看出中央對上海的政策傾斜。

市場容得下兩個中心

考驗粵港能否精誠合作

然而,世界市場十分龐大,中國的市場也足夠大,能夠容得下兩個中心,長三角與珠三角,或者是將來的粵港澳大灣區,完全可以比翼雙飛,共榮共存,問題是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是否可以在改革開放中異軍突起,秉承過去在改革開放中「殺出一條血路」的拼勁與闖勁,更加重要的是,廣東與香港能否發揮各自優勢,並精誠合作,合力互補長短,若然廣東和香港都有緊迫感和危機感,就可以在劣勢中扭轉乾坤,變被動為主動。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