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毒奶粉到假疫苗 嚴重倒退的十年

China Zhao Lianhai Aktivist Milchpulver Skandal Polizei (picture-alliance/dpa/H. Hwee Young)趙連海(左二)因為毒奶粉受害人維權被指尋釁滋事,2010年被判囚兩年半。

十年前,趙連海帶領一眾毒奶粉受害家庭維權;怎料十年後,他發現一對子女竟也接種了涉假疫苗。相隔十個寒暑,這次同樣嘗試挺身而出,但他說所看到的是中國社會節節倒退。

趙連海2008年因為兒子飲用含過量三聚氰胺的奶粉,成立「結石寶寶之家」帶領一眾受害家庭維權,結果2010年被判尋釁滋事罪入獄兩年半。事隔十年,趙家的孩子又再捲入另一次健康危機。

德國之聲﹕你的孩子接種了哪個廠家的疫苗?

趙連海﹕我家兩個孩子都接種過有問題廠家的疫苗,13歲的兒子去年6月在學校打了長生生物的疫苗,9歲的女兒2016年接種了武漢生物的疫苗。他們接種的疫苗是否合格,我們不知道。他們目前沒有明顯的反應,但疫苗是直接進入血液的,而且這些廠家長期用不合格的產品,所以我們非常擔心。

德國之聲﹕2008年你的兒子飲用過「毒奶粉」,想不到類似事件會重演?

趙連海﹕說實話真沒有想到,疫苗畢竟是這麼嚴肅的東西。以往疫苗都是國家層面的東西,出問題是監管部門完全失職,這個當然要追究他們的責任、保留這個權利,但眼前還是把孩子健康放在首位。確實很心寒、很憤怒,但有什麼辦法。

我和太太想為孩子做自費的身體檢測,但去過很多醫院都說沒有這個服務,甚至去北京的美國醫院也沒有,院方都說要向疾控部門瞭解。有求助無門的感覺,這些疫苗公司都是長期有問題,我們作為家長還挺後悔,為甚麼當初沒有想到為孩子打進口疫苗。但現在來說後悔也晚了,只好補救吧。

德國之聲﹕你在毒奶粉和假疫苗事件也身受其害,社會這十年來處理健康問題有否進步?

趙連海﹕進步是談不上,並且是嚴重的倒退。尤其是疫苗這麼嚴肅的產品都出現如此嚴重的問題,非常痛心。倒退不僅是指疫苗,而是整個國家的各個行業。第一,倒退是因為道德喪失,這一點非常痛心,堅守道德是基礎,但由於道德喪失,即使有方方面面的法律規定,它為了自己的強大利益而沒有底線。第二是監管部門完全失職,所以導致這些事件一直出現。

德國之聲﹕你曾因毒奶粉事件維權被判囚兩年半,擔心再挺身而出會有相同遭遇嗎?

趙連海﹕這個本來沒有擔心,我剛剛介入這件事時,維穩部門已找我談過話,也所謂上崗了。我個人觀點是,事情已經发生就要理性去面對,怎樣令孩子得到救助、實惠,我覺得是重要的。目前應該把孩子的健康醫療放在首位,我想把更多精力放在溝通、啟動救治方面,其他法律訴訟和追責再一步步去做。如果能促成百分百治療免費,包括給家庭補助,這些都是務實的。

情緒這一塊我非常理解,包括我本人非常憤怒,但我們光有憤怒是無用的,我們要讓救治機構解決問題,不要和他們形同對立,這是我发自心裡的建議。

德國之聲﹕經過十年前的經驗,這次會如何向官方申訴?收集問題疫苗患者統計資料的進度怎樣?

趙連海﹕本來這工作是推動救治檢查的,但現在非常艱難,包括本來有提供資料的家長要求我把其刪除,我尊重他們的要求,但是個遺憾。我個人建議溝通,這些事需要智慧來做,如果光是拉橫幅抗議會導致僵化,這是我的觀點。我覺得光是一鼓怒氣,事情反而會走向不好的局面,這是我個人的擔心。

德國之聲﹕今天你決定退出家長群體,原因是甚麼?

趙連海﹕我確實想用自己的一些經驗提出建議,但從現在來看,家長對我非常不信任,我覺得遺憾和無奈,非常難受。我想幫他們,但也擔心他們最後更多地誤解我,免得最後幫不上忙,還把事情給毀了。有些人甚至覺得我來維穩,把我踢出微信群。事實上本身我要承受很大壓力,包括來自官方的,往後以個人名義繼續推動會很難。

德國之聲﹕你滿意政府目前的反應和解釋嗎?如何避免悲劇不斷重演?

趙連海﹕現在時間還很短,官方的措辭不好做甚麼判斷。我只是真切關心自己的孩子,首先要瞭解孩子注射疫苗有無效,否則可能考慮是否提出訴訟。不合格疫苗對孩子有沒有長期影響,這也是我以後長期要關注的。制度上要做好品質工作,另外我們需要的是道德基礎,它和監管工作落實到位兩者缺一不可。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李芊(发自台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