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的迷思



早在十年前我就曾寫過一篇文章,提到一位前南斯拉夫的大學生來香港大學作交換生時,問我為何港人多年來都沒有爭取自決或獨立。我當時把港人長久以來對獨立或自決沒有渴求的現象稱為「不國」現象。

當時我提出幾個理由解釋這「不國」現象:一、港人是無根的:很多港人從不把根紮在香港,只視香港為尋找理想生活的跳板。二、港人是自卑的:港人認為香港是沒有能力脫離大國的陰影,故不可能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群體。三、港人的身份認同是複雜的:不少港人既感自己是中國人,但又不想融入中國;不少港人擁有第三國的國民身份,但又與香港仍保持着緊密的聯繫。四、港人是自私的:港人知道任何關於獨立或自決的行為、言論甚至只是思想,都會觸動中共的神經,故有識之士都懂明哲保身,只專注於經濟活動而不談政治,更遑論自決或獨立了。

不過,經過了十年時間,尤其是港人經歷過14年的雨傘運動,情況已出現了微妙變化。一種自決或獨立的意識已不知不覺間在香港產生出來並蔓延開去。雨傘運動是關鍵的,因這是第一次港人以大規模的社會行動去直接挑戰中共的權威。1989年六四時,港人只是支援北京的學生;2003年反23條及2012年反國教時,港人都還只是針對特區政權。不過,在這些事件,港人對中共專制政權的強烈恐懼,都是重要背景。雨傘運動雖是爭取香港民主,但經過79日佔領,中共都不願讓步,令不少港人對一國兩制和在中共統治下能實現真正的民主都徹底失去了信心。自決或獨立的意識,就是在這種背景下急速成長,尤其是在年輕一代。

或許在現階段,大部份人都不會明言支持自決或港獨,但自決或獨立的意識卻已在不少人心中形成了,並在香港快速擴散。大部份人暫都不會付緒行動,因在現在的政治環境下,中共的強權有着特區政權配合,任何爭取自決或獨立的行動,成效不會大且代價也會很高,但卻不阻自決或獨立的意識繼續在香港傳播。

大部份心裏傾向自決或獨立的港人,也知道自決或獨立能真有機會實現,必是中共政權在大陸出現不穩甚至崩潰,令香港的主權出現真空,那時國際社會才有可能承認甚至支持港人實現自決或獨立的權利,但條件是港人到時已普遍擁有了自決或獨立的意識。因此,傾向自決或獨立的人,在現階段根本不需要有甚麼具體行動去爭取自決或獨立。只要中共繼續在香港倒行逆施,背離承諾,強權打壓異見,而特區政府自甘墮落,繼續充當中共的打手,自決或獨立的意識不用甚麼人去推,也會自然地在香港的各階層傳播開去。

港獨是否出現全看中共

中共當然也深知這情況,故才在過去大半年,在香港發動多次龐大的輿論攻勢,針對一些人與自決或獨立有關的言論。中共或許以為這樣就能遏止自決或獨立的意識繼續擴散,但事實是自決或獨立的意識,越是打壓,擴散得只會越快越廣。可能表面看,很多人在現階段都會明言反對自決或獨立,但只要時機來到,港人會大幅度倒向自決或獨立,這可能性是極高的。

我重申我的立場,香港現階段是沒有條件實行自決或獨立,故我在現階段是不支持自決或獨立,也不會組織或參與推動自決或獨立的行動的。因此,請中共及它在香港的代理人們,不要再羅織罪名說我在搞港獨。港獨是否會出現,其實是在中共自己手上。中共的專制統治必會有結束的一天,港人是沒能力去促使中共崩潰的,中共倒台必是由內因導致,不會只是因一些港人想它倒台就會倒下來的。但真到了那時候,港人要有能力面對嚴峻的政治挑戰,我們在現階段就必須做好一切準備工作,不過這些卻不用直接與自決或獨立有關。

即使明天就完成了23條立法,禁絕所有與自決或獨立直接或間接有關的言論、組織和行動,並把所有中共認為是有危險的人都送進監牢去,但我相信自決或獨立的意識仍會自主地繼續在香港社會傳播,禁之不絕,反只會是越禁越熾熱。無論中共的權力有多大,總不能控制所有港人的思想。當時機臨到,香港自決或獨立要來,是你我也阻不了的。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