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斷交會出現骨牌效應嗎?

鄧中堅 政治大學外交系特聘教授

又有一個中美洲邦交國轉向了,這次是薩爾瓦多,而且是發生在蔡英文總統訪問拉丁美洲回國後的第二天。今天我們在外交上面臨的主要困境是外部環境結構性的問題,也就是美國在中美洲影響力的消長以及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倡議的拉力。

長期以來,中美洲加勒比海地區是美國真正的後院,亦是美國防範甚嚴的區域,尤其美國與中美洲國家有十分密切的經貿關係,例如,美國與中美洲及多明尼加間有自由貿易協定。換言之,美國在這個區域有著政治和經濟的優勢,具備強大的影響力。可是,最近一年多以來,從巴拿馬到多明尼加,再到現在的薩爾瓦多,它們一個一個的與我斷交。

當巴拿馬與中國大陸建交時,我們可以說這是美國沒有察覺這樣的變動,沒能預先採取行動防止斷交發生。這種說法可信是美國當前對中國的敵視不只是表現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戰略報告等官方文件當中,而實質行動幾乎是無所不在,甚至連中國留學生都被指控帶有蒐集情報的任務。

中國成最方便選項

然而緊接著多明尼加和薩爾瓦多與我國斷交又如何解釋呢?是美國在這個區域不再有影響力嗎?是美國無法盡力協助我們嗎?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再將斷交之情事推諉。職是之故,應當就事論事,回歸現實的問題。觀察美國川普總統對拉丁美洲外交政策作為,我們可以發現中美洲國家有逐漸遠離美國之傾向。

首先,川普的移民政策計劃驅逐成千上萬的中美洲移民回國,僅僅是撤銷「臨時保護身分」的非法移民與其子女之總數就高達27萬5000人,這還不包括其他類別的非法移民。此一舉措不僅造成僑匯的重大損失(例如,尼加拉瓜的僑匯收入佔該國國內生產毛額將近5%),且帶來嚴重的政治、經濟、社會等問題。此外,由於川普政府在2018會計年度已經實質上刪減了30億美元的對外援助款項,這當然會大幅縮減中美洲的開發援助。再加上,川普在對外貿易政策採取的是「美國第一」,實質上是重商主義政策,這限制了中美洲國家在對美貿易所獲之利益。

從前述分析來看,美國已經成為一個不確定的因素。

相對而言,今天中國大陸倡議的「一帶一路」已經打響名號,其所能提供經貿機會和基礎建設資金,對拉美國家未來的發展至關緊要。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大陸透過「中國-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共同體」論壇所推出的願景和計畫,已對該區域各國產生巨大的影響力。例如,當美國前國務卿提勒森今年年初訪問秘魯時,曾警告拉美國家勿與中國大陸有過多的經濟關係,而秘魯外貿暨觀光部長費雷羅斯當即反駁,並稱中國大陸是良好的貿易夥伴。在這樣的情況下,貧窮落後的中美洲國家著眼於未來,自然要尋找一個確定的夥伴,而中國大陸則成為最方便的選項。

當然,相信我國外交人員已經盡力了,但薩爾瓦多斷交事件仍會在民眾心中產生疑問:斷交是否會出現骨牌效應?一個接著一個邦交國的轉向,大家要問的是政府的戰略在哪裡?如何處理拉美邦交國相繼棄我而去的狀況?我國是要改弦更張?還是依舊固守城池呢?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