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南海博弈與人才之爭



北京在與東盟的談判達成共識,就南海問題商定行為準則,避免擦槍走火,美國無法挑動任何一國攪局。美國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對輸入人才進行種種限制,但中國則敞開大門,對照強烈。

中美貿易戰雖然越演越烈,但是華盛頓和北京的私下討價還價仍在進行,談判重開的時間點在亞太經合組織非正式高峰會的前夕,而特朗普與習近平若能在峰會期間舉行雙邊會談,可能就是目前關稅戰的轉折點。不過,中美的全球戰略較量已經拉開帷幕,它將貫穿「全球權力轉移」的全過程。圍繞著海上霸權以及高新技術的競爭,是中美全球戰略較量的重中之重。

美國針對的是「中國製造二零二五」的相關項目。中美全球霸權與高新科技之爭,成為未來十年兩個超級強權競爭的核心。特朗普與奧巴馬幾乎所有的內政問題和外交大政都針鋒相對,但他們在對待中國崛起的問題上,卻是一致的。當年奧巴馬在國情咨文中以稱讚的口吻表揚中國的進步,但卻斬釘截鐵地表示,「美國不接受成為世界第二」。特朗普也是如此,他可以承認中國和習近平「做的非常好」,但也不容美國地位被中國挑戰。遏制中國是美國過去、今天和未來領袖不可動搖的共識。

中國要徹底擺脫奧巴馬時代由希拉里挑起的南海爭端戰略負擔,最釜底抽薪的做法是與東盟的相關國家解決南海海域主權的爭議。當年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在越南召開的東盟會議上挑起南海爭端的契機,正是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那就是見縫插針的策略,援助與中國在南海問題上有爭議的東盟國家,來抗拒中國在「南海的造島擴張」,並借勢維持美國在東亞的戰略影響力。

或許受到貿易戰的影響,北京與東盟的談判出現了重要的進展,因為東盟和中國外長王毅已經達成共識,就是大家接受「單一文本」,就南海問題商定行為準則,這讓複雜的南海問題談判產生了關鍵性的突破,表明原先各說各話的東盟國家已經統一觀點,可以在一個基礎上推動共同對話、共同發展。這個「單一文本」不但讓東盟國家內部獲得統一對話基礎,同時也把中國納入其中,使這個解決南海問題的基礎性磋商文本,包含了中國和東盟十一個國家的共同意見和主張,從而讓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談判奠定了技術性基礎。

這個發展,對美國在南海問題上的興風作浪產生了巨大的阻礙。本來,華盛頓只要挑唆南海地區的某一個國家,比如越南或者菲律賓,就可以讓整個南海區域的談判陷入停頓或者倒退,如今在「單一文本」共識下,單一的東盟國家再在這些文本上採取所謂節外生枝的做法,已經沒有空間。除非說服整個東盟,美國無法挑唆一個國家來攪局。

這個談判成果,體現了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關係有了更加穩固的基礎,而中美貿易戰將會加速中國在東盟市場的擴展。事實上,今年上半年,中國和越南的雙邊貿易同比增長了百分之廿八點八,貿易額逐月均超過一百億美元。同樣,中國和馬來西亞的雙邊貿易同比也增長了百分之十五點五。中國對上述兩國的貿易額在去年已超過二千億,中國與東盟雙邊貿易額已超過五千億。這就決定中國與東盟都已經認識到,在南海問題上形成共識,避免擦槍走火的戰爭危機,是這個地區的最大利益所在。

如果說,南海問題「軟著陸」為中美戰略博弈拔除了一個「戰爭的隱患」,那麽,中美之間的高科技、尤其是互聯網和人工智能的競爭,說到底將是一個「人才競爭」,人才的流動以及流動的方向,將重塑中美戰略競爭的新格局。特朗普上台後,就在去年底公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因應知識產權被侵犯而造成數以十億計的經濟損失,考慮限制來自「特定國家」的STEM(包含科學﹑技術﹑工程﹑數學二百多個專業)學生,中國顯然是最重要目標。

中美貿易戰開打後,特朗普以「國家安全」為藉口,大幅度拒簽中國留學生,並對參加中國「千人計劃」的美籍華裔學者展開「獵巫行動」,起訴已不斷發生。

與特朗普對中國人才設置障礙相反,在中興芯片危機中受到打擊的中國則展開更加廣泛的人才網羅行動,以推動中國在核心技術上的開發和創新的突破。 英媒指出,尖端科技人才在中國的平均薪資已經和美國矽谷的年平均薪資相差無幾,而德國媒體竟然公開呼籲全球科技人才「棄美投中」。根據中國科協創新戰略研究院的報告,中美已經在日趨激烈的全球競爭格局中成為互聯網人才最主要聚集地,以中美為雙核的互聯網人才世界分布格局逐漸成形。

其實,中國人才引進已進入全方位態勢,甚至包括體育人才。國家政策規定,只要有華裔血統,體育人才可以申請中國國籍,並代表中國隊出征世界賽事。美國籃球明星林書豪近日表示,如果中國籃協邀請,他會考慮效力。可見,中美貿易戰背後,是一場更為激烈的人才大戰,它最終決定中美博弈的結局。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