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納福特和科恩倒下後,特朗普還能繼續「刀槍不入」嗎?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peaks to reporters ahead of a rally in West Virginia, 21 August 2018
特朗普實際上已經被指教唆犯罪。

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BBC駐北美記者

周二(8月21日)的紐約和弗吉尼亞,兩場針鋒相對的法庭大戲對於大多數總統來說,即使未算致命,也會是沉重一擊。而這還只是那一天裏最重磅的兩宗頭條新聞,此外還有一系列的慘淡消息在等待著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這些事情會帶來影響嗎?這個總統——至少在他自己的陣營裏面——似乎在政治風波當中是刀槍不入的。不過,現在的刀槍不入,並不等於永遠都刀槍不入。在某個時刻,或許就在中期選舉之後,當共和黨對國會的控制和主導政治議程的權力或將有所削弱的時候,那些投向他的石子就會開始留下印記。

這裏,我們來觀察一下,這一天對於美國總統來說,到底有多糟糕。

科恩暗指特朗普有犯罪行為

總統的前任私人律師在周二的法庭上不僅僅是站出來指控總統說謊——雖然他確實這麼做了。

在認罪協議中,他說「一號個體」——即特朗普——指派他在2016年支付或者監督支付多筆款項,保證那些試圖指控總統曾和她們通姦的女性保持沉默。這實際上是在暗示,總統參與了教唆犯罪。

Michael Cohen leaves court in lower Manhattan, New York City, 21 August 2018
科恩在曼哈頓的一所法院承認違反競選財政條例。

科恩承認,他支付的款項已構成經由非法機構來源支出競選經費,或者對個人支出款項超出法定允許數額等罪名,兩項罪名的最高刑罰都是五年監禁。

對於這些款項支出,總統過去曾否認知情。他的法律團隊之後又改口強調,他僅在事情發生之後知道大概情況。不過現在,科恩是在說,特朗普從一開始就知道。

而這不僅僅是科恩的說法與總統說法對立的問題。在向認罪協議中的「一號女士」凱倫·麥道加爾(Karen MacDougal)支付款項一案中,他的律師已經公開了一段錄音,當中科恩與當時還是總統候選人的特朗普討論了有關問題。

在此事實上,再加上「二號女性」、成人電影演員斯托米·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現在尋求繼續對特朗普的訴訟,以求解除由科恩從中安排的保密協議,法官基於科恩正在接受犯罪調查而暫緩了這一宗訴訟。而隨著科恩的調查似乎即將塵埃落定,該宗訴訟可能會帶出更多證據,證明特朗普與那13萬美元的非法封口費有關,而科恩已經承認,自己在2016年總統選舉前夕向她支付了這筆錢。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美國總統面前的渾水都一望無邊。

特別顧問團隊審判定罪求突破

特別法律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就特朗普競選團隊主席保羅·曼納福特(Paul Manafort)一案定罪時,是面臨著巨大壓力的。儘管案件的指控並不直接關係到2016年總統競選通俄案調查當中的核心部分,但這是他的團隊第一次面對陪審團。

假如他們當時走了一圈卻沒能成功定罪,不管是被陪審團判定無罪還是直接豁免,特朗普支持者對調查浪費資源和時間的指控都將會達到白熱化。

對於穆勒來說,那不是一次全面的勝利,因為陪審團對18項罪名的裁判當中,有10項均未能定罪,但是對稅務詐騙、未報告外國銀行帳戶以及銀行詐騙等等都成為擺在台面上的實錘。

在此之上,加上多個俄羅斯個人和企業的起訴書,以及他們與特朗普競選官員喬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和裏克·蓋茨(Rick Gates),還有倫敦律師亞歷克斯·範德茲萬(Alex van der Zwaan)和電腦程序員里查德·皮內多(Richard Pinedo)等人已經達成的認罪協議,特別顧問團隊正在掌握一份越來越長的成績單。

曼納福特的壓力加劇

在審判結果宣佈之後,曼納福特的律師向媒體表示,他的當事人感到「失望」。這或許是一種委婉的說法。在18項犯罪指控當中,雖然只有八項成立,但特朗普的前任競選主席都已經面臨長時間的監禁。

下個月,曼納福特還將在華盛頓面對第二場審判,罪名是洗錢、以未登記的外國代理人身份行事、蓄謀欺騙美國政府、作偽證供以及騷擾證人等。這個華盛頓政界的資深說客,面臨著一大堆的官司。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former campaign chairman Paul Manafort, 21 August 2018
曼納福特被控八項罪名成立,包括稅務詐騙、銀行詐騙和未報告海外銀行戶口等。

曼納福特的律師堅持要將這些官司分成兩場獨立的審訊,這或許是因為他們以為,在亞歷山德里亞市的陪審團那裏得到豁免的機會更大,而北弗吉尼亞區的聯邦法官則會對他們更友好一些。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的計劃形成了反效果。

曼納福特或許希望得到總統豁免,因為特朗普則說過,對曼納福特的檢控是有政治動機,而他是一個「好人」。不過,總統只能夠豁免聯邦法律規定的犯罪,而曼納福特在稅務詐騙上的罪名令他可能面對日後在州法律層面上的指控,而特朗普對此則沒有赦免的權力。

現年69歲的曼納福特面臨著長時間的監禁 ,並且還有更多的法律官司在等著。雖然他對穆勒的調查一直沒有表現出配合的態度,但是這有可能會發生改變。

畢竟,曼納福特是參加了2016年6月特朗普大廈內由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和俄羅斯人安排的那場見面,一開始它被指是為了獲取有關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黑材料。關於這一話題,曼納福特當時做了一些神秘的筆記,他或許會願意對特別顧問解釋當中細節,以此換取較輕刑罰。

你的前任競選主席最終捲入犯罪檢控,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消息。而一旦曼納福特調轉槍頭的話,特朗普原本就糟糕的這一天,可能就會進一步變成災難。

弗林仍在採取合作態度

周二下午的消息底下隱藏著的是特別顧問團隊的另一塊硬骨頭,他們又一次請求延遲對特朗普前任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的判刑。

穆勒的律師向監督弗林認罪協議的法庭表示:「由於調查的現狀,特別顧問辦公室認為此事目前尚未具備訂立判刑日期的條件。」

這意味著,已經承認對聯邦調查局(FBI)謊稱自己在特朗普總統交接期間未有與俄羅斯官員聯繫的弗林,仍然在與穆勒合作,而他仍然在對調查發揮作用。這或許還意味著,一場正式的宣判可能會揭露一些穆勒在目前仍然希望保密的信息。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訊號,顯示穆勒的調查背後,各種因素仍然在相互作用。

又一個特朗普早期支持者被檢控

兩周前,眾議院第一個支持特朗普競選陣營的成員、來自紐約的克里斯·科林斯(Chris Collins)被控內幕交易。周二下午,第二個支持特朗普的國會議員鄧肯·亨特(Duncan Hunter)被控將運營資金作個人用途,包括他一家去夏威夷和意大利的旅行。

這一天較早前,民主黨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公布了一項全面政治改革計劃,她表示這對於應對華盛頓廣泛的腐敗問題是必要的。計劃包括禁止前任政府最高層官員參與任何游說工作,禁止所有國會和白宮人員持有個人企業股份,並要求所有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公開八年內的稅單。

在2006年,像這樣要求修正政治體系的呼籲幫助民主黨取得了國會的控制權。1994年,共和黨也曾這樣做過。在2016年,特朗普「抽幹沼澤(drain the swamp)」的宣傳是他的支持者反覆高呼的口號。

周二的一輪定罪、認罪和檢控的風暴過後,沃倫的那一系列提案,只要他們知道如何善用,或許就將是民主黨在11月中期選舉時的有力武器。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