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环保部长辞职显环境保护难与自由经济共荣

 

(法国报摘 / 法广RFI 瑞迪)法国政府环境部长于洛日前在接受电台直播采访时宣布辞职在法国政坛引发波澜。法国各全国性大报29日均以此作为开篇主题,从不同角度解释导致于洛辞职的原因,以及这次没有事先通报的辞职的含义和对马克龙政府工作的影响。

《费加罗报》在头版显要位置指出,于洛辞职给本已面对政治及社会议题处境微妙的马克龙执政团队又加了一道难题。该报的社评文章认为,于洛辞职凸现总统马克龙的二者得兼理论的局限性。于洛辞职,走出了马克龙的二者得兼逻辑,也加速了这一逻辑的消融。文章指出,这项在竞选中的双重赌注,既想吸引左翼,又想取悦右翼,到头来变成了一个致命的枷锁,阉割了勇气,熄灭了热情,也最终让支持者失去了信心。二者得兼理论的结果是一场零和游戏。

 

财经报刊《回声报》的社论文章特别指出,不应当将于洛辞职简单理解为个人情绪发泄。在于洛之前,自1971年以来,已经有很多负责环境保护的政府官员辞职走人。他们都面对一个二元选择:要么成功,要么走人,因为生态文化与独霸自然资源、让地球难以居住的经济需求难以和睦共处。文章认为,身为法国环保领域明星的于洛以他令人意外的辞职方式,向政治领导人传达了一个具有普世意义、几乎可以说是存在主义的信息:那就是他们应当把公共政治的重心转移到环境保护这个关系人类生存的崇高目标上。国家的管理者如果还想让人类有希望在本世纪末以前,在这个星球上正常生活的话,就不能再满足于那些且进且退的措施。气候变化越来越快,已经超出了预期。现在已经不能再跟随选民好恶或行会、工业集团的利益起舞,对生态问题忽冷忽热。

 

《解放报》在头版强调,于洛的辞职凸现自由经济的增长模式与气候变化的紧迫性无法兼容共处。该报的社论文章指出,于洛辞职提出的深层问题,是能否可以既重生意,又爱地球。文章指出,环境问题如今不仅十分紧迫,而且包括方方面面,涉及工业,涉及城市管理,涉及饮食、能源、交通等等,说到底是关系着人类的未来。环境保护问题不能只是一个部长的使命,无论这名部长多有才能。整个政府都需要变成绿色环保者。但是,要做到这一点,政府不能还同时主张自由经济。要减少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要净化食物、规划交通,要推动能源革命,保护地球,就必须恢复对经济和金融的把控。该报在梳理于洛担任环境部长期间的努力之外,发表文章,指出,多项报告都敲响警钟,气候以及环境问题已经十分紧迫。各国在巴黎气候协议中做出的承诺将导致气候升温3摄氏度。这显示形势紧迫,各国应当采取彻底的行动。

 

法共《人道报》也在头版指出,于洛辞职显示政府的自由经济政策与生态保护以及社会措施的紧迫性不能相容。该报的社论文章指出,15个月内,政府的所作所为已经扫尽“让地球重新伟大”口号的美丽光环。马克龙原想以此显示他与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特朗普的不同。但政府的微小措施面对金融贪婪的巨大危害无足轻重。文章结合政府的一系列经济、社会措施指出,国家已经被生意经扰乱得乌烟瘴气。于洛辞职宣告了对马克龙重视环保的幻想的破灭。

 

天主教报刊《十字架报》认为于洛辞职向整个社会提出问题:社会是否有能力重视环保议题?该报头版社评文章指出,政界人物围绕于洛辞职的反应令人遗憾,有人喝彩,有人批评,但有多少人真正听到了其中的含义。文章认为,于洛辞职远超出了政治游戏的范畴。他表达出的无能为力关系到整个社会。这个社会没有因为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体面的地球而走上街头,而是坐视南部国家气候失调造成的恶果,既没有放弃自己的舒适生活,也没有放弃发展的模式。作者写道:人们可以说这位来自民间社会的部长有些天真,因为政治生活本身就是各种妥协的产物,也可以重新拿出个人信念与责任之间的矛盾,但这等于无视我们面对的是一次超出以往任何框架的、文明的挑战。需要改变的是整个社会的所有行为方式。只有一位环保部长是不够的,但只有一个环保政府也是不够的,整个社会都应当行动起来,也就是你、我、他,所有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