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焦慮考驗政府治理能力

歐陽五

過去幾年,內地「中產焦慮」一詞頻現報端。而最近幾個月,焦慮情緒在內地社會輿論中似乎更加明顯。上周,疫苗事件、「二胎基金」引起的恐慌還未消散,房租上漲又成了社會焦慮的新釋放出口。

事件伊始只是對房屋租賃企業哄抬租房價格的批判,後卻演化為租房的年輕人抱怨「長安米貴,居大不易」,大城市生活成本上漲,讓他們對未來充滿了不安和恐懼。相對應的,出租自己房屋的房主們擔憂自己回報率本就偏低的租金收入,會因為租房市場混亂而歸零。

民眾的集體焦慮,一方面是由於社會負面輿論易於傳播、放大,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另一方面,民眾焦慮源自心無所安。房客和房主的焦慮,是因為預見到未來可能會有利益受損的風險:一旦房屋租賃企業出現「爆煲」,房主將面臨租金收入損失,房客面臨流離失所之險。而政府在其中很難及時、有效保障他們利益,未來的不確定性令民眾心生不安。

筆者認為減輕社會焦慮的重點有二。一是完善法制環境。維護社會秩序的制度保障不足,將導致民眾缺乏安全感,這次房租事件即是這種情况典型案例。內地目前租房市場的法規缺位,沒有設立風險預防機制。在社會已高度關注的情况下,主管部門才出面約談住房租賃企業,以致問題解決遲滯、積壓民怨,容易形成社會風險點。

二是健全社會保障體系。民眾對於房租上漲、疫苗事件、二胎基金、社會老齡化、「拼多多」、「P2P爆煲」的關注,最後都脫離事件本身,而演化為對自身生存處境的憤慨。據媒體報道,世界最大的人力資源諮詢機構「美世諮詢」發布的全球生活成本排名,香港、北京、上海都進入了前10位。生活成本上漲是民眾負面情緒增多的重要因素,而社會保障體系的健全,正可減輕民眾生活壓力。如果民眾不需為住房、養老、醫療、子女教育等傷腦筋,自然不會再為此焦慮。

應該看到,民眾的每一次焦慮都是對政府治理能力的一次考驗。內地城市化時間尚短,城市管理者的治理能力與城市發展水準之間的差距難以避免。近期熱映電影《我不是藥神》剛讓人們看到了內地多年來的醫藥制度改革成果,緊接着的疫苗事件又敲響了醫藥產業監管的警鐘。不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會議就疫苗事件問責官員的同時,強調要「重典治亂,去疴除弊,加快完善疫苗藥品監管長效機制」,這應是北京所宣導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部分。此種經過反思建立起的「治理能力」,相信定能裨益民生。

但現代化的治理能力難以速成,無論是完善法制環境還是健全社會保障體系,都非朝夕之功。治大國若烹小鮮,治理的火候要恰到好處,油、鹽、醬、醋要相互搭配,一個也不能多,一個也不能少。尤其是關係到民生的這盤「菜」,羊羔雖美,眾口難調,更應深思慎行。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