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鋼現象」和「胡鞍鋼挨打現象」



胡少江

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的胡鞍鋼再次成為網上名人,這一次是因為清華大學的校友們致信校長邱勇,要求清華解僱胡的國情研究院院長和大學教授職務。該封呼籲信批評胡鞍鋼「拋常識於不顧,視學術為無物,實在有辱斯文」,更譴責胡鞍鋼的研究「上誤國家決策,下惑黎民百姓,遠引無數他國之戒心,近發鄰居恐懼。堪稱誤國誤民」。此信一經公布,便已經有500多名清華校友實名簽署,簽名人數現在仍在迅速增加。

相對於隔壁的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的校友們公開採取如此憤怒的集體行動,實屬罕見。從表面上看,是胡鞍鋼的一篇為當政者抬轎子的假學術研究報告激怒了清華校友,這篇報告水平之低劣,方法之荒謬,結論之草率,著實令清華學人蒙羞;實際上,在這一表象背後,還有著更深刻的社會、政治大背景,那就是,中國知識分子對以習近平為代表的中國執政者不顧民意,執意從鄧小平的開放國策後退,向毛澤東的激進主義政策回歸的集體焦慮和對中國未來的擔憂。

在中國,公開批評政府的東西定會被「秒殺」,批評政府的人也會遭到嚴厲的經濟和政治懲罰,這早已經是一種常態。聰明中國的知識分子不得不精心地選準批評目標,使自己發出的聲音既能夠達到最大的社會效果,又能夠減低政治風險。於是那些既違背社會良心又水平低下的極權制度的「乏走狗們」常常會變成「人民公敵」,尤其是那些高舉學術招牌卻犯著低級錯誤的「無良文人」。不知是有幸還是不幸,胡鞍鋼自己再次跳將出來,成了一個活靶子!

胡鞍鋼引起眾怒的研究成果是關於中國已經全面趕超美國的一篇所謂的研究報告,這篇報告從既有的政治結論出發,披上學術研究的外衣,以小學生的水平設計了一套漏洞百出的指標體系和定量分析的方法。這套體系和方法不僅根本談不上學術,甚至連常識那一關都過不去,清華校友在公開信就有理有據地對此進行了令其無法辯駁的質疑。其實,且不要說學者們,就連常人都可以一眼看出,胡的所謂研究完全是為好大喜功的當政者量身定製的「馬屁套餐」。

胡鞍鋼動用的是納稅人的銀兩,採用的是偽造的學術規範,為了迎合最高領導人無知和虛榮,嚴重損害了國家的安全和民眾的利益。這樣的研究當然會激怒良心尚存的中國大眾,就連一向對政府抱有最大忍耐的清華學子們也看不下去了。胡鞍鋼剛被授予清華資深教授的稱號,在清華人看來,容忍了胡鞍鋼的偽學術成果,就等於承認,即使按中國的標準,清華大學也是一個沒有任何道德和學術標準的大學,而只是一部下賤無比的宣傳機器。是可忍,孰不可忍?

胡鞍鋼的那份報告是去年發表的,它現在才開始在社會上急劇發酵,一方面是因為國內國際形勢的發展,同時也是因為他在的幾次網上直播中的拙劣的表現。在接受「人文清華」的採訪中,胡鞍鋼完全無視記者的學術質疑,不斷地用無知而又傲慢的口吻炫耀:「我去過美國、我了解美國、我認識美國」,吹噓:「美國人尊重我,歐洲人尊重我」,活脫脫一副地痞無賴的面部表情和言語腔調,令人作嘔,清華校友們在公開信中說他「斯文掃地」的確恰如其分。

在中國,胡鞍鋼之類的學術騙子們四處招搖是一種政治現象,知識分子甚至普通民眾拿這一類道德淪喪的學術騙子們打靶找樂也是一種政治現象。正可謂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胡鞍鋼們舞的是「假學術」之劍,他們的本意在於攀附權勢,最大限度的為自己爭取政治和經濟利益;而批評他們的人則舞的是「學術打假」之劍,他們的本意在於嘲弄和批評那個大量產生無良文人的極權制度及其領導人。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