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銳實力的邏輯



近期西方國家發表了多份報告,指出中共如何在西方社會運用銳實力,正威脅到西方國家的核心價值和利益。其實中共在世界各國展示銳實力前,早在香港試用了銳實力的各種工具,看行得通才用於其他地方。

各種力量都是讓當權者能令別人依其意願行事:硬實力是透過脅迫去迫使人服從,軟實力是透過展示文化的優越去吸引人自願跟從,而銳實力則是以欺騙令人被壓制了也不自知或甘願受壓制。因此銳實力能達到硬實力同樣的脅迫作用,卻看來像軟實力那樣優雅,因人們受了一層糖衣欺騙,雖受壓制卻看來都是自願的。

軟實力與銳實力表面看來是非常相似的,分別是軟實力主要是由民間的商業機構或公民社會團體自發地去推動那些文化價值,亦是開放地讓其他人自願地去欣賞和接受那些文化價值。但銳實力卻是由官方在背後策動,由官方提供龐大資源,透過受其操控或影響的商業機構或公民社會團體,按着官方的政治需要,為專制做化妝師,包裝表面美好,內裏卻是違背人類尊嚴的價值觀念。

在不同階段,中共在香港使用不同力量,去達到同樣的統治目的。中共雖承諾港人可享高度自治,卻不會讓香港有任何機會跳出其控制範圍之外,以防香港成為反共基地,動搖中共在中國大陸的專制統治。

因着香港的獨特地位,中共由一開始就不打算在香港直接使用硬實力,但卻沒有承諾永不在香港使用。中共在特區成立的早期,主要是使用軟實力,期望港人透過與內地民間更多接觸,看到改革開放的成果,會自然地人心回歸,自願接受中共的統治。經過數年,事實證明軟實力不足以令人心回歸。自03年開始,中共逐步轉向使用銳實力來達到它的統治目的。

銳實力的具體目標就是要幫助特區政權,即使不是由民主選舉產生,仍可享有一定的正當性,那麼管治就可順暢,港人要求民主選舉的聲音也會減弱。因銳實力與軟實力的重點都在文化層面,故中共需要一套能解說其專制統治是正當的官方論述,並在香港社會發展大量的文化代理人。

代理人滲透各界 宣官方論述

銳實力的具體操作就是透過經濟誘因,在香港各個層面,除卻在政、商界,還要在公務人員、專業界別、媒體、公民社會、宗教及教育界,通過受其統領的文化代理人,宣揚一套官方論述,讓人們接受繼續實行不民主以至專制的統治是正當的。

文化代理人有兩個層面:機構和個人。運用龐大的經濟資源,中共透過設立、收購、商業合作、任命、升遷、捐獻、資助等方法,去發展能作為其文化代理人的機構。在個人層面,中共會由內地引入人員滲透至香港社會、收編香港社會內的人、或培訓年輕一代,成為中共在香港各層面不同機構內,可供其使用的文化代理人。

這些文化代理人主要用兩種方法去幫助中共達成其統治目的。一種方法是針對那些反動分子,包括支持反對力量的人、質疑官方論述的人、或提出官方以外的另類論述的人,由文化代理人聯合起來肆意攻擊、恐嚇、施壓、抹黑、分化、甚至取代這些人,務求消滅所有反對或不支持中共專制統治的聲音。

另一方面,文化代理人會在他們的網絡內,主動接觸不同人士,用官方那套論述為當權者辯護,尤其是當當權者運用硬實力去壓制其他公民的自由的時候。他們也會用官方論述為依據,想方法減少人們實際可以有的選擇。若所有選擇都是或多或少符合官方論述的,無論人們如何選擇,都還是在中共的可控範圍內,但人們可能還以為自己是在自由地選擇。文化代理人更會積極在其網絡內收編更多人加入,及以經濟誘因把人們招攬到己方,在適當時候動員他們為專制政權造勢或反制反對力量的行動。文化代理人甚至會用各種方法向年幼的、低教育水平的及有需要的人,施行不同形式及程度的洗腦,令他們接受官方的論述。總體目標都是要提升中共及受其操控的特區政權在香港社會內的接受程度。

明白了中國銳實力在香港操作的邏輯,港人應發展我們的軟實力去抗衡。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