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老撾塌壩 看中國「天軍」監控能力

梁國樑 作者是香港軍事評論員

最近,老撾一座仍未完工的水電站大壩突然倒塌,洪水從天而降,造成重大災害。當地官方報道,死亡、失蹤者達數百人。事發後,承建方韓國公司百般卸責,但是「人在做,天在看」,中國「天軍」的漫天星斗看得真切,遙感分析韓企難辭其咎。

從這次老撾塌壩曝光的衛星圖片發現,中國的監控能力令人震驚,境內境外、地上地下無一不瞭如指掌。

治水建壩鼻祖 竟被排除在外

崩壩水庫位於老撾南部波羅芬高原上,是湄公河多條支流的發源地。波羅芬高原說是高原,實際是山地高原。老撾這項水電工程,在波羅芬高原的多座山與山之間的凹位建水壩,圍成一個大水庫。然後在水庫的東南側挖一條輸水隧道連接湄公河的一條支流,下建水電站,利用由高而下的水力發電。

這個水庫有3個主壩和大小6個副壩,共9個水壩之多,而周邊大部分是平原水鄉。任何一個水壩崩塌,便會有滅頂之災。今次災害便是由一個仍未完工的副壩崩塌造成。

再說庫容。從設計圖紙推算約為70億立方米,有說可達170億立方米。中國三峽最大庫容是393億立方米,兩相對比可知,這是一個絕不簡單的大型工程。三峽當年建壩,經過幾十年地質勘探、反覆論證才確定,建壩前先建成一條導流明渠排洪,並採用分期蓄水、反覆測試的建設方針,長達17年才達至最大庫容。但老撾這個水利工程有否這些防風險措施呢?這次水災便是一個答案。

第三,老撾屬熱帶氣候,每年5至10月是雨季。但3月雨季尚未來臨,大壩還未全部建成,中國的合成孔徑成像衛星(synthetic aperture radar, SAR)便發現這個水庫的水面積已達設計容量,崩壩後約有50億噸水傾瀉去周邊平原地帶,大量居民密集區成為澤國。現在正是雨季開始,災情恐難收拾。

老撾這個水庫及電站由韓國公司建設、經營、轉讓(BOT)。查遍韓國從未有建設大型水電站經驗;近日因志願軍遺骨問題為中文媒體關注的韓國華川水庫算是較大一個,但是日本殖民時期所建。美國戰史不無感慨地記載,志願軍不捨得炸掉這個水庫,而採用放閘阻延美軍渡河,否則下游數萬美軍便成魚鱉,為抗擊前來搶閘的敵軍,志願軍白白死了不少人。韓方歪曲事實並將其改名「破虜湖」,對一個慣於篡改歷史的國度不足為奇。

相反,中國自大禹起數千年來出現了無數治水建壩的英雄。除大禹略帶傳說色彩外,其餘都是絕無花假的人物,中國可算是治水建壩的鼻祖。近數十年又有三峽等十數個列入世界水壩史的項目建成,援外水利項目從未出現事故,而且又有「天軍」(下文詳述)對水文地質的嚴密監視,卻排除在這個項目之外,令人費解。

在介紹中國「天軍」前,先介紹一些與此關連的趣事。一個公開論壇上,香港一名前議員表示,斯諾登匿港期間,他和另一前議員探訪了他。剛進門,斯諾登便將他們的電腦等電子物品統統鎖入雪櫃,以防被美國情報人員追蹤。這名前議員為此說,香港網絡立法很難,因終端在美國。他曾問斯諾登:中國如何?斯諾登說:China is naked in front of USA.

9.11疑犯拉登如何被發現呢?拉登匿藏在巴基斯坦一個不起眼的城市,足不出戶,家裏一切電子產品包括電話全無,他與外界聯繫是透過一系列信使,全部單線聯絡。美國得到情報發現一名疑似信使,美方知道任何跟蹤都引起警覺。這就用到SAR衛星,將海量的數據借助超級電腦成像,再由龐大的分析隊伍抽絲剝繭發現一間大宅,雖無人出入卻偶有婦女將垃圾放到院子裏,從而引起懷疑,再調來衛星用SAR進行透視拍攝,確定拉登匿藏屋裏,從而成功破案。

每日在頭上飛過的SAR衛星,將人們的舉動一絲不漏記錄下來,只要動用足夠資源,便能發現你想要的圖片。陷入「通俄門」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明白,身邊的人難免有和俄羅斯人接近——即使打個照面也被拍到,圖片一公開便跳落黃河也洗不清。特朗普深知,有權動用大量資源的只有司法部長和聯邦調查局長,要制止調查唯有炒這些人。

戰略支援部隊 世界唯一軍種

中國的「天軍」起了個不起眼的名字——戰略支援部隊——它既是獨立的軍種,又是獨立的戰區。作為獨立軍種,它是世界上第一支也是目前唯一的軍種;作為獨立戰區,它又是中國最大的戰區,包括太空、網絡、電磁等,遠遠超出中國邊界。

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成立美國的太空部隊,有向中國看齊之意,將分散於各軍種的太空網絡電子力量統合升格,便可獲得財政獨立、提升戰力。至於俄羅斯則合併在空軍中,稱「航空航天軍」,雖非獨立軍種,但體制上已比美國有利。

中國的戰略支援部隊今天仍高度神秘,目前包括兩大部分:軍事航天部隊,首任司令員為尚宏;網絡和信息戰部隊,首任司令員為鄭俊傑。這是中國戰略支援部隊下轄的兩大兵種,美國智庫指其是軍級單位,顯然是錯了。在中國,軍種與戰區同級,兵種與副戰區同級,如海軍陸戰隊也是兵種,即使只有一個軍的編制,在中國這樣的例子很多。

軍改後,原總參下轄的情報和電戰等歸屬網絡和信息戰部隊,這部分和本文無關不敘。原總裝備部下轄的航天、衛星,包括上述SAR衛星、北斗和其他太空飛行器的發射和管理,以及試驗、訓練、指揮控制、資訊處理、遠洋測量等基地,都歸屬軍事航天部隊。至於研發,則歸軍委裝備發展部。軍事航天部隊下轄有多個軍級單位如中國航天中心、文昌基地等。

中國衛星覆蓋亞洲和西太平洋全域

除軍方外,自2012年起中國已有民用SAR衛星「環境一號」,近年又有「高分三號」等多顆,由氣象、水利、環境、農林、海洋、科學院等擁有,但仍歸中國「天軍」統一管理。

上世紀80年代,美國的SAR衛星「SIR-A」發現了撒哈拉沙漠的地下古河道,震驚世界。SAR衛星不受天氣、雲層和黑夜影響,是全天候的攝錄機,並具有穿透地表的能力。

近日中國科學院遙感與數字地球研究所的專家撰文透露,今年6月26日,一艘名為弗拉基米爾.魯薩諾夫號的破冰LNG油輪從俄羅斯亞馬爾出發,沿着北極航道穿越白令海峽運抵江蘇如東LNG接收站,航程10,700公里,中國的SAR衛星全程跟拍。通過這件事和老撾塌水壩事件,不難發現中國的SAR已覆蓋亞洲和西太平洋全域。衛星是繞地球旋轉的,在中國背面的美國自然也被監察中。來自內部人士透露,中國的SAR追蹤拉登這樣的人並不難,言下之意指台獨首腦人物。

目前中國SAR衛星綜合實力暫居美國之後世界第二,但干擾技術就一流,有固定和車載等多種。美媒常渲染中國用激光射盲美國衛星,其實是自作聰明的瞎猜。這只是短暫致盲的干擾,讓對手看不到重要目標。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塌壩韓企卸責 中國天軍斷正」)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