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恐怖古拉格的罕見倖存者逝世

Vasily Kovalyov in former Kolyma punishment cell
科瓦廖夫在前科雷馬(Kolyma))勞改營的懲罰性牢房中。科雷馬位於俄國遠東北極圈內,冬季極度嚴寒,蘇聯古拉格系統中最臭名昭著的勞改集中營位於此地。

在經歷斯大林時代最殘酷的勞改營之後,一名囚犯罕見地倖存下來。最近,他在俄羅斯遠東地區去世,享年89歲。

科瓦廖夫(Vasily Kovalyov)曾被關進滴水成冰的懲罰性牢房,並在蘇聯臭名昭著的古拉格(Gulag)監獄系統中遭到毆打,但卻活了下來。

1954年,他試圖逃跑,與另外兩名囚犯一起躲在凍土層的礦井中生存了五個月。

馬加丹(Magadan,俄國遠東城市)的新聞網站Vesma報道了科瓦廖夫的故事。蘇聯共產黨政權把數以萬計的「敵人」經馬加丹押送到克雷馬等勞改營。

1950年,20歲的科瓦廖夫被判顛覆蘇聯國家政權罪,他是斯大林恐怖暴行的數百 萬受害者之一。指控他犯下反蘇罪行的證據僅僅是一把他曾經用來切菜的舊軍刀。

Kovalyov next to prison block
20世紀50年代關押科瓦廖夫的主監獄依然矗立。

Prison interior
監獄中的"強硬政權"區域,這是斯大林龐大的古拉格監獄系統的一部分。

冒險脫逃

科瓦廖夫告訴Vesma,剛開始他被送往俄羅斯北極地區的諾里爾斯克 (Norilsk)。但在警衛發現他的逃跑計劃之後,他被送到馬加丹以北以嚴酷懲罰著名的科雷馬勞改營。

1954年,他和另外兩名囚犯躲進礦井裏,為武裝起義做凖備,但有人告密,警衛於是到礦井追捕他們。

他告訴Vesma,「一些對礦井了如指掌的礦工帶著警衛來搜捕,他們說,我們無法在永久凍土裏待一周多。」

「警衛把所有的入口都用鐵欄桿封死了……我們在黑暗的地下待了五個月,饑寒交迫。進去三個月我們就吃光了所有的食物,最後只能靠咀嚼木屑為生。」

科瓦廖夫說,三人設法挖掘永久凍土,打通一條路,當他們鑽出隧道時 "眼睛已半盲,像鼴鼠一樣"。他們最終挖開了通往附近城鎮的路,卻在那裏被逮捕。

他說,在一次懲罰中,毆打他的士兵們放了一隻巨大的牧羊犬向他撲來。

「那狗撲到我身邊,我靴子上有保護皮革用的金屬鉚釘,我用腳踢它。我瞄凖狗的喉嚨,以閃電般的速度使勁一踢。嘎吱一聲,狗顫抖著死掉了。」

Kovalyov in old punishment cell
一間懲罰犯人的牢房:位於地下室的單獨關押禁閉室,地上凍結了厚厚的一層冰。

在斯大林的獨裁統治期間數百萬蘇聯人死於驅逐、饑荒、強制集體化,或遭到處決,死在了監獄勞改營。

斯大林恐怖統治還包括對共產黨和國家機構內部的大規模清洗。

絶不饒恕

斯大林死後蘇聯政治解凍,斯大林的繼任者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宣佈特赦古拉格囚犯,科瓦廖夫1957年獲得釋放。

科瓦廖夫出獄後住在馬加丹,是那裏的一名暖氣工程師。他帶著Vesma的記者拉琴科(Yevgeny Radchenko)參觀了這座嚴峻的監獄 ,如今雖然變成了廢墟,但依舊寒氣逼人。

科瓦廖夫在馬加丹醫院死於中風。

Soviet mugshot of Kovalyov
蘇聯警方檔案中的科瓦廖夫囚犯照片,生於1930年。

據Vesma報道,「直到科瓦廖夫咽下最後一口氣,都不曾忘記蘇聯對數百萬人犯下的罪行,這些人在獄中飽受磨難,將他們人生最好的年華、健康、乃至生命都留在了那裏。」

「在回到敖德薩(Odessa)地區之後,科瓦廖夫把自己的經歷講述出來。他在那裏遇見了把他送進監獄的人,他沒有原諒他們。勞改營生活的殘酷和折磨教會他如何生存,但同時也教會了他做人的尊嚴。」

一位俄羅斯歷史學家告訴BBC,斯大林時期的科雷馬囚犯很少還有活在世上的。

紀念文獻中心的首席檔案保管員科斯洛娃(Alyona Kozlova)說,「我知道在莫斯科有三位古拉格囚犯還活在世上,可能科瓦廖夫是馬加丹監獄的最後一人」。

科斯洛娃說,不過在斯大林監獄待過一段時間的前蘇聯公民中,今天還有約四百萬人仍活在人世。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