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國資金越來越不受歡迎

六十年代中國一窮二白,又被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圍堵,陷於孤立的中國政府為了穩住人心不惜自欺欺人,喊出甚麼「中國的朋友遍天下」之類的口號。實情民眾都知道那時中國的朋友只有阿爾巴尼亞等幾個無關痛癢的小國。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國富起來了,跟她有邦交的國家多不勝數;然而,富起來的中國邦交國雖多,真正的朋友夥伴卻不多,倒是提防、防範甚至視她為威脅的國家越來越多。六十年代中國的朋友沒有遍天下,今天也好不了多少。

拒做附庸 大馬叫停中資基建

看看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重新執政後的言行就知道鄰國如何看待富起來的中國。他上任後很快就拍板決定停建中方大力投資、與一帶一路有關的幾個重大基建項目。馬哈蒂爾表面的理由是項目超出大馬國力,令國家負債太沉重;實情是他不想在基建及財政上倚賴中國,受她的影響甚至擺佈。

訪問中國回來後馬哈蒂爾再連番向中國企業在當地的投資項目發炮,指摘中國企業投資的工業園建造「萬里長城」般的圍牆是在製造國中之國,想把工業園變成由中國企業及保安管理的地方,大馬執法人員則無權置喙。馬哈蒂爾明言工業園要拆走圍牆,強調園區仍有大馬警方執法。

馬哈蒂爾另一記重炮則針對一個由中國房地產企業牽頭的1,000億美元豪宅項目,批評計劃只是為外國人(特別是中國人)打造,馬來西亞人買不起,他威脅說不會讓物業買家取得馬來西亞居留權及國籍。馬哈蒂爾連番對中國在大馬的投資出招及出言狠批,反映的正是對中國的不信任及提防,擔心本國會淪為中國政府及企業的附庸。

馬來西亞對中國投資的抵制、反彈不是孤立的,其他不同國家也紛紛採取措施限制中國企業投資,以保護本國經濟利益以至國家安全。澳洲政府早前就表明禁止中國的互聯網基建巨企包括中興及華為參與競投澳洲的5G網絡發展,以免影響國家安全。前幾天有消息指日本政府會採取類似做法,在打造5G網絡時把中國的科技巨企排拒在外。其他如歐盟、美國也紛紛對中國企業收購當地大企業或參與高科技開發設限,甚至明令禁止。

發達國家以及發展中國家接連出招限制、提防中國企業當然涉及地緣政治利益,經濟爭雄,但更關鍵還在於中國的集權體制,在於中國政府對中資企業(包括國營及民營)的強大控制力。在其他國家眼中,大部份中資企業根本不是有獨立行事及決策的商業實體,根本不是在商言商的公司,而是中國政府的政治經濟工具,或至少在有需要的時候會成為政府的工具。例如中國旅行社、旅遊網年前因薩德系統問題響應政府杯葛到南韓旅遊,令南韓旅遊業界吃盡苦頭。

貪腐文化盛行 各國怕受感染

類似做法極可能在其他服務重演。以5G電訊網絡為例,一旦由中國巨企取得建造合約,這個重要基建便可能間接受中國政府控制,誰也不知道一旦兩國交惡或起衝突時中國政府會否借這家中資企業之手控制、拖慢甚至癱瘓網絡運作,其他國家自然不放心。

而且,北京當權者的控制慾、權力慾是無止境的,他們會肆無忌憚使用手上的權力控制外派、在外地的中國人。留學生、學者要管,大企業的老闆及高層行政人員要管,銀行高層要管,遊客也要管。總之,任何在外地的中國人都擺脫不了北京的控制,或多或少要聽北京政府指示。在其他國家眼中,這些企業家、學者、專家隨時都會成為中國政府的棋子,為中國的政治利益服務,甚至從各個層面影響別國內政。澳洲政府及傳媒不是已揭發有中國資金、資源在影響當地政治人物、影響國會議員及國會選舉嗎?

何況,中資企業長期在不懂市場規範、普世價值的環境下運作,只想用內地拉關係走後門的一套辦事,不懂尊重當地法律、規範與傳統,很容易把中國的貪腐文化傳染到別國,造成長遠禍害,人家自然有戒心。

八十年代日本企業大舉進軍海外市場也一度引發美國傳媒反彈,擔心日本買起美國。但由於日本企業基本上在商言商,沒有肩負日本政府的政治任務,這些憂慮沒有發酵。中國卻不同,她的企業、資金、投資項目都大有可能是中國政府加強影響及控制外國的「木馬」,她的外派高層人員都可能是政府的棋子。其他國家對此怎會不加強提防,甚至把她們拒諸門外呢?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