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議題是新聞及言論自由



香港外國記者會邀請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往該會作午餐演講一事,如果不是前特首梁振英連續發公開電郵,一再販賣他自己那一套紅線論,究竟會有幾多人知道?又有幾多人會在意?讓民族黨在外國記者會講講那一套香港民族論,究竟是會助長宣揚香港獨立意識,還是會令港人及海內外記者清楚這一種論調的空洞與粗疏?

所謂香港獨立論,自從被梁振英在2015年的施政報告中,從一份沒有多少人注意的學生刊物挖出來炒作一番之後,確實引起了對當前政治形勢十分不滿的人中的少數有過幻想。這一種由政府主動炒作的香港獨立論,真正產生過的作用,是令政府及北京當局多了一個打壓香港言論自由的藉口,也成為幾年下來政府打擊某些政治組織及DQ政治參與者的理由。

就如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所言,對於言論範疇的事,最有效的方法還是要讓有關的論說透過公開的論辯來擊退它。如果獨立論是如此離經叛道、有違常理,那又怕甚麼讓他講,越讓民族黨講,不只是應會把這種論調的乖謬與不足暴露得更清楚而徹底嗎?現在可能反要問,梁振英個多星期的言行,暴露得更清楚而徹底的究竟是甚麼?

港獨是當權者製造的議題

有甚麼需要用盡一切手段,需要出動外交部駐港的官員來干預一個新聞組織的自主?又甚至要僭建法律,把還未存在的《基本法》23條本地立法也抬出來,把梁振英自己及特區政府也說不出是依據哪一條法例的所謂「違法違憲」一再提出,以阻止陳浩天演講?

對於有責任捍衞言論及表達自由、更要履行新聞工作者天職的香港外國記者會,如此薄弱不足的理據及如此低水平的威嚇手段會產生甚麼後果?真的會令他們取消邀請陳浩天的演講嗎?他們真的會因為害怕失去那個並不存在的所謂會址得到港府「象徵式租金」優惠而讓步嗎?可能只會讓各界更有理由認定,香港的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在梁振英這一類人的把弄權勢之下,已經是岌岌可危。

梁振英最新的論調,是把邀請陳浩天演講與邀請「宣揚種族歧視、反猶太主義或納粹主義的人士,又或是聲稱猶太人大屠殺及南京大屠殺是虛構的人士」演講相提並論。把港獨作為一種政治訴求與上述這些混為一談,根本就是十分明顯的邏輯謬誤,也明顯只是意圖混淆視聽。

在政治文明的地方,絕大多數人都不會認同梁振英舉例說的那些主張。而且可以肯定,每一次有人提出如斯論點,總會受到公眾輿論、政界、學界及媒體的指摘及批駁。情況就如同石永泰所講,公開的言論平台自然會把這些觀念一再駁倒。這根本就不需要政府運用公權力來阻止,更毋須建制派人物以其政治權勢來作威嚇。要一再以這些比喻不倫來強化這種威嚇,只是反映梁振英自己的論據薄弱或邏輯思維出了毛病而已。

在法治及自由的社會,不見得需要由政府或有少數當權者以凌駕法律的手段來取締哪些主張,更不可以由長官意志決定應不應該讓這些人發言。對於梁振英最近舉的那些例子,大部份地方都已經有公論,就算任由他們講,講完再講,都不會再產生甚麼重大的社會影響。作為媒介的一分子,如果要考慮採訪抱有這些主張的人、或邀請他們作公開的演講,自然就會考慮是不是有甚麼新的東西公眾也有權知道。這些都是新聞專業的判斷及邏輯,毋須政府越俎代庖,更不用梁振英這一類人以政治權勢去打壓。

經過了個多星期,梁振英差不多天天出公開聲明,越說越糊塗,越說越蠻不講理,越說就越是露出他的狐狸尾巴。今天大家要關注的,不是香港民族黨有甚麼值得重視的主張或新論據,而是要防禦這一種意圖扼殺香港新聞及言論自由的政治黑手。所謂香港民族論,從來都只是一個當權者自己製造的議題,更只是一個假議題,真正的議題是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