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看病贵 大病患者求助众筹平台

资料图片:美国佛罗里达的一个民间组织为治疗艾滋病所组织的众筹活动(美联社)
资料图片:美国佛罗里达的一个民间组织为治疗艾滋病所组织的众筹活动

众所周知,中国看病难,看病贵。面对巨额医药费,中国的一些低收入患者和其亲人们如今开始求助于网络大众筹资平台。但是,中国一位活动人士认为,这不应该成为低收入人所能依靠的唯一医疗费来源,政府有能力承担起老百姓大病的医疗费用。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报道,如今,在中国大陆,每天约有3万名大病患者或他们的亲属在网络众筹平台上发出请求帮忙付医疗费的求助呼声。例如,一个“我要与白血病魔斗争到底,救救我吧”的求助呼声到7月底时获得了5千名网友的资金救援,共筹款12.4万多元;另外一个以“女儿我的天使快点好起来”的呼声发出的求助帖获得了3800网友的响应,共筹款13万多元…..

报道还列举了来自贵州省务川县砚山村,多年在浙江余姚打工的一名叫覃古齐的男子,因儿子患恶性肿瘤在 “轻松筹”网络众筹平台上发出求助呼声,得到1800次网友的捐助,共筹款3.6万多元。

杭州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今年5月给覃古齐儿子做手术并取出一个鸡蛋大的肿瘤。医院估计,总医疗费至少需要80万元。覃古齐的妻子离家出走,而为了照看罹患恶性肿瘤的儿子,他又没法外出打工,家里的积蓄也已全部花在救治儿子上面…..

覃古齐对《纽约时报》透露,他今年5月回到贵州老家向砚山村村委申请获得农村大病医疗救助的“低保户”,但被告知需要等到8月或9月。他还找过县政府、镇政府、村委会、妇联等,但却被每一个单位像踢皮球似的踢来踢去…..覃古齐表示,“在冰冷的条条框框面前,没关系去走后门的穷人的生命就残如蝼蚁。”在无奈之下,覃古齐在病友的推荐下找到了杭州一位志愿者,在其帮助下为儿子在“轻松筹”平台上发起了一份求助链接。

除了“轻松筹”众筹平台以外,在中国运作的类似综合类众筹平台还有“水滴筹”、“淘宝众筹”等。

中国西安的维权活动人士,几年来一直呼吁中国政府负担起民众大病医疗费的杨海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平台只应该是附加的服务,而不应该是低收入患者唯一可以以靠的医疗费救助来源,而中国政府如今很有钱,应该承担起国民的大病医疗费用:

“依靠这些‘轻松筹’、 ‘水滴筹’等另类医疗费来源能帮助多人人呢?帮不了多少人!我们从2014年发起大病医保运动以来,已经获得了众多老百姓的支持。我们也收集了许多家庭因家里有人患大病而被导致家庭破裂,负债累累的事例,并于2015年将其和我们的呼吁交给了卫计委,但是政府的响应很不足。”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如今在中国,大病报销比例低、异地报销难,这是像覃古齐这样中低收入中国民众面临的一个巨大问题。中国红十字会2014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当前中国儿童大病医疗保障所面临的重大挑战就是,基本医保对重大疾病的实际报销比例相当低,仅为25%-45%。此外还存在儿科医疗资源短缺而且不均衡,儿童大病异地就医非常普遍,但报销手续十分复杂等问题。

中国病患维权人士杨海表示,很多医疗保险覆盖的病项和承担的医疗费都很低,大病患者的家属大都会陷入倾家荡产的处境:

“中国现有的医保覆盖的项目不足,承担的医疗费也很低。这就使为什么如果家里有人患大病,往往会导致家里倾家荡产。”

旅居美国的中国艾滋病患者维权人士万延海表示,中国政府曾多次宣称,将为民众提供全民医保,但到现在这个承诺还没有真正实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大概3年前在联合国的一个有关发展计划的会议上曾宣称,中国将尽快实现全民医保。但问题是,后来这几年里,中国政府并没有在这个计划上投入资金。”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虽然众筹平台一定程度上帮助了因大病而陷入财经困境的人们筹资,但利用众筹骗取金钱的事例也不少。曝光于2016年11月底的“罗尔事件”、“王凤雅事件”就是以家人患病需要筹集医疗费为名而骗取好心人捐助的事例。

“轻松筹”表示,为了确保线上项目的真实性,该公司实行“数据+客服+群众”的审核制度。此外,“轻松筹”还设立了举报制度,若有人对项目信息存疑,公司会派专人核实信息内容,质疑消除后才能提现。报道说,但这些程序依然难以打消一些人的疑虑。

(记者:希望;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自由亚洲电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