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遗孀刘霞慢慢开始柏林的低调生活


图为网络广传中国流亡作家廖亦武推特上传刘霞柏林饮啤酒照片

 

(法广RFI 小山)中国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离开中国已在柏林生活了一个月。苹果日报今天报道刘霞张开双臂重新拥抱自由的日子。在柏林一个月来,刘霞也由刚开始的激动心情慢慢平復下来,重新调整自己步调以融入柏林的生活节奏。

据香港东网今天报道,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早前获准离开北京到德国治病。她的好友、旅居德国作家廖亦武在twitter发文透露,刘霞于周四(9日)与她的全球经纪人彼得西冷(Peter Sillem)在柏林见面,两人交流了3个多小时后,西冷带走刘霞1000多张记录了她这些年怎样度过的摄影底片。

 

廖亦武在文中还附上刘霞与西冷的合照,又称西冷曾是他的前老板,是德国最大出版社菲舍尔的前总编辑,两年前在法兰克福创办一间画廊。

 

稍前一天,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的好友、旅居德国作家廖亦武,周二(7日)在Facebook发布刘霞的近照。相中可见,刘霞在街头喝啤酒时笑容满面,精神状况似乎不错。廖亦武在贴文中写道:「这杯啤酒来自(之)不易。并写有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冷战期间力挺柏林所说名言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

 

苹果日报今天报道刘霞柏林自由生活情况,指刘霞在柏林生活了一个月,刘霞也由刚开始的激动心情慢慢平復下来,重新调整自己步调以融入柏林的生活节奏。

 

报道说,刚到柏林时,刘霞和北京来的朋友一起住在当地的酒店,三餐很多时候也都在酒店内的餐厅内解决。据悉,目前刘霞已搬离酒店并选择离好友、流亡德国的中国作家廖亦武住家附近的一栋公寓里暂时安顿下来,而和她一起从北京到柏林的朋友也已经回到中国,因此现在刘霞独自一人居住。

 

「她(刘霞)现在肯定是语言(不习惯),我们都鼓励她快点开始学语言,既然喜欢柏林,还是要快点把语言学一下。」身处北京的刘霞胞弟刘暉接受《苹果》记者採访时表示,虽然语言不通,但姊姊刘霞现在已经独自到住家附近的超市买东西,偶尔也会自己下厨:「我姊姊的厨艺不错的。因為住在城市里,出门还是挺方便的,买东西时就用指的,然后就结账,虽然语言不通还是可以的。」

 

响往自由、不喜欢受拘禁的诗人、画家及摄影师刘霞,离开中国时带了14个行李箱,其中不少是她自己的摄影作品,还带了不少「丑娃娃」。刘霞曾有一张摄影作品是她的亡夫刘晓波把一个丑娃娃抱在肩上。这隐喻中国当权者的高压集权统治及控制下,言论与人身不自由,人民在受箝制的压力与环境下所表现出的压抑与沉默。

 

到了德国后,是否计划继续以往刘霞的爱好,刘暉说姊姊还需要再调理身体。至于看艺术展、逛博物馆等,也是姊姊兴趣与爱好之一,刘暉相信再过一段时间,等姊姊的身体状况更稳定一些,也更加融入柏林的生活一些,便会继续她从前的兴趣与爱好。刘暉笑言,姊姊买了一套鼓,准备开始学打鼓,而从前在北京时并没听说她喜欢打鼓。

 

除了生活外,外界也关心刘霞几时能与公众会面谈话。瓦茨拉夫哈维尔图书馆基金会日前宣布,刘霞的好友、旅居柏林的中国流亡作家廖亦武获得今年的「令人不安的和平奖」,因他敢对中共政权批评,公开朗诵记念1989年6月4日天安门镇压死难者诗作〈屠杀〉后被囚4年。颁奖礼将於9月27日在纽约波希米亚国家音乐厅举行,基金会称刘霞届时也出席。但刘暉没听姊姊提到要去纽约。

 

报道说,只要刘暉还没自由,很难出现在公众前......

 

刘霞的另一位在德国好友,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对此分析表示:「刘霞连她丈夫这么重要的纪念晚会都没有露脸、都没有参加,她会这么远陪著廖亦武去纽约领奖吗?我的回答是,刘霞会去,如果那时候她的弟弟刘暉已出来了(离开中国),那她就没什么考虑,她就会去。除非刘暉获得自由,否则刘霞会一直低调,包括不能去这里、不能去那里,包括她自己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到奥斯陆替刘晓波领奖,这些事情都会暂时搁置的。只要刘暉还没获得自由,刘霞恐怕很难出现在公众前,这是当时她(刘霞)亲口告诉我的。」

 

苹果日报的报道说,刘霞离开中国后虽十分低调,但她生活的一点一滴仍然为世人关注。好友廖亦武日前在Twitter及facebook上载了一张刘霞身穿黑色T恤,坐在街边喝啤酒的照片,并留言:这杯啤酒来自不易。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廖亦武解释:「22年前(应為55年前),肯尼迪总统来到柏林墙,宣布他也是柏林人。今天,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都必须说:我是一名柏林人,我是受到反犹威胁的一名犹太人,我是一名阿富汗人,我是(苏联)布拉格的一名囚犯,我是一名柬埔寨人,一名古巴人,是尼加拉瓜的一名印第安人,我是极权主义的一名受害者。」

 

照片发出后,刘霞的现况再次引起了大众的关注。有网友说,烟酒两嗜在她身上感觉或许是最好的释放。闻到麦花香了,还有蓝天。也有网民直接在廖亦武的facebook上留言:刘霞是自由的/自由的淡金麦香/自由的灿烂笑容/一张照片/胜过发言人千句。

 

刘霞被北京当局软禁近8年,其间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她曾哭诉:「以死抗争最简单。」到了德国之后,廖亦武告诉《苹果》记者,刘霞日前在医生与专家们的建议下,住院几天做了比较详细的身体检查,没有再听说她提起忧郁症了。刘霞一位好友告诉记者,从前在北京和刘霞相聚,不开心时刘霞会喝很多酒、抽很多烟,现在终于能见到她在阳光的温暖照耀下,开心悠閒地喝啤酒了。

 

刘晓波与刘霞半生抗争的爱情为世人所熟悉。在失去自由而被监禁的日子里,刘霞多次抵御酷寒,独自走过结冰的路面,就是为了探望心爱的丈夫一眼。刘晓波生前曾说这二十年来最幸运的经历,就是得到了妻子刘霞无私的爱;而刘霞最后和丈夫相拥的日子,却是在医院的病房中度过。刘晓波在被辗成粉末前,用尽生命最后的气力,要爱妻离开中国,也成了刘霞离开的最大动力。刘霞带著亡夫穿过后留下气味的红衣离开故国,在异地里透过衣服上的熟悉的气味来回忆和丈夫曾经相处的时光。两人相爱了半辈子,却没有生育儿女,刘晓波曾说,在缺乏人权的时代里「我们有一百个理由不能要孩子」。

 

廖亦武7月底在twitter上载了他的小女儿「小蚂蚁」的一小段短片,提到:「蚂蚁的舞蹈,她是刘霞最好的朋友。正巧幼稚园放假,她们整天泡在一块,彼此着迷。刘霞说,如果晓波在,该有多高兴?」

 

有网友留言:「读着有些心酸,刘霞那么喜欢孩子,这辈子却没有自己的孩子。」

 

记得问过她这个问题,她说,他们这个情况,无法给孩子一个快乐明朗的生活和未来,不敢要。作为女人,她牺牲的太多了;还有网友说:「祝福刘霞──未必要成为旗帜或代言,但她应得到自由的快乐,这漫长历程本身已说明自由是多么珍贵。对她没有任何要求,让她没任何负担,真正自由自在是对她的唯一期盼。」

 

报道说,然而,离开中国后刘霞就真正自由吗?她的胞弟刘暉还在中国当「人质」;她的亡夫刘晓波真正死因至今仍遭不少人(包括刘霞本人)质疑。她无法自由回中国探望思念的亲友,连对公众阐述内心真正的想法,在目前形势下仍遥不可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