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誤將維吾爾難民遣返回中國 音訊全無

Symbolbild BAMF

德國聯邦移民難民署與慕尼黑地方的外國人管理局出現了溝通失誤,導致一名原本要在4月3日出席聽證陳述理由的避難申請者在同一天被遣返。這名被遣返回中國的難民是一名維吾爾人,其律師稱,當事人現在音訊全無。

今年3月29日,聯邦移民難民署給這名現年22歲的維吾爾族中國籍政治避難申請者寫了一封信:"請務必在4月3日上午9點30分參加此次政治避難申請聽證。"按照計劃,這名維族小夥應該在當天陳述其再次申請政治避難的理由。然而,他卻沒能准時參加此次聽證:就在4月3日清晨,他被強制遣返、押送往中國。

根據德廣聯的獨家調查,德國的不同行政部門間出現了溝通失誤,從而導致了這次明顯非法的強制遣返。聯邦移民難民署曾經給慕尼黑地方外國人管理局、縣行政處等部門发送過傳真,告知了4月3日的聽證會安排,然而這份傳真卻沒有被接收到。縣行政處稱,盡管事发後花了大力氣尋找,這份傳真至今依然沒有找到,"很遺憾,雖然當事人提交了有效的再次避難申請,但他卻依然被遣返。慕尼黑外國人管理局絕對沒有故意去限制這名遭到遣返的外國人的權利。"

聯邦移民難民署則對德廣聯表示,當事人在這種情況下遭到強制遣返,從法律上而言是"絕對不允許的"。

遣返後可能已被羈押

近年來,中國新疆地區頻頻发生暴力襲擊事件,中國當局也隨之加強了對維吾爾族等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族群的壓制。長年研究中國少數民族政策的德國學者阿德裡安‧岑茨(Adrian Zenz)指出,維吾爾人目前正在中國遭受嚴重的政治迫害。"許多維族人沒有經過正常的司法程序就被送入了政治改造營,因此將當事人在這種情況下遣返回中國的做法,從人道主義角度而言令人難以理解,這種做法也非常不負責任。"

德國聯邦政府人權專員考夫勒(Bärbel Kofler)也對德廣聯表示,鑑於當前的形勢,將維吾爾人遣返到中國是"不合理的"。德國聯邦議會德中關係小組成員、綠黨籍議員鮑瑟(Margarete Bause)則強調,"這起非法遣返事件就是一樁醜聞",此事"攸關生死"。

這名誤遭遣返的維族小夥的律師博格曼(Leo Borgmann)則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指出,自從4月初被遣返後,當事人音訊全無。他猜測該維族小夥很有可能已經被中國當局拘押。

避難申請屢遭駁回

博格曼透露,這名維族當事人2013年初抵達德國時,尚未成年。隨後,他首次提交政治避難申請,但是被駁回。

根據德廣聯掌握的資料,維族當事人2013年初是先輾轉抵達了土耳其,然後再乘飛機來到了德國,隨後申請避難。據其本人稱,他是"從中國的拘押地逃亡出來的"。聯邦移民難民署的文件則顯示,當事人聲稱擔心會遭到迫害,但是卻沒能提供可信服的依據,因此首次避難申請被駁回。該機構還指出,在首次聽證時,當事人還一度陷入了自相矛盾的境地。

首次避難申請被駁回後,當事人曾向慕尼黑行政法院提起上訴,但是也在2016年2月被駁回。

律師博格曼說:"今年3月,已經接到遣返通知的當事人,再次申請了政治避難,這本應該能夠暫停遣返程序,但是,我作為律師,一直到他被送上了去中國的飛機後,方才獲知強製程序竟然已經啟動。而且,這個時機也很不巧:遣返當日,正好是復活節假期後的第一個工作日,而且是在清晨。"

負責外國人管理局事務的慕尼黑縣行政處處長波勒(Thomas Böhle)也對德廣聯承認,當事人今年3月提交的再次避難申請,按照法律本應能阻止遣返;縣行政處現在將與聯邦移民難民署一同探討如何改善跨部門合作與溝通機制。

531名中國人申請德國政治避難權

根據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公室(UNHCR)的統計數據,2017年,共有31296名中國人逃往其他國家申請避難,為2002年以來的最高峰。其中,有531人在德國首次申請避難。同年,德國共批准了191例中國籍難民的首次政治避難申請、駁回了1131例,通過率為14.4%。而德國對於再次申請政治避難的中國人,批准率也差不多,2017年該數值為16.8%。

根據歐盟的相關難民法規,各成員國可以將部分國家定義為"安全來源國",來自這些國家的避難申請者,其審核程序會被簡化,一旦被駁回也會被加速遣返。歐盟法律規定,只有擁有行之有效的民主體系、沒有政治迫害、沒有非人道刑罰、沒有暴力威脅、沒有武裝沖突的國家才能被定義為"安全來源國"。因此,德國並沒有將中國列入"安全來源國",中國籍避難申請者的材料會得到詳盡的核查,即便首次申請被駁回,也有足夠的時間提起申訴、提交再次申請。

在所有歐盟成員國中,只有保加利亞將中國列入"安全來源國"。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文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