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力推極左路線加強版 



習近平表面上在北戴河頂住了黨內對他的責難,並成功地說服部份政敵讓他在對美貿易戰與對內專政統治繼續極左的強硬路線。但習總的「終身帝王」權威已一去不復返,反習的黨內外精英正在凝聚力量,而習總加碼批鬥特朗普與箝制國內意識形態的結果只能是把手無寸鐵的蟻民推向深淵。

過去兩星期主要媒體紛紛聲稱北京會不斷改革,但這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改革,與40年前鄧小平倡議的市場改革是兩碼事!八月中《人民日報》題為〈改革開放天地寬〉的評論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順利推進改革開放的根本保障」。該黨媒更要求國人做馬克思主義「堅定勇毅的『信仰者』」。而毛派喉舌《紅旗文稿》則警告走資本主義的改革開放是「邪路」一條。一篇題為〈改革開放是有方向、有立場、有原則的〉的文章更強調改革不能「改旗易幟、改弦更張,偏離社會主義方向,否定社會主義制度」。這謬論跟習近平經常告誡黨人不能搞帶有「顛覆性」的改革同出一轍。

換句話說,習總向特朗普重申中國不會放棄走黨國嚴控經濟和科技研發這道路。北京最新的消息是習總對美國11月國會中期選舉寄以厚望,習大大覺得圍繞特朗普不斷升級的醜聞會導致共和黨失利,最終此狂人不得不聽從美國各大商會與在華有巨額投資的跨國公司的游說而對中國降溫。習總已經聽不進如劉鶴等提出的相對溫和理性方案。劉在財經領域的主導權部份被習的福建舊部、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拿去。同時何取代了劉作為陪同習總外訪或在京接待外賓時的主要經濟智囊。

黨內不乏反習勢力

習總在意識形態與宣傳口徑似乎也扳回一城。中共三月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後,黨內外反對「復辟封建帝制」的聲音此起彼落,習總不得不暫時叫停吹捧他的毛式個人崇拜,而負責文宣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亦被迫靠邊站。但從北戴河回京後習總馬上召開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會議雖然沒有肉麻當有趣地呼籲黨人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聽核心的話」,但習要求幹部「必須統一思想、凝聚力量」,並「牢牢把握正確輿論導向,唱響主旋律」,加把勁地弘揚以習總倡導的「21世紀馬克思主義」。該會議由千夫所指的馬屁精王滬寧主持,證明這極左的「三朝元老」暫時鹹魚翻生。

問題是,習總左傾加強版足以鞏固他「終身核心」的地位嗎?北京消息人士透露黨內支持鄧小平開放路線的紅二代與厭惡左毒的幹部會趁年底舉行的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向習總發炮,反習最力的除了鄧小平家族外還包括劉少奇等鄧的盟友的後代。最近與習總不咬弦的劉源曾與另一位元老彭真的兒子傅洋交流,彼此同意「不能再犯文革的錯誤」。除了高幹子弟外,地方大員反對習總復辟文革路線的大有人在!上月習總親信、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發起擁護黨核心「一錘定音」與「定於一尊」的表態運動,但參加的諸侯寥寥可數!

那麼習總的權力支柱解放軍對「最高統帥」踴躍支持嗎?不一定!大大上月19號回京後馬上召開解放軍「黨的建設」大會,目的表面上是牢固「黨指揮槍」的傳統,即習所謂「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是我軍建設發展的關鍵」。實質上習需要的是總部與各大戰區將領向他百分之百的表忠。但很奇怪,中央台與主要黨媒引述向習總表態稱臣的只有來自二、三線的軍官,包括南部戰區副政委白呂、中央軍委紀委副書記楊成熙、火箭軍某部隊政委張有祥、和空軍航空兵某旅副旅長李凌等。更高級別的軍頭去了哪裏?

習總推行與時代相悖的極左路線的確失道寡助。貿易戰已暴露了中國經濟的死穴。官方經濟學家紛紛指出中美較量只會使中國GDP下調0.2%。但實情是貿易戰的影響絕不亞於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北京已不可能單靠貨幣寬鬆政策過關,現在各行業資金鏈已臻斷裂邊緣,房地產泡沫隨時爆破。按照路透社最新報道,近月工業增速低迷,投資增速降至紀錄低位,消費持續疲弱。最要命的是官方失業率攀升到5.1%,但實際的數字明顯高得多。路透社引述財政部長劉昆說,當局正「密切關注貿易戰對就業方面的影響」。一旦幾十萬、過百萬工人上街鬧事,中共的合法性就會岌岌可危!

林和立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