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访问南高加索:政治和经济牌都打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 2018年8月26日路透社

(法广RFI 柏林特约记者丹兰)德国总理默克尔本月23到25日访问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要在俄罗斯的眼皮底下推动政治和经济利益,这就要求默克尔展示高超的外交手腕。默克尔确实也露了几手。德国媒体对默克尔访问南高加索的报道大都比较肯定。对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发展时有赞词,对阿塞拜疆则有一些批评和讽刺。由于阿塞拜疆在默克尔出行前拒绝给默克尔的一位随员颁发签证,德国政界和媒体已有所不满,所以,媒体对默克尔阿塞拜疆这一站的报道也更为细致。

《莱茵河报》就默克尔的全部行程写道:通过访问,默克尔促进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独立自主。如果德国经济代表团不来这里探寻投资、合作和贸易的机会,那么,中国人就会来,而且一切会来得很快。俄国总统普京依靠铁腕和许多小小的违反国际法的行为,把俄国的前身苏维埃帝国依然维系在一起。这是大家都能看见的。乌克兰早已不是唯一的一个例子。俄国在高加索地区的势力依然强大。

就默克尔出访的第一站格鲁吉亚,《新奥斯纳布吕克报》写道:格鲁吉亚在推动社会和经济改革方面几乎是榜样性的。该国公民简直全都对欧盟充满欣快感。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不应该沉醉于幻想中。虽然格鲁吉亚雄心勃勃,但它在近期内将依然加入不了欧盟和北约组织。这种状况是适当的,因为俄国对西方的势力发展比较敏感。如果把西方的行动范围扩大到莫斯科的安全区,现在肯定不是时候。但格鲁吉亚在寻求靠近欧盟。和这样一个国家加深双边关系,则是人们应该坚持做的事,也就是说,要通过贸易达到转变。

《南德意志报》在跟踪报道默克尔出行的第二站亚美尼亚和第三站阿塞拜疆时发现,亚美尼亚带来的是政治上的快感,而阿塞拜疆则带来了经济上的机遇。默克尔24号选择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过夜,25号在阿塞拜疆则只待了不到六小时。这是外交家们惯用的显示亲近和距离的手法。在亚美尼亚,两国首脑傍晚在埃里温行人密集的大街上散步,迎来了不少掌声。两国首脑很合得来。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以解决问题为目标的务实主义显然给默克尔留下了良好印象。亚方举办国宴款待默克尔时,也邀请了不赞成帕希尼扬的政治家。亚美尼亚充满了开明和良好的改革气氛。阿塞拜疆的气则截然不同。在两国首脑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共同出席的记者会上,总统阿利耶夫忽然自己主动讲到了人权,把国内情形描绘成一片和谐。但西方知道,阿利耶夫建立的是严酷的总统王朝。

据西方人权组织统计,阿塞拜疆关押了120名政治犯,内中都多位记者。这样的执政者自然不会是默克尔喜欢的谈话伙伴。所以,默克尔在人权问题上只干巴巴地说了一句:“没有在所有问题上取得一致”。就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争论不休的卡拉巴赫山区,双方都希望把默克尔拉到自己这一边。按照国际法,该地区属于阿塞拜疆。联合国安理会三次作出决定,要求亚美尼亚从当地撤军。但亚美尼亚人在当地占多数。各方再三调停,也没有什么效果。当阿方记者问到为什么默克尔到现在还不为制裁亚美尼亚而努力时,默克尔含糊其辞地说,人们在为该地区居民的福祉而努力。如果她要诚心作答,她应该会说,那是因为亚美尼亚在西方享有好感,因为亚美尼亚有悲惨的历史,有基督教传统,还因为它在民主化进程中跑在前头。但这种真心话在外交政策上是绝对不正确的。再者,默克尔在阿塞拜疆要考虑经济利益,要扩大双边贸易,要让阿塞拜疆成为向欧洲输送更多汽油和天然气的供应国。所以,默克尔在阿塞拜疆说话时,有时就躲在云里雾里,不把真心话掏出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