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香港書展 折射多元化光譜

江迅、袁瑋婧

第二十九屆香港書展進場人次高達一百零四萬,躍升為全球最大書展。香港書展所折射的多元化光譜,是一場文化盛宴,也是政治博弈的舞台。書展匯聚三十九個國家及地區、共六百八十家參展商參與,舉辦三百一十場包含講座、文化表演、名家朗讀等老少咸宜的文化活動,規模創下歷史之最。「名作家講座系列」共二十場熱爆書展,龍應台讀書會感動現場約三千名讀者。


香港書展是每年夏季的香港文化盛事(圖:中新社)


龍應台在香港書展開讀書會(圖:黎家駿)

全球指標性華文書展,即香港書展所折射的多元化光譜,是一場文化盛宴,也是政治博弈的舞台。為期七天的香港書展,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落幕。香港書展的定位是「從香港閱讀世界」,據書展官方統計,共一百零四萬人次入場,書展匯聚三十九個國家及地區、共六百八十家參展商參與,在會展場內舉辦三百一十場包含講座、文化表演、名家朗讀等老少咸宜的文化活動,規模創下歷史之最,甚至是全球進場人數最多的書展。受兩岸三地讀者追捧的香港書展,從一九九零年啟幕算起,已踏入第二十九個年頭。

七月二十二日,十多名示威者走進書展,其中八人身穿白色上衣,各人背後各有字詞,合併後組成「罷買三中商,咪益中聯辦」的口號,呼籲市民罷買(意思是:香港大型出版社,三聯、商務、中華書局,合稱「三中商」,是聯合出版集團旗下,據稱集團大股東是香港中聯辦,要罷買他們的書,不要讓中聯辦獲益),又高舉「三中商係(是)奸商」等標語,在「三中商」展區前站立,「快閃」示威。參與行動的黎姓男子說,一再傳出「三中商」對出版和銷售書籍作政治審查,有關「佔領中環」和港獨的書籍難以出版和上架,希望透過行動表達不滿。

翌日晚上八時許,有市民及政黨繼續發起行動,到書展抗議,呼籲市民罷買「三中商」出版物。《香港一八憲章》起草人呂智恆及十多名支持憲章的市民進入灣仔書展,舉起「抵制中聯扮(「辦」字故意寫成「扮」)書店」的橫額,在三聯攤位外站立二十分鐘,以示抗議,要抵制中聯辦及中資企業,聲它們「控制了香港人可以看什麼書,這是監控思想」。呂智恆稱,他們以紅布蒙上雙眼,象徵中共蒙蔽香港人。

在現場的不少讀者對此有的不以為然,有的嗤之以鼻。「三中商」話題是舊聞熱炒,一百二十一歲的商務,一百零六歲的中華,八十六歲的三聯,都是響噹噹的歷史悠久的品牌。有評論認為,香港不是享有出版自由的嗎?只要不違法,出版什麼書,銷售什麼書,原本就是由出版社、書店決定的,他們的政治理念當然決定了什麼書可以出版,什麼書不願意發行。銅鑼灣書店會銷售歌頌中共唱好中國的書籍嗎?胡編亂造的揭批中南海「黑幕」的書沒讀者,能怪罪是「三中商」的書賣得太好,是一種「封殺」嗎?

在書展外,特區政府引用《社團條例》第八條,建議禁止提倡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反對派紛紛指責是政治打壓,扼殺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書展期間的這些日子,在書展場外,香港主流媒體每天刊登或全版或半版的各社團表態廣告:「維護國家安全統一,依法禁制『港獨』組織,取締『香港民族黨』」、「支持特區政府,依法禁止『港獨』社團運作」……

在書展場內,「港獨」支持者繼續入侵書展播「獨」。在書展,「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院、次文化堂等多個攤位有販售主張「港獨」和「自決」的書籍,不過早晚都沒什麼人氣。攤位上,立法會議員、「熱血公民」成員鄭松泰有書《由本土民權到建邦立國》參展。書中提出:「香港人要愛的國,不是一直一直幻想、妄想出來的『中國』,而是自己的國家『香港』」、「香港人沒有故土,唯有香港建國」。十九日晚上,鄭松泰出現在「熱血公民」攤位銷書,不過,他坦承這類政治書已「不合時宜」。

資深傳媒人屈穎妍說,最恐怖的,是書展裏的政治洗腦。反對派還好意思派年輕人去三聯、商務、中華的聯合出版攪局,說什麼中聯辦壟斷了意識形態。其實,細心看看、耐心走走,你會發覺,書展布滿的是什麼政治意識。普羅政治學苑在書展有個大攤位,沉寂了的黃毓民在這裏找回一個吶喊平台,收政治門徒;過兩條走廊有個惡過黑社會的黃洋達,同樣開著擴音器在罵政府罵國家。港大出版社架起一個比人還高的易拉架,宣傳「佔中」幕後大腦之一陳文敏的新書。還有黎智英,壹傳媒有個專枱,售賣黎智英的著作和論述……反對派別再說什麼言論自由被打壓,「我認真地在書展逛了大半天,得出一個總結:那徹頭徹尾是一個黃思想大解放的地方,『洗腦』隨時是從書展開始」。

對此,署名關昭的時評文章認為,保安局剛根據《社團條例》宣佈,對「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黨」明令禁止其運作,但在書展一些攤位上,赫然有多本公然鼓吹「港獨」的書刊展出和發售,這不是唱「對台戲」嗎?書展必須立即取消「港獨」書刊的展示與出售,才符合市民和社會利益。

香港「八零後」林匡正那本鼓吹港獨的《香港自決》依然在擺賣。作者不僅主張「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公投自決,天經地義」,更聲稱「獨立建國」是人權。書中有多名「港獨」倡導者的文章,有「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青年新政」的梁頌恆等。陳浩天在文章裏說,「我們必須摒棄中國人身份,確立自己香港人的身份,繼而追求『香港獨立』」,「『香港獨立』是我們唯一生路」。

就是這位林匡正,繼二零一七年書展出版《獨立》和《革命》兩本書,時下又推出《反共》與《排華》兩部新書。次文化堂出版社社長彭志銘對亞洲週刊說,一本書叫《獨立》,一本書叫《革命》,書店一看到這書名都不願意進貨,書店不賣,在網上一年也只賣了一百多本。其實,《獨立》既不是講港獨,也不是講台獨,而是講全球各國獨立史,比如美國獨立、新加坡獨立、印度獨立。這本《革命》,不是講魚蛋革命、雨傘革命,而是講辛亥革命。誰知道就是因為這書名,《獨立》、《革命》,書店不願賣。這本《反共》,說的不是反中共,而是批評共產主義。那本叫《排華》的是講印尼等很多國家排斥華人,記錄一些有歷史價值或者有教育意義的東西。彭志銘說:「我記得一九七八年,李洪林是當時的中央宣傳部理論局副局長,他那時剛出讀書創刊號,他寫了一篇序就叫《讀書無禁區》。我經常記起這段話,我們不應該有自我限制,要提升我們下一代人的知識,讓他們見識更多。思想上就會有盲點,對國家、對人的本質都是不好的。」彭志銘說,「我們不支持港獨,但作為出版人要有這樣一個心態,不支持不代表不讓別人講話,如果他犯法就依法處置,如果他沒犯法,就應該給他一個討論空間」。

七月二十一日,由亞洲週刊、零傳媒、明報出版社聯合出版的時評文集《香港超越內耗》,舉辦論壇暨新書簽名發布會。在整個書展期間,出版時評文集而舉辦論壇的,這是唯一一項讀書活動。三百人會場爆滿,主辦方在主會場邊上開啟視頻會場作現場直播,讀者也坐了大半。此書十二萬字,十五位作者的七十多篇時評,探討香港現有問題和未來出路,涵蓋政治亂象、教育缺失,中國內地與香港互補發展的展望。

論壇主持是鳳凰衛視「名嘴」何亮亮,上台演講的有亞洲週刊總編緝邱立本、專欄作家屈穎妍、香港科技大學榮譽大學院士雷鼎鳴、香港浸會大學協理副校長楊志剛、香港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陳建強、資深傳媒人潘麗瓊和阮紀宏等。他們批反對派為「港獨」護航,「港獨」主張背後確實有行動支持,強調分裂主義言行不屬言論自由與結社自由範疇。

論壇進入讀者提問時,坐在台下讀者席的張達明率先走到台前提問,他是當下的新聞人物,他編著的新書《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象的幕後黑手》(三思文商傳訊有限公司)掀起話題熱浪。作者曾經是真普選聯盟、民主動力前召集人鄭宇碩的前助理,他在書中爆料披露鄭宇碩勾結「台獨」、煽動「佔中」的證據。他說,他出書,曝光不少內幕,但一些香港人不信,一些傳媒不信,他向讀者聽眾展示帶到現場的一些文件證據:「華人民主書院」申請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資助計劃書,及二零一二年獲批四萬五千美元的電郵等證據,還有「真普聯」於二零一三至二零一四年間的會議記錄,重申鄭宇碩與NED等外國組織有聯繫。

多元包容的香港文化,相對自由與寬鬆的香港社會,令兩岸三地乃至海外作家與讀者能聚焦這彈丸之地,這或許正是香港書展長盛不衰的原因,讓香港書展成為華文世界每年夏日不可或缺的話題之一。

香港書展揭幕前十二天,在廣州舉辦巡迴路演,主辦方看好粵港澳大灣區,特別是廣州地區讀者成為香港書展不可忽視的重要讀者群。出乎人們意料的是,涉及粵港澳大灣區的話題書籍銷量不錯。超媒體出版經理王淑蓮說,《走進大灣區——港商如何落地前海/橫琴/南沙》評述走進大灣區的成功之路,每天售出至少百本,多次急著補貨,購書者多是年輕人,對前往大灣區創業抱有興趣。據悉,這一「熱銷」現象推動香港出版一些大灣區和北上話題書,一本由律師撰寫的《港人北上必讀:不可不知的中國法律問題》正加快推出中,此書力圖輔助港商和北上青年創業時要面對的法律問題。《香港人看得懂的中國稅(入門篇)》,有助讀者適應新變化的大灣區和內地稅制。

來自北京的外文局展台,陳列著外文出版社出版的多語言版本《習近平談治國理政》,這是與往屆書展不同的新亮點之一,今屆書展多了與中共總書記有關的書籍,在距離外文局不遠的另一個展台,就擺放著陝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梁家河》,此書是描述習近平年輕時經歷的紀實文學,時下成為熱議的網絡話題。這些書在香港書展人潮中顯得冷清而乏人問津。來自北京的一位工作人員坦承,這些書專業性強,香港一般讀者對這類官方出版的政治類書籍興趣不大,再說簡體字版也減弱香港讀者閱讀興趣,來購買的主要是香港理論研究者、媒體人和一些研究機構和社會團體。

政治禁書依然是話題

在香港書展大大小小攤位上,政治類書籍可謂不冷不熱,政治禁書依然是熱議話題,今屆香港書展上關於「禁書」的話題,大多讀者感受的趨勢是,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後,禁書已逐漸式微,更有輿論作出「香港禁書已死」的判斷。所謂「禁書」是指有關中南海高層紅牆秘史的書籍,有的是曾在中共體制內身居要職者或其親友的口述歷史,也有一些海外民運與政治學者的時局分析,更多的是胡編亂造的中共政壇高層權鬥內幕,內容真假程度與品質參差不齊,卻因能滿足人們對中共高層內部神秘運作的好奇,長期受內地讀者追捧,香港讀者原本就興趣不大。

在田園書屋、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等展台上,依然展出一些被中共視為「禁書」的政治讀物,吸引不少內地讀者。中共十八大以來,海關對來自香港的政治類書籍嚴加攔截,令此類書主要銷售對象的內地讀者很少再購買。有來自上海的讀者說,那些胡編亂造的中共高層內鬥的書,禁了也罷。他買了三本頗有保留價值的「禁書」,鄭重的《張春橋:一九四九及其後》(中大出版)、聶元梓的《我在文革漩渦中》(文革歷史出版)、陳楚三的《人間重晚晴——一個所謂「紅二代」的人生軌跡》(明鏡出版),他兒子在香港工作,會分批讓孩子帶書闖過海關。

五十七歲的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李莊,七、八年前寫了自傳,講述自己與當年重慶「唱紅打黑」的叫板過程,一直在北京有關部門審查中,看來就是一本「禁書」,他又不願意先在香港出版。在今屆書展,「名作家講座系列」二十一場講座中打頭陣,講題是《薄王遺毒與中國法制》,剖析薄熙來、孫政才遺毒,期待習近平掃黑除惡。在這一講座系列中,接著開講的是來自湖北的作家野夫(鄭世平),他的許多作品在內地也是「禁書」,二零一七年,香港書展主辦方邀請他來香港演講,被禁止出境而香港行程受阻,今次他的講題是《從踐行到見證——一個自由作家的十年》,被視為「一生叛逆」的他說,「憤世嫉俗是為了讓世界更美好」。

香港書展主辦方貿易發展局與亞洲週刊和明報合辦的「名作家講座系列」共二十場熱爆書展,一批知名作家的作品分享會,聽眾連場爆滿。截至書展第三天,尚未舉辦的講座網上報名依然超爆,龍應台三千五百零一人,兩天前已停止報名,場內坐不下了;北島和芒克網上報名一千七百零七人,演講現場,最大演講廳坐了千餘人,爆滿了,只好加設視頻現場房;馬家輝和陳慎芝一千三百七十三人,幾米一千二百六十六人,余秀華和野夫一千零三十七人,劉以鬯紀念專場九百四十九人,李戡和李昕八百五十八人,作家朗誦會八百四十一人……還有台灣作家駱以軍、胡晴舫、幾米、蔡智恆,內地作家張抗抗、阿乙、香港作家李歐梵、李玉瑩、許子東、梅子、東瑞、周潔茹、日本作家李長聲、馬來西亞作家戴小華等。

七月二十二日,短髮白衣亮相的龍應台,為自己的新書《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以「人生裏有些事,就是不能蹉跎」為題,舉辦讀書會。她講述她和母親以及母親這一代人的故事。主會場會展會議廳一千八百人坐滿,邊上視頻直播現場兩個演講廳一千人坐滿,總計二千八百人。在場的讀者,據龍應台統計,八成五是三十歲以下,八成五是「大陸背景讀者」,這分為兩種,一是在香港生活多年的港人,一是特別為今天的讀書會跨境而來的大陸人,很多人帶著行李箱進場。

讀書會開始前,龍應台走到台前左邊第一排,那裏坐著來自台灣屏東縣的十六名中學生,這是台灣好基金會執行長李應平帶來的一個團隊。龍應台和他們握手合影。這些學生是受邀來到香港書展參加「我們一起閱讀的日子」讀書活動的,這一活動共有千名中小學生參與,其中有來自貴州的三十名學生,為期兩天的這一讀書活動由亞洲週刊和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辦,香港零傳媒協辦,這一活動已邁入第六屆,成為香港書展的一大品牌活動。用龍應台的話說,正是文化的力量,給兩岸三地的孩子們打開共同「悅讀」的大門。

在讀書會前的記者會上,龍應台說,她很久沒出新書了,這一次先後在台南、台北、新加坡、吉隆坡、檳城舉辦新書讀書會,最後來到香港,是她最為期待的,也是最為成功的。不只是因為香港這一場人數最多,而是因為香港讀書會讀者來自五湖四海,香港文化來自五湖四海,非常有華文世界的代表性,是具體而形象的一個縮影,寫書和寫文字能跟整個華文世界讀者溝通,文化是唯一能穿透一切的力量,她作為寫作的人只有一個護照,那就是漢字,這是她安身立命的東西,而不是限於哪一國哪一區,文字沒有疆界。對於華文地區在政治上、意識形態上的分隔,龍應台認為,文化是唯一的最重要的穿透高牆的力量,唯有當文字的力量穿過這種政治高牆時,人心才會相通。她寄望文字的力量去滲透、去穿透、去超越,這才是她必須要努力的。

本屆香港書展設有「八大講座系列」,除「名作家講座」系列外,還有「年度主題:愛情文學」講座系列、「英語閱讀與創作」講座系列、「世界視窗」講座系列、「本地文化歷史」講座系列、「寫意生活」講座系列、「心靈勵志」講座系列、「兒童及青年閱讀」系列。

今年香港書展以「愛情文學」為「年度主題」:問世間,情是何物?配合書展年度主題,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為此次書展特刊寫了篇以《愛情是香港的鑰匙》為題的序言,講述香港是言情小說的感情基地,「這座國際化的城市,見證了各種不同場景的愛情瓜葛,也讓小說家找到剪不斷理還亂的線索,浸淫在喜怒哀樂的情緒變幻中,譜寫一篇又一篇的愛情小說」。特刊的另一序言是香港貿易發展局副總裁周啟良所撰寫,他說,「要數最受歡迎的文學主題,『愛情』必佔一席……別看輕香港這蕞爾小島,卻是愛情文學的豐沃土壤……從一段愛情,側寫一個時代,看一個地方,是我覺得愛情文學最動人的地方」。

「愛情文學」也見證了香港這座國際化城市的歷史演變。書展特設「文間有情」展覽區,展示張愛玲、亦舒、深雪等十位香港代表作家的作品、手稿、珍藏、紀念品、戲劇電影作品等。為了配合「愛情文學」主題,大會還舉辦一系列相關講座。設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三樓展覽廳外的文藝廊「文間有情」,以上世紀九十年代為分界線,介紹十位香港具有代表性的愛情文學作家作品,包括張愛玲、徐速、亦舒、依達和林燕妮,而九十年代後以深雪、林詠琛、鄭梓靈、天航及Middle作為代表。

但「愛情文學」本身以及此次所列十大愛情文學作家,在輿論場引起爭議而引發連串風波。將張愛玲以愛情文學作家身份入選;將流行文學與嚴肅文學作家並置於「十大」的做法;最初入選名單內的張小嫻和李碧華婉拒邀請後,才將香港網絡作家Middle入選……這些都一時成為話題。不過,有評論說,何謂「愛情文學」,從來沒有一個準則,每年書展都得定一個主題,以「愛情文學」為主題也無可厚非,只是一種形式而已,聚集一批作家,當作一種文學現象討論,至於討論有什麼結果,可以說從來也沒什麼結果。為一份作家的名單爭吵實在是空對空,誰上誰下,吵到天塌下來也不會有結果。

村上春樹小說淫褻?

書展期間,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將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小說《刺殺騎士團長》(下文簡稱《刺殺》),暫評為第二類不雅物品,出售要「包膠」及附上警告字句。榆林書局、樂文書店、田園書屋、時報出版多個參展商措手不及,無奈將《刺殺》下架,並在展攤當眼處貼出告示。此書七個多月前在日本推出,已售出超過百萬冊,田園書屋今次由日本購入五百本,作為書展主打書籍,書展頭兩日已售出百本,負責人聲稱,原先預計書展期間能全部售完進貨,書都推出半年了,現在才評為不雅,打亂了銷售部署。

《刺殺》是一部充滿奇幻色彩的小說,描寫一名中年失婚畫家追尋自我的奇幻歷程。村上春樹小說一向不乏性愛描述,《刺殺》亦不例外。淫褻物品審裁處的決定惹來猛烈批評:雖然《刺殺》有性愛描寫,然而不應該將有關情節從整部作品割裂出來,斷章取義歸類為「不雅物品」。多間出版社七月二十一日發起聯署抗議,要求淫褻物品審裁處交代審裁理據和撤回上述評級,至二十四日已有二千一百多人簽名,聯署人將有進一步行動。

每年香港書展總能看到各大宗教組織設立的攤位,包括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孔教。在讀者人潮中,宗教組織成員喜悅、平和,拿着書刊與讀者分享信仰。這正是修行人與眾生的緣分。法鼓山攤位上大展板正中有一大「禪」字,題為「禪藝生活」。每晚十時,書展的廣播敦促讀者離去,此時法鼓山義工在攤位排列兩行,雙手合十,面向「禪」字。法師用鼓棍打擊法鼓,初時鼓聲鳴響,後漸漸疏遠,香港書展折射的多元化光譜,也隨著鼓聲向全城瀰漫……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