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兩國正快速滑向「修昔底德陷阱」



未普

自從1972年尼克松訪華以來,美中關係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糟糕,未來數月甚至會更糟。已經被美中兩國學者討論了無數次的「修昔底德陷阱」(The Thucydides Trap),在貿易戰的硝煙中,已經清晰可見。

發明「修昔底德陷阱」這一概念的哈佛大學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最近一段時間裡,與許多美中領導人討論美國和中國能否逃脫「修昔底德陷阱」。艾利森說,如果修昔底德在看,他會說雙方都完全按照劇本加速推進,引發的碰撞將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災難。

這種對美中關係的悲觀看法,如今在美國的學者和智庫中相當普遍。《財經》駐華盛頓特派記者金焱的一篇文章最近在微信世界裡被中國網監部門廣泛封殺,題為「鬧到這個地步,中美能否再回到從前?」金焱在文章中談與美國精英的一些對話,披露了美國學者和智庫對美中關係走向的消極、沮喪與悲觀。

美國精英主流認定,中國改革開放不是在前進,而是在倒退。當年曾經力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很多美國精英感到受了蒙騙和背叛。而那些深入了解中國社會的學者和記者,更是對中國感到無比失望,進而成為最尖銳的中國批評者。

中國方面的一些學者也很悲觀。他們認為,美中合作已經失去了基礎。他們說,現在的感覺比當年發生撞機、炸使館這樣的惡性事件時還要糟糕。在冷戰時期,美中合作共同對付蘇聯;冷戰後,兩國有共同經貿支撐兩國關係;911後,兩國有共同反恐的需求。現在,他們突然發現,如果貿易這個美中關係壓倉石也要完蛋,要靠甚麼來支撐美中合作?

鬧到這個地步,美中關係還能回到從前嗎?美國精英和多數中國精英都認為,中美關係回不到從前了。有中國精英認為,回不去的原因是,中國不可能自我削弱。他們承認,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是華盛頓的新共識,但認為這種共識的危險在於,它無疑將使得那些反對深化政治和經濟改革的北京人士獲取權力。依我看,過去美國精英主流可能會對此感到擔憂,但現在他們不願再對中國改革抱有任何期望,因為他們已經認定,中國根本不可能真的搞甚麼政治和經濟改革了。

美中關係正向不可逆的危險方向滑進,「修昔底德陷阱」就在眼前!

依我之見,美中要想避免真的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一方必須服軟。現在看,美國方面絕不會後退。美國當然不滿中國政府拒絕擁抱民主制度和市場經濟,不滿中國向世界推銷其中國模式,但實際上,美國更不滿的是中國意欲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老大。奧巴馬在執政後期就屢次強調,美國絕不當老二。特朗普當選後,儘管他在很多方面逢「奧」必反,但在與中國老大老二的競爭中,他和奧巴馬的主張其實並無二致。不過在手段上,特朗普比奧巴馬狠得多,徹底得多。他甚至可以不在乎,為了保持老大地位,即便栽進「修昔底德陷阱」也在所不惜。這是因為,美國民意的支持給他提供了可以肆無忌憚地對付中國的根本保證。

特朗普的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Stephen Bannon) 對中國的判斷,應當說對特朗普很有警醒作用。班農曾說,美國同中國正在進行一場贏者通吃的較量:「我們正在與中國打經濟戰。25或30年內,我們中的一個將成為霸主,如果我們沿著(目前)這條路走下去,霸主將是他們」。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如果不妥協,栽進「修昔底德陷阱」已經不是是與否的問題,而是早與晚的問題。眼下的美中關係,借不斷加碼的貿易戰,正在迅速滑向「修昔底德陷阱」。中國借這個貿易戰讓步、妥協和全面改革,是避免滑向「修昔底德陷阱」的唯一出路。

但是有中國學者說,如果美國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很可能會讓中國變得更加強硬,鐵下心來與華盛頓展開激烈而全面的競爭,美國是否準備好迎接一場新的冷戰呢?我認為,美國朝野和美國社會通過長時間的親身感受、檢討與反思,已經準備好了。沒有準備好的反倒是中國。中國準備好了和美國進行全方位的長期的對抗嗎?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