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香港這隻雞 更怕的是不鳴的蟬

關於香港書展新聞報導最觸目的,應該是村上春樹的《刺殺騎士團長》被淫褻物品審處列為第二級不雅物品,書展要下架不能販售,只為書中涉及一些性事描繪,比老師學者推介的經典《紅樓夢》更詳盡一些而已。香港有團體抗議當局決定令香港蒙羞,此事也受到台灣媒體重視,得以上報。

如果不是拜村上盛名在外,換上香港本土作者一枚,大概不會讓臉面丟出國際。村上著作竟然成為不雅物品,於村上本人絲毫無損,傷害到的是香港文化氛圍,反映官僚眼光越來越保守:喔,這樣就叫淫褻,若我是小咖小說作家,又沒打算往山寨版《肉蒲團》發展,往後要反映人之大慾的真實情節,還是收斂點好,免得連累書商,畢竟在書店封面要套上一件「皇帝的新衣」,影響銷量。好在舉凡與色情有關的禁書,越禁只有越紅,有心人只要有心,嚇不倒熱心的色情文字創作者。

有人認為是村上本人大力支持香港爭取普選的雨傘運動,所以又是政治迫害,我不認為那批委員有想那麼遠,他們的聯想力只延伸到被他們評為不雅的事,瞥見黑影就開槍,看到大衛像就想到出頭鳥。我覺得主要是沒事找事做,這個沒事不表示閒著無聊,而是坐了這個位置,沒事可做,一本二到三級的淫褻不雅都沒挑出來,如何成立自己存在的必要喔。

書名敏感書商拒售

書展期間,還有一宗小事,意義卻更重大,影響更深遠。

有小本經營的書商舊事重提,去年有位作家出版了兩本書,一本叫《獨立》,一本叫《革命》。大家猜猜裡面都說什麼?我最初想,喔,莫非是講香港?講政治現況的,否則怎麼書商會說,全港最大書店,幾乎壟斷了書籍公開銷售渠道的三聯、中華書局、商務(簡稱三中商)都不肯出售,不敢選上這兩本書?

原來不,原來只是一場可悲的誤會,這兩本書是講全世界不同地方革命以及獨立的歷史,名副其實的歷史書,講歌名,卻跟中共政權無關,跟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革命無關,於文化大革命無關;講獨立,講愛爾蘭跟克羅埃西亞獨立史,獨獨跟港獨台獨什麼什麼獨無關。

雖說三中商所屬聯合出版集團是中資,老闆由北方來,以中港政治為題的書已成禁忌,一律下架,但這次烏龍事件,是負責揀選書籍的人成為了標題黨,誤會了?我想不至於那樣兒戲,也不至於怕成那樣,畢竟其他世界歷史、大陸作家自己寫民國以前的歷史書,無論是正說還是戲說,依然光明正大在擺賣。這起「獨立革命」事件,起源應該是執行過當。

上面有指令不容許甲乙丙,下面執行人為保安全,連丁也叮叮一聲否決了,豈不更省事?那書叫「革命」還好,叫「獨立」,今時今日在香港何其敏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跟上面淫審處沒事找事做不同,卻有異曲同工之效,姑且名為寒蟬效應。

之前名聞國際的「銅鑼灣書店事件」(想了解事件始末讀者可自行網搜,此事對台灣戒嚴時期有經歷有認識的人,應該會覺得似曾相識),可以說是殺雞儆猴,殺掉的那隻雞,是小書店老闆,以及不斷啼叫中國政治秘辛的書,事件唯一一個尚有機會公開露面的經營者,現在只能在台灣繼續經營小書店。雞封殺了,猴子在哪?孫悟空並沒有屈服在佛祖的五指山下,繼續趴趴走,只不過要掌握一手擦邊球的技術。事實上,中國內地寫辛亥革命,寫明清戲說史書的一大堆,內裡有沒有借古諷今,隱藏了什麼密碼,由有心人自行聯想,死無對證,雖然出版要審查,但拿了批文就過關了。

無準則反自我審查

在香港,尚未有書籍審查這回事,所以就出事了,因為出版社與作者會自我審查,既然「革命」與「獨立」那麼敏感,連以上兩書都不能在大書店寄賣,又不知道你準則在哪,要寫的一幕千千萬萬,若非有準備當烈士的決心,不如寫別的題材,保家宅平安。此乃寒蟬比殺雞更有厲害的地方,雞晨起即啼,是生理需要,蟬可鳴則鳴,聲音有比較若隱若現,從此啞了也無人知曉。(有關話題,下一封蘋中信待續)

林夕 作家、作詞人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