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談《台灣前途決議文》

杭之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賴揆日前詮釋他說的「務實台獨」。他說,「其實我所謂的務實台獨,就是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而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內容,就是「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她的名字叫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台灣的前途只有兩千三百萬人民可以決定」。

賴揆這時為什麼說這些,我不清楚。但是,從1991年「藉著冷戰體制瓦解,自由、民主、自決思潮全面獲勝之際,通過黨綱修改,主張台灣主權獨立」以來,所謂「台獨」議題一直糾纏著民進黨,是價值護持,也是幽靈籠罩;是內聚的精神原點,也是現實的「阿基里斯之踵」。

1999年,面對總統大選的政治新局,在黨綱之外通過的決議文,事實上弱化了原黨綱中主張「獨立建國、制定新憲」的激進性,從事實的角度詮釋了當前的政治現狀,即:主權獨立,國名叫中華民國,不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任何獨立現狀的更動,必須公投決定。

就現實而言,除了公投的主張,這些只是政治現狀之事實描述。而公投的主張,除了綁住「統一」,事實上也綁住了「獨立建國」。換言之,即使民進黨自己要「獨立建國」,也要受公投的制約。這就讓現實政治上可能刺激區域安全的因子穩定下來。20年前民進黨這一面對現實的務實調整,一直被激進者批評,但不可諱言,它仍是當前可被民進黨內各方包容的最大公約數。就此而言,蔡總統上任以來以「維持現狀」為兩岸政策主軸,賴揆以「決議文」來詮釋其聽起來聳動的「務實台獨」,都可以在黨的論述基礎上找到其脈絡。這論述的關鍵性核心是「主權」,即,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

難以單方意志解決

然而,這正是北京終極不能接受的地方。在北京看來,從《台灣前途決議文》一直到蔡總統的就職演說,處理了現階段不會宣布獨立的問題,但沒有處理兩岸是什麼關係的問題,所以定位為「未答完的考卷」。可想見,從台灣的立場,要「答完」北京已有答案的考卷,不容易。關鍵還是前述民進黨論述的核心,主權。台灣有主權嗎?中華民國有主權嗎?

這問題,民進黨有主張,國民黨原來也有主張,但現在比較低調模糊,有時甚至「半失語」。但不管怎樣,以當前台灣的政治氛圍,要找出一個在這議題上面對北京的最大公約數,是有可能的。但這個公約數北京未必願意接受。

1972年2月,尼克森訪中。他在夏威夷短暫停留時記了3點提醒自己的摘要:他們要什麼?我們要什麼?雙方都要什麼?每一點各有3個他歸納的簡潔答案。尼克森那次中國行,改變世界戰略格局,建立中美基本不壞的新關係,40多年後才出現比較大的動盪但不知結局為何。他記的9個要點,有的已成歷史事實,有的還是現實問題。其得失可以反思,但不管怎樣,那半世紀基本是和平的。

世局混沌,兩岸嚴峻。民進黨在野時幾次論述反思,都是面對現實困頓時。現在執政,不能只是論述,必須思考對立的意志如何使用力量解決爭執。同樣,想解決這問題的北京,也必須了解,問題不可能在單方意志下解決。也許,尼克森那個思維框架可以參考吧!這應該是務實的現實主義。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