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的誕生地」——曾經屬於俄羅斯的美國島嶼

遙遠的阿留申群島(Aleutian archipelago)中的烏納拉斯卡島(Unalaska Island)在二戰期間曾是戰場
遙遠的阿留申群島(Aleutian archipelago)中的烏納拉斯卡島(Unalaska Island)在二戰期間曾是戰場。

約翰·扎達 John Zada

遙遠的邊緣地帶

美國偏遠的島嶼烏納拉斯卡島位於北太平洋與白令海(Bering Sea)的交匯處,跨越了北美向亞洲西伯利亞過渡的邊界海域。

這個島比夏威夷更靠西;它位於東亞的尖端,是阿拉斯加州(Alaska)最偏遠和獨特的社區之一。

美國偏遠的島嶼烏納拉斯卡島位於北太平洋與白令海(Bering Sea)的交匯處,跨越了北美向亞洲西伯利亞過渡的邊界海域。這個島比夏威夷更靠西;它位於東亞的尖端,是阿拉斯加州(Alaska)最偏遠和獨特的社區之一。
美國偏遠的島嶼烏納拉斯卡島位於北太平洋與白令海(Bering Sea)的交匯處,跨越了北美向亞洲西伯利亞過渡的邊界海域。

"風的誕生地"

阿留申群島是一個長達1100英里的火山群島,向西弧形延伸600英里,一直到達俄羅斯堪察加半島(Kamchatka Peninsula)。烏納拉斯卡島是阿留申群島的一部分,是地球上除極地以外環境最嚴酷的地區之一。

常年狂風吹襲的海岸線崎嶇不平,大部分險峻陡峭,幾乎全無樹木。

由於阿留申群島位於環太平洋火山地震帶(Pacific Ring of Fire)——世界上地震最活躍的地區之一——地震非常普遍,島鏈上的70座火山中有一半在過去250年裏爆發過,其中包括烏納拉斯卡島上活躍的馬庫申火山(Makushin Volcano)。

"風暴的搖籃(Cradle of Storms)"和"風的誕生地(Birthplace of Winds)"是阿留申群島兩個當之無愧的綽號。
"風暴的搖籃(Cradle of Storms)"和"風的誕生地(Birthplace of Winds)"是阿留申群島兩個當之無愧的綽號。

"風暴的搖籃(Cradle of Storms)"和"風的誕生地(Birthplace of Winds)"是阿留申群島兩個當之無愧的綽號。

在鄰近海域產生的相互衝突的天氣系統會導致氣旋風暴、颶風、暴雨和濃霧,對加拿大大部分地區和美國大陸的天氣造成顯著影響。

九千年的文化

今天大約有5000人以烏納拉斯卡島為家,包括漁民和當地的烏南加人
今天大約有5000人以烏納拉斯卡島為家,包括漁民和當地的烏南加人。

今天大約有5,000人以烏納拉斯卡島為家,包括漁民和當地的烏南加人(Unangax,音Oo-Nung-akhh)。烏南加人也被稱為阿留申人,已經在群島和阿拉斯加半島的部分地區生活了至少9,000年,創造了一種利用陸地和海洋所能提供的一切資源,物盡其用的生活方式。

但是在過去的幾個世紀,由於疾病和緊隨殖民主義而來的本土文化的逐漸衰退,烏南加人的人口急劇下降。

今天,在阿拉斯加和阿留申群島大約只有3,800名烏南加人。其中約有200人依然居住在烏納拉斯卡島,包括24歲的莎伊拉·莎士尼科夫(Shayla Shaishnikoff)和她17歲的弟弟塔隆(Talon Shaishnikoff)。

俄羅斯在美國的一部分遺產

烏納拉斯卡島的聖升天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Ascension)(如圖)是為數不多的保留下來的俄羅斯東正教教堂之一。
烏納拉斯卡島的聖升天教堂是為數不多的保留下來的俄羅斯東正教教堂之一。

1741年,丹麥探險家白令(Vitus Bering)和他的俄羅斯同事奇裏科夫(Alexei Chirikov)成為第一批造訪阿留申群島的歐洲人。此後,大批蜂擁而至的俄羅斯皮貨商聚集到這個群島,捕獵海獺(sea otters)和海狗(fur seals)。在18世紀晚期,這些島嶼成為俄羅斯帝國的殖民地。如今,許多居民仍保留俄羅斯姓氏。

俄羅斯東正教會(Russian Orthodox Church)追隨毛皮獵人而來,在島上建造小型的教堂,並使得許多烏南加人皈依東正教。雖然美國在1867年從俄羅斯購買阿拉斯加時獲得了對阿留申群島的控制權,但俄羅斯東正教的遺產卻保存了下來。

烏納拉斯卡島的聖升天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Ascension)(如圖)是為數不多的保留下來的俄羅斯東正教教堂之一。建於1896年,是北美最古老的十字形教堂,其原址上曾於1808年和1825年建過更古老的教堂,已經無存,但現今的聖升天教堂內還保留早期教堂的原始聖像和室內部分。

"一個難以置信的榮譽"

然而,儘管如今居住在島上的100多名烏納拉斯卡人接受過東正教的洗禮,但只有大約不到12人會參加貝雷斯金神父每周的崇拜儀式。
然而,儘管如今居住在島上的100多名烏納拉斯卡人接受過東正教的洗禮,但只有大約不到12人會參加貝雷斯金神父每周的崇拜儀式。

貝雷斯金(Evon Bereskin)神父是烏納拉斯卡島唯一的基督教東正教神父,也是聖升天教堂的守護者。作為一名烏南加人,他在2013年接管了該地區的宗教事務,現在負責監管阿留申群島的烏納拉斯卡島、尼古拉斯基(Nikolski)、阿庫坦(Akutan),以及普裏比洛夫群島(Pribilof islands)的聖保羅島(St Paul)和聖喬治島(St George)的所有教區。

他對我說。"我是這座驚人的遺跡建築的守護者,對此我身懷敬畏,這是一種難以置信的榮譽和責任。"

自從成為教會領袖以來,貝雷斯金神父已經開始籌集資金以修復飽經風雨和歲月侵蝕的教堂及教堂的聖像。他還將他的崇拜儀式改為英語(之前是用烏南加語和舊斯拉夫語),以便參見崇拜儀式的信徒更容易接近。

遭受攻擊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美國在阿留申群島的駐軍和商業活動很少。阿留申群島在地理位置上更靠近東亞地區,因此在日本轟炸珍珠港(Pearl Harbor)事件後很容易受到日軍攻擊。

1942年6月3日和4日,兩艘日本航空母艦上的飛機襲擊了位於烏納拉斯卡島北部海岸的烏納拉斯卡鎮荷蘭港(Dutch Harbor),造成50人死亡。

美國海軍在戰爭中徵用的客貨載運蒸汽船"西北號(SS Northwestern)"(如圖)在日本對荷蘭港的襲擊中被摧毀。
美國海軍在戰爭中徵用的客貨載運蒸汽船"西北號(SS Northwestern)"在日本對荷蘭港的襲擊中被摧毀。

幾天后日本軍隊入侵吉斯卡島(Kiska)和阿圖島(Attu),這兩個島位於阿留申群島的最西端(分別距烏納拉斯卡島670英里和850英里),目的是對美國造成一種心理上的打擊,並迫使美軍從中央太平洋戰區,即中途島之戰(Battle of Midway Island)即將開打的海域撤退。這是自1812年英國入侵美國以來,美國本土首次被外敵入侵。

美國海軍在戰爭中徵用的客貨載運蒸汽船"西北號(SS Northwestern)"在日本對荷蘭港的襲擊中被摧毀。其鏽跡斑斑的船體今天仍然浮在海面之上,如同幽靈一般,提醒人們這裏曾有一場血腥的戰爭。

被遺忘的戰役

隨著歲月的過去,發生在這裏的戰役基本上被世人遺忘了。
隨著歲月的過去,發生在這裏的戰役基本上被世人遺忘了。

在荷蘭港遇襲後的幾個月內,美國和加拿大部署了14.5萬名士兵保衛和奪回被佔領的阿留申群島。他們建堡壘、大炮和地堡保衛這些島嶼,就像這張在荷蘭港停泊的邦克山號航空母艦(Bunker Hill)上拍攝的照片裏所見。

一個可以俯瞰烏納拉斯卡灣和幾英里外的白令海的更大的基地,位於附近的巴利胡山(Mount Ballyhoo),也就是眾所周知的舒瓦卡堡(Fort Schwatka)。這座軍事要塞曾經包括100座建築,建造標凖能抗地震和颶風級風暴。

一場史詩般的但又慘烈無比的戰役在這荒涼惡劣的地帶爆發。戰鬥雙方都有數千人陣亡——其中許多人是因為遭遇了島上惡劣的天氣。到1943年8月,日軍被驅逐出阿留申群島,隨著歲月的過去,發生在這裏的戰役基本上被世人遺忘了。

痛苦的記憶

照片中的烏納拉斯卡社區蝕刻石板是對那段黑暗時期的紀念。
照片中的烏納拉斯卡社區蝕刻石板是對那段黑暗時期的紀念。

在日本發動襲擊之後,美國軍方命令烏南加人強制撤離阿留申群島,以確保他們的安全,並為抵達的軍事力量做好凖備。居民們提前不到一天才接到通知,每人只允許帶一個手提箱,而且不知道他們要去哪裏,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可以回來。總共有881名烏南加人被驅逐出整個群島的9個村莊,並在阿拉斯加東南部溫帶雨林的廢棄罐頭廠被關押了3年。

許多人以前從未離開過他們的家園,更不用說見到樹木了。由於住房和衛生條件惡劣以及衛生保健設施很少,大約有10%的難民營人口死亡。那些在1945年回到烏納拉斯卡島的烏南加人髮現,他們的村莊要麼被洗劫,要麼被燒燬一空。

20世紀80年代,烏南加人與同樣在戰爭期間被拘留的日裔美國人一起,對他們遭受的虐待和權利被剝奪提出了起訴。1988年,一項賠償法獲得通過,給烏南加人財政賠償,並由美國國會和總統向烏南加人作出道歉。這張照片中的烏納拉斯卡社區蝕刻石板是對那段黑暗時期的紀念。

捕魚聖地的興起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烏納拉斯卡成為美國商業漁業的中心,時至今日,捕魚業仍在這個島嶼佔統治地位。

每年有來自14個國家的400艘船隻在這裏入港,捕魚量達數億磅。
每年有來自14個國家的400艘船隻在這裏入港,捕魚量達數億磅。

荷蘭港帶來的海產品比其他任何美國港口都要多(這是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的熱門真人秀節目《致命捕撈(Deadliest Catch)》中主打的交貨港)。

每年有來自14個國家的400艘船隻在這裏入港,捕魚量達數億磅——約佔整個美國捕魚業的10%。大比目魚、鮭魚、鯡魚和幾種不同種類的螃蟹都是在附近海域捕撈。

麥當勞的麥香魚(Filet-o-Fish)的來源地

阿拉斯加鱈魚佔島上所有海產品的80%,這種魚類用於生產魚油、魚片(用於冷凍魚棒和麥當勞的麥香魚漢堡)和魚肉醬(仿蟹肉)等產品。

每年有來自14個國家的400艘船隻在這裏入港,捕魚量達數億磅。
島上最大的海產品加工廠"統一海洋(UniSea)",擁有阿拉斯加所有漁場中最高的環境標凖。

島上最大的海產品加工廠"統一海洋(UniSea)",擁有阿拉斯加所有漁場中最高的環境標凖,包括可追蹤的海產品和最低的意外捕撈量。

"統一海洋"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恩洛(Tom Enlow) 也是烏納拉斯卡島的本土居民。他說,"我們把鱈魚的每一個部分都物盡其用,沒有什麼可浪費的。魚油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可再生的碳氫化合物,可以為我們的工廠和工人宿舍提供能源和供暖,從而抵消了柴油的燃燒。"

豐富的海洋生物

阿留申海岸也是大量海鳥築巢繁衍之地,海鳥數量之大,比美國其他地區的總和還要多。鳥類愛好者們從世界各地遠道而來,觀看各種各樣的水禽,尤其是極為罕見的須海雀(whiskered auklet)。
阿留申海岸也是大量海鳥築巢繁衍之地,海鳥數量之大,比美國其他地區的總和還要多。鳥類愛好者們從世界各地遠道而來,觀看各種各樣的水禽,尤其是極為罕見的須海雀(whiskered auklet)。

除了豐富的魚類,烏納拉斯卡島營養豐富的水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哺乳動物聚集地之一,這裏有逆戟鯨(orcas)、多爾鼠海豚(Dall porpoise)、海獺、港海豹(harbour seals)和鯨魚(座頭鯨、領航鯨和長鬚鯨)。5月到7月之間,斯特勒海獅(Steller's sea lions)會聚集在被稱為群棲地的孤立的岩石上交配並產仔。

阿留申海岸也是大量海鳥築巢繁衍之地,海鳥數量之大,比美國其他地區的總和還要多。鳥類愛好者們從世界各地遠道而來,觀看各種各樣的水禽,尤其是極為罕見的須海雀(whiskered auklet)。

陸地之上

與此同時,在烏納拉斯卡島的山徑徒步旅行會讓你探索這個島嶼的偏遠角落。當你穿越起伏的高山草甸和壯闊的山峰,你能感受到阿留申群島真實的靈魂。

自然環境雖然如此之惡劣,但這些詩意的、抒情的風景則讓這裏嚴酷、有時極之難以忍受的環境也會變得柔軟而可親起來。

當你穿越起伏的高山草甸和壯闊的山峰,你能感受到阿留申群島真實的靈魂。
當你穿越起伏的高山草甸和壯闊的山峰,你能感受到阿留申群島真實的靈魂。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