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府怎麼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當人民聽見蔡英文總統、行政院長賴清德、內政部長徐國勇等人近來幹話連篇,看見陳建仁副總統在南部水災慘重之際攜家帶眷去金門度假,引發民眾反感,迫使蔡總統等人不得不以各種形式表達歉意,但大家其實對於政治人物的道歉並沒有多大興趣和感覺,大家疑惑不解的是為什麼這些曾經被人民賦予高度期待的政治人物,如今竟然變得令人如此陌生?或說為什麼變得如此熟悉,居然和他們自己過去批評最激烈的國民黨如此神似?為什麼從謙卑到傲慢,可以如此迅速且無縫接軌?

民進黨不久之前還是台灣最接地氣的政黨,黨內也有一群最能精準掌握群眾心理的政治人物,「謙卑」則是蔡政府上台後執政守則的天字第一號訓令,可是兩年多來人民卻逐漸發現民進黨變了,一場823水災更是令人驚覺,民進黨政府領導層已經可以把各種幹話說得這麼流暢,看問題的視角變得非常雲端,做決定的判斷力則與社會情感絕緣。

權力是同理心死敵

簡言之,就是民進黨領導層對人民的同理心就算還未完全消失,恐怕也存貨不多,否則過去有誰能想像會看到蔡總統搭著雲豹裝甲車俯視災民並且微笑揮手的畫面,誰能想像副總統會在水災期間帶著全家人去度假,又怎能想像會聽到行政院長說「請批評的人來當上帝,選擇這樣的雨量,看看下在哪裡不會淹水」如此結構完整,顯然事先備妥的幹話!

不必懷疑,權力是謙卑與同理心的死敵,是隔絕群眾的高牆,權力自然形成的傲慢,則是幹話製造器的電源,權力者不假思索及自認理所當然的言行,在大眾眼裡,通常就是不知民間疾苦的冷感和昏庸,這裡沒有太多黨派或藍綠的差異,而是權力多寡或有無的矛盾。

蔡英文、陳建仁、賴清德和徐國勇應該用力想像一下,如果他們今天是在野之身,會如何質詢執政的自己?人們一定有幸聽到非常犀利且擲地有聲的論述批判,在野的4位也絕不會容許執政的4位,用那聽起來誠意有欠的道歉就輕易脫身,雞蛋裡總是可以挑出很多骨頭。而當朝的4位又將如何為自己辯解?答覆的內容應該會很像是由過去的國民黨所代為執筆。

這就是台灣的政治。平心而論,極端氣候撲來,成災事屬難免,元首搭乘裝甲車勘災,確有維安與效率的考量,副總統想要完成早已排定的度假,也是人情之常,畢竟政府運作應仰賴組織和制度,而非個人,但是當有權力的一方傲慢,失去權力的一方雞蛋挑骨,朝野之間就不會是相互監督競爭,而是報應的輪迴,當大事沒人聞問,專在細節上相互凌虐輕侮,道歉就至為廉價,民粹多於民主,退步多過進步。

施政淪為形式主義

當政黨輪替只是顏色輪替,施政淪為形式主義,勘災就算穿上青蛙裝徒步涉水,甚至遲早會有官員穿潛水裝潛下水底,但那又如何?只要傲慢心態未變,幹話沒說出口卻藏在心裡,朝野只想給對方小鞋穿,眼前這種輪迴與報應的鬼月戲碼,就會繼續沒完沒了演下去,直到大家都倒下去。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