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海中的燈塔

日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在向會員匯報近半年工作進度的信中,提及公會與北京大學合辦的法律課程,先是校方反對兩名公會所安排的成員參與教授課程,但就沒有表明反對原因。其後,戴啟思按慣例欲於6月前往北大出席課程的結業禮,卻在收到邀請信的一、兩日內,北大竟致電他指「一定不能前來」,同樣沒有解釋。公會執委會開會後,決定去信北大表達對相關決定感到失望,並決定暫停合辦有關課程。

外界有不少分析均指出,北大是次做法,絕對是針對公會的政治決定。本年初,公會改選時罕有地出現激烈競爭,有「人權大狀」之稱的戴啟思,擊敗立場保守、爭取連任的林定國。而戴啟思就任後,便盡責地捍衞法治,例如再三強調一地兩檢條例草案缺乏憲法基礎。對於近年千方百計衝擊特區法治的中共治港者來說,當然不能接受公會和戴啟思的言行,甚至會認為他們是挑釁,因而把公會視為「最大矛盾」,企圖透過是次北大事件來羞辱公會,一方面分化公會內部,另方面是要孤立公會,藉此殺一儆百,在香港社會製造寒蟬效應。

公會一直是中共統戰對象

事實上,公會過往向來是中共的統戰對象,因為過去50多年,公會主席均會為捍衞社會公義、法治、人權及自由,積極發聲,尤其是政治敏感的重要事件,他們往往都會走在最前。公會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就如怒海中的燈塔,時刻堅定不移地守護香港的法治、人權等核心價值,無論在香港以至國際社會,均極具公信力。因此,如果中共與公會能保持關係良好的話,就可藉此顯示中共尊重及認同香港的法治傳統。

可是,治港者近年卻明顯把法治視作障礙,因為他們眼中的一國兩制,顯然是重一國、輕兩制,只管強調中央對特區擁有全面管治權,以《憲法》取締《聯合聲明》,架空《基本法》對特區的保障。無奈,面對治港者此等目無法治的言行,身為北京傀儡的一眾特區高官早已是視若無睹,甚至厚顏地附和,而由保皇黨所主導的立法會,當然也只會大力支持。須知捍衞特區的法治及高度自治,本應是特區政府的責任,如今卻只有公會堅定如昔,仗義執言,直斥治港者的不是。故此,公會因而成為治港者所攻擊的對象,筆者委實並不感到意外。

縱然政治環境如此,但我相信公會不會因被打壓而屈服。雖然有人聲稱在中港兩者交流之間,增加差異、排斥、抗拒、對立,對一國兩制無好處,然而,公會伸張正義、捍衞兩制的立場乃是擇善固執,根本無錯,錯的是那些企圖利用破壞雙方交流來威脅公會噤聲的人。因此,筆者深信,公會經此一役,往後只會更加團結、更加堅定地捍衞特區的法治,向治港者的干預,更大聲地說不。

黑夜中,當風越來越急,浪越來越高,人們肯定更加珍惜燈塔之寶貴。大律師公會,加油!

李柱銘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