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中美貿易戰滑向「新冷戰」的選擇和策略

 

中美貿易戰的各方戰鬥中,歐盟的變數不斷成為一個關鍵因素,其不同立場可能導致貿易戰的四種不同結局。而中國應在其中謀求最優結局,利用貿易戰契機,把國內改革開放推向新高度。

封面 Aug
《超訊》2018年8月號

隨著7月6日美國對中國34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中國於10日列出新清單,擬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這標誌著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戰、步入新常態,並呈現持久戰和深度戰的態勢。不斷升級的中美貿易戰、科技戰,如得不到有效控制,有可能滑向「新冷戰」的深淵。冷戰曾經為世界帶來的巨大災難不堪回首,如何避免「新冷戰」成為中國應對中美貿易戰的首要目標。筆者認為,中國需要審時度勢,縱橫捭闔,根據主要「敵」友的態度,採取堅定、明確又靈活的對內對外策略。

各方博弈 歐盟是關鍵

在經濟全球化不斷深化、各國利益鏈相互交織的背景下,中美貿易戰不僅是「兩國在戰鬥」,歐盟、日韓、東盟乃至整個世界經濟體系都會捲入其中。中國必須「把敵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充分團結一切維護多邊經濟體系的力量,牽制和警醒美國,避免「新冷戰」。
在可團結的朋友中,東盟和日韓是最容易爭取的。中國連續九年是東盟第一大貿易夥伴,東盟各國嚴重依賴中國市場。日韓儘管在地緣政治方面是美國的盟友,但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性強,大量日韓零部件和中間產品通過中國組裝後出口美國,兩國從中獲得的實質經濟利益甚至要超過中國。有評論稱,日韓受中美貿易戰的衝擊一點也不亞於中國。尤其是韓國。韓國有關研究認為,因為中美貿易戰,韓國將損失20-30%的貿易量。因此,單就中美貿易戰而言,日韓與中國是利益共同體。

與東盟、日韓相比,歐盟是最大的變數。在這場貿易戰中,歐盟的心態極其複雜。歐盟與中國在維護多邊貿易體系、反對美國單邊主義方面立場是一致的,但在逼迫中國進一步開放市場和保護知識產權、減少政府補貼等方面又與美國有同樣的訴求。同時,歐盟輸華產品如汽車、飛機等與美國是競爭關係,中美貿易戰對歐盟有利,歐盟可以坐山觀虎鬥,享漁人之利。因此,歐盟的立場和態度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左右中美貿易戰的結局,如何最大限度爭取歐盟的合作是中國應對中美貿易戰的關鍵之一。

以次優、次劣為策略,謀求最優結局  

根據歐盟的立場和態度的不同,中美貿易戰有四種不同的結局,中國也應採取相應不同的策略。

第一種結局:最劣結局。如果歐盟選擇不與中國合作,轉而與美國合作,將形成美歐聯手對抗中國的格局。如果中國不從根本上做出讓步和犧牲,貿易戰會不可避免地演變為新冷戰。這是最壞的結局,中國必須要向歐盟曉以利害,並以實際的利益爭取歐盟合作,避免新冷戰的發生。

第二種結局:次劣結局。如果中國努力爭取並給予實際利益的情況下,歐盟仍選擇不與中國合作,甚至與美國結盟,為避免新冷戰的發生,中國應該向美國做出實質性妥協,以較大的犧牲中止或緩解貿易戰。在博弈過程中,如果中國單方面向美國開放市場而犧牲歐盟利益,比如在飛機、汽車等美歐競爭性產品上向歐盟關閉市場,如果歐盟認為犧牲過大,完全有可能轉變立場,不得不與中國合作,至少會保持中立,不打冷槍。因此,次劣結局博弈也可以作為中國爭取歐盟合作的策略,該結局也可以避免。

第三種結局:次優結局。如果歐盟選擇與中國合作,在日韓、東盟和依賴中國市場的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支持下,就有可能形成除美國之外的全球經濟新體系。中國應該呼應歐盟關切,給予歐盟實質利益,進一步向歐盟開放市場,特別是把原屬於美國的汽車、飛機等市場份額轉讓予歐盟,以贏得歐盟的合作和支持,把中美貿易戰的損失降低到最小。

第四種結局:最優結局。在中美貿易戰的博弈過程中,如果中國能成功爭取歐盟支持,並結成非美多邊主義統一戰線,美國出於對完全失去中國這一增長快速的全球最大市場的擔心,完全有可能改弦更張,在獲得某些實質利益的情況下,選擇與中國合作,共同結束貿易戰。

總之,為爭取最優結局,避免最劣結局,中國必須採取堅定、明確又靈活的外交策略。堅定:在戰略上必須堅決應對中美貿易戰,不能畏首畏尾,否則貽害無窮。明確:必須向歐盟等博弈主體清楚地告知利害得失,並以實際行動配合之。靈活:根據歐盟等有關各方的態度,採取有針對性的策略,並及時調整。這也包括靈活對待和利用多邊貿易規則。在美國已經從根本上拋棄多邊貿易體系的前提下,中國也沒有必要抱殘守缺。如為了贏得歐盟或美國的合作,完全可以背離最惠國待遇原則,對歐美採取有拒有予的措施。

練好內功是一切的基礎

打鐵還需自身硬。無論如何應對貿易戰,深化內部改革創新是基礎。從歷史上看,中國每一次大的改革開放都是嚴峻的內外環境倒逼出來的。中國應以應對中美貿易戰為契機,把國內改革開放推向新高度。

徹底改革收入分配機制,充分發揮國內大市場作用。收入分配格局不合理導致國內消費不足,是中美貿易順差過大的中方原因;優化收入分配格局,增強國內消費能力則是中國應對中美貿易戰的基礎和底氣,也是中國綁定歐盟的根本。中國有14億人口,比發達國家人口總和還多,如果收入分配格局合理,國內消費能力強勁,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依賴出口和國際市場,就不怕國外封鎖和制裁。首先要優化國民收入分配格局,實行國民收入十年倍增計劃,大幅提高居民收入佔國民收入的比重。同時要通過變現部分國有資產等方式,儘快完善社會保障體系,端掉教育、醫療和住房「三座大山」,提高居民消費能力。

主動全方位深層次開放,做全球自由貿易的領頭羊。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特別是加入WTO以來的實踐充分證明,開放是中國發展之本,沒有開放,甚至連改革都成了無源之水。改革開放初期曾有開放衝擊民族工業的擔憂,加入WTO時也有汽車、農業等遭受滅頂之災的危言,但這一切均被中國開放的實踐證明為杞人憂天。目前中國的產業競爭力比加入WTO時增強了不知多少倍,现在仍應大幅提高開放水準,大幅提高貿易投資自由化水準,並切實有效保護知識產權。這既是回應國際社會普遍關切的需要,也是佔領道德制高點的需要,更是自身進一步發展的需要。

實行真改革,確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地位。按照中共十八大確立的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原則,遵循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經濟改革路線圖,進一步理順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的關係,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為民營經濟發展營造平等競爭環境。同時要改革政府產業補貼機制,糾正產業補貼過高過濫的問題。要借鑒特朗普減稅經驗,依靠大幅度減稅特別是逐步取消增值稅,切實減輕企業負擔,增強企業活力和競爭力。

文/馬超,《超訊》2018年8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