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印尼亞運會歷史秘辛

陳加昌

今年亞運會在印尼雅加達舉行,與一九六二年相同。我當年現場採訪,目睹排演時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但印尼受北京壓力,最後一秒拒絕邀請中華民國隊參賽,日本一度傳出力挺中華民國,最終否認。


一九六二年亞運會升旗排演,中華民國旗飄揚(圖:陳加昌)

八月十八日在印尼首都雅加達及巨港舉行為時兩個星期的亞洲運動會有幾個「巧合」。

第一個巧合是自二戰結束後,一九五零年舉行第一屆亞運會,繼每四年舉行一次以來,今年是第十八屆。本屆亞運會是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八日由印尼總統佐科威宣布揭幕(第四屆大會是由印尼國父蘇卡諾主持)。日期連連出現數字「八」,是大家喜愛的吉祥數字。

另一個巧合是一九六二年的第四屆亞運會在印尼首都舉行。兩年後,一九六四年由日本東京都主辦奧運會。這一次二零一八年雅加達舉行亞運會,兩年後(二零二零年)又由日本東京主辦奧運會。

若非越南考慮到國內經濟,放棄主辦本屆亞運會,也就沒所謂的「無巧」不成書。日本與印尼到底算有緣!

為了主辦亞運會,印尼政府針對會場內外、國內大小城市採取預防恐怖事件發生的保安措施,當局不敢鬆懈,做到滴水不漏。

這次亞運會的各項設備條件比起五十六年前的第四屆要先進充實完善得多。我採訪過第三、四及五屆的亞運。採訪第四屆同一代的新聞記者如今大多年事已高,或已不在世。活到今天的我能夠以前輩記者身份與今天的讀者分享那年亞運會回憶,益覺珍貴!

華僑期待楊傳廣和紀政

先說引起爭執的中華民國選手隊,大會開幕四天前(一九六二年八月二十日),印尼男女軍人兩人一組在亞運會場舉行參加國的國旗升旗排演。國旗徐徐往旗杆升上時,也煞有其事的從唱片中放出國歌。

排演當天,只有我和同事兩人在場,關注中華民國隊是否能夠出席由一個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左翼主辦國│印尼主辦的亞運會。當地華僑也都翹首以昐亞洲鐵人楊傳廣和有羚羊美稱的紀政來印尼奪金牌,為華僑爭口氣。

在此前些星期,有傳聞由於政治和宗教打壓關係,主辦國印尼將以拒絕邀請中華民國(當時未稱「中華台北」隊)和以色列兩隊參加。中華民國國旗既先在排演中出現(其他旗杆尚未有他國國旗),人人都肯定台灣隊會順利前來。

排演升旗第二天,中華民國國旗並未再出現,消失了!

離大會開幕日還不到三天,中華民國亞運委員會申訴未收到邀請參加函,印尼當局回答,邀請中華民國的函件與其他十六個國家單位的邀請函很早用「快遞」方式同時送出無誤。

八月二十一日,日本表態限印尼當局必須在八月二十二日前發函邀請中華民國和以色列參加,否則日本將退出亞運會,印尼必須負責。日本方面隨即否認「表態」一事。當天,印尼外長蘇班特里約(他是操控印尼亞運委員會的主腦)說:「印尼『不反對』台灣和以色列參加。」

到大會開幕前一天,全無中華民國隊和以色列隊批准來參加的消息。亞運聯合會召開緊急會議,一致通過「呼籲」印尼應在最後一刻「電邀」台、以參加並保證准許入境。在大會開幕前夕,蘇班特里約以堅決態度說這是最後通牒:「拒絕台灣及以色列參加本屆亞運。」亞運會舉行四屆以來,中華民國第一次被拒在門外,本身還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二零一八年同樣在印尼舉行亞運,以「中華台北」名譽參加就不會再有這種遭遇了!

印尼奧林匹克委員會嚴重違背奧會憲章被國際奧林匹克開除會籍,於是產生一九六三年三月十一日,印尼、中國、柬埔寨和朝鮮成立軸心國在雅加達舉行僅有一次便夭折的「新興力量運動會」。這是印尼總統蘇卡諾打算與國際奧林匹克組織的一種對抗。可是兩年之後,印尼發生九三零政變,歷史又改變過來。

日本為了給印尼留點面子,也關心當年對印尼的戰爭賠償,未曾給印尼難堪,由一個「私人團體」組織七十人的選手隊參加印尼主辦的新興力量運動會。「私人團體」七十人代表隊由日本右翼黑龍會創始人之一頭山滿的孫子頭山立國帶領。

中華民國隊參加不了第四屆亞運會是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施以印尼的壓力,是「政治事件」;以色列未受邀明顯是「宗教原因」。

一九六零年代上半葉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印尼稱兄道弟的黃金時代。下半葉起,印尼因國內政變,掀起瘋狂的反中國運動。時任中國大使姚仲明在那五六年間嘗盡酸甜苦辣的外交滋味!

回憶一九六二年雅加達亞運會,十六個國家單位共有一千九百人參加,單單日本就佔了兩百人,這點不奇!

當年印尼窮困,各種設備極為落後,尤其是選手們的食物衛生健康是日本最關切的事,放心不下主辦當局提供的三餐。那時,日本航空已經開通東南亞地區航線,每天會有定期航班飛去印尼。你若沒有親眼看到選手村內日本選手過著的每日生活情況,大概不會相信選手們是怎麽受到其國家政府的關心與照顧。

選手的日常飲水、吃的水果米醋醬鹽糖,甚至雞蛋,凡是在亞運會期間吃的都幾乎從日本國內由日航專機送到選手村。日本同事看我「不可想像」的表情,笑說:「只差沒有運來榻榻米。」

當年的亞運會,日本是以選手表現的成績作為兩年後參加奧運會的指標。

但日本教練對自己選手的表現幾乎有一致說法:「選手很高興贏得各項金牌,我們卻為他們的成績與奧運的紀錄相差一段距離憂心。」

印尼軍眷的貢獻

說說女子選手村是男人止步之地。村裏有三軍(主要陸軍)將官夫人們設立的軍眷聯誼會(Persaudaraan Isteri Tentara,簡稱Persit),借亞運會期間向各國女子選手隊介紹印尼民間歷史、各種各樣藝術品、慈善售賣店鋪、也有美容室等。

亞運會期間一天,我和日本同事經過女子選手村開設的美容店前,聯誼會一位負責人看見我們胸前佩戴定的記者證件,自我介紹她叫班班.素比諾上校夫人,她向我們介紹了聯誼會的組織內容、活動情況等等,給我們記者了解軍人眷屬也在為國家及袍澤子弟做出貢獻。

亞運會落幕三年之後,一九六五年,誰都忘了亞運會,更沒有人會料到這一年印尼國內會發生政變,為國家帶來大浩劫。

一九六六年,總統蘇卡諾被逼下台。晚年內閣中炙手可熱,權勢大得能翻雲覆雨的第一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又兼中央情報部長,擁有三個重職於一身的蘇班特里約也必然下台。他就是一九六二年印尼主辦第四屆亞運會,配合中國打壓阻止中華民國隊參加亞運會的「劊子手」。

總統與外長的下場

政變後的第二年(一九六七年),蘇卡諾被軟禁直至死去,蘇班特里約隨即受蘇哈圖軍人政府特設的軍事法庭控以捲入一九六五年政變判處死刑,後改判終身監禁。

也很巧合,前面提到的那位女子選手村素比諾上校夫人,此時也與丈夫班班.素比諾上校離異。離異的丈夫也因一九六五年的政變被關進監獄四年之久。

據印尼新聞週刊《時代》(Tempo)一九七八年七月二十七日一篇報道,素比諾夫人(原名Kusdyantinah)(時年四十七歲)到關禁死囚的牢裏與蘇班特里約(時年六十四歲)登記訂婚。週刊報道,她自言自語:蘇班特里約和我未來能否有正常家庭生活是存有問號。週刊還引述素比諾夫人的話:「有人說我瘋了,但我管不了這麽多。我仰慕他!」

蘇班特里約生於一九一四年,於獄中度過二十九年後,因健康原因獲釋,最終在二零零四年去世,高齡九十歲。

(陳加昌為新加坡資深記者,現年八十七歲,曾採訪一九六二年雅加達舉行的亞洲運動會。)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