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佳士工人維權發酵:左翼青年與政治訴求

沈夢雨失聯後,聲援團在深圳惠州交界的龍廣城廣場舉行抗議活動
沈夢雨失聯後,聲援團在深圳惠州交界的龍廣城廣場舉行抗議活動

深圳佳士工人維權事件自7月起發酵,二三十歲的左翼青年成為事件中搶眼的參與者。觀察人士也注意到,與以往工人維權不同,此次工人的目的已經從經濟訴求轉變為政治訴求。

近日此事再起風波,工運人士、現場聲援團核心成員沈夢雨自上周六(8月11日)起失聯。

工運人士失聯

抗議發生在中國廣東省深圳市佳士科技工廠。工廠工人指公司存在超時加班、嚴苛罰款、欠繳公積金等違法行為,希望通過組建工會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今年5月,數名佳士工人開始籌備組建工會,但隨後有積極組建工會的工人代表遭到不明身份人士毆打,也有涉事工人被開除。

7月27日事件進一步發酵,一些佳士工人及其支持者前往工廠要求復工,但遭到警方逮捕。工人們和到現場支援的學生自發組成了現場聲援團,呼籲釋放被捕工人。現場聲援團成員岳昕表示,有29人遭到深圳坪山當地警方逮捕,目前仍有14名工人未被釋放。

沈夢雨(左二)和岳昕(右一)等聲援團成員8月10日向深圳市坪山區檢察院遞交公開信,要求敦促警方釋放所有被捕工人
沈夢雨(左二)和岳昕(右一)等聲援團成員8月10日向深圳市坪山區檢察院遞交公開信,要求敦促警方釋放所有被捕工人

聲援團在深圳坪山燕子嶺派出所門前舉行集會抗議,還向深圳市坪山區檢察院遞交公開信。26歲的聲援團核心成員、中山大學統計系碩士畢業生沈夢雨在街頭演講的視頻在推特、微信等社交媒體上廣泛流傳。

不過,上周六聲援團稱,沈夢雨遭到自稱她叔叔伯伯的人綁架,目前下落不明,另外也有一名叫小胡的聲援團成員失聯。

對於沈夢雨失聯一事,廣東省惠州市大亞灣經濟技術開發區公安局周一(13日)在微博上回應說,11日晚,沈夢雨在惠州市大亞灣一家餐廳用餐後被父母接上車帶離。警方稱,已聯繫沈夢雨父母核實,此事為其家庭內部矛盾糾紛,不存在綁架。

現場聲援團成員、北京大學本科畢業生岳昕接受BBC中文採訪時否認了警方的說法。「如果真是被父母和平接走,為何去追車的同學會突然被堵住?」她在推特上質疑,「又為何在我們要求調閲監控錄像時,主幹道上四個攝像頭突然全部壞掉?」

目前,岳昕與其他聲援團成員仍在四處奔走抗議,要求警方釋放被捕工人和沈夢雨。

現場聲援團成員也在不斷增加,包括工人以及來自北大、北京語言大學和北京科技大學等高校的學生。「現在我們至少有三四十個人,」岳昕說。

這次抗議引來了全國廣泛的關注和聲援。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十餘所高校的學生發出聲援書。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邱林川等百餘名全球學者聯署,呼籲釋放被捕人士,支持工人自主籌建工會。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也表示,中國當局羈押工人及其聲援者的做法應當受到譴責,工人要求組建工會以保護自己的權益是完全正當的行為,「當局不應試圖打壓抗議者,反而應解決剝削勞工權益的問題,並應尊重工人結社自由的權利。」

左翼色彩

現場聲援團的成員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左翼青年。他們大多年齡在二三十歲,岳昕和沈夢雨就是兩名「90後」。岳昕說,不少參與者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們希望維護工人階級的利益。

他們的行動得到了國內左派人士的支持。《南華早報》早前報道,上周一(6日)中午,聲援團在深圳坪山燕子嶺派出所附近舉行了集會,其中40多名共產黨員和退休幹部到場參加,他們都來自左翼網站「烏有之鄉」。

現場圖片顯示,這些共產黨員和退休幹部大多是白髮蒼蒼的老人,舉著毛澤東的畫像和橫幅,橫幅上寫著「湖北 江西老工人 老黨員 老幹部支持被抓捕的佳士工人及其聲援者」。

有觀點指,目前佳士事件已經由勞工運動轉化為由毛左主導的街頭政治活動。但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對BBC中文表示,此次行動由工人自發,隨後得到高校學生和國內的一些左派人士的支援,並不是由國內左派人士主導。

從經濟訴求轉向政治訴求

位於香港的非營利組織中國勞工通訊周一(13日)發佈了《中國工人運動觀察報告2015-2017》。報告指,工人集體行動的發展勢頭趨於強勁,正在從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地區,迅速向內陸省份擴展,組織性也大大提高。

深圳的一家制包工廠
中國勞工通訊周一(13日)發佈的《中國工人運動觀察報告2015-2017》稱,工人集體行動的發展勢頭趨於強勁,正在從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地區,迅速向內陸省份擴展,組織性也大大提高。

報告稱,報告期內,該機構共收集到工人集體行動個案6694起,其中5177起的訴求是追討欠薪,303起的訴求是增加工資,兩類訴求個案佔比超過80%。

學者和觀察人士注意到,此次抗議與以往工人維權事件有所不同的地方在於,工人和抗議者的訴求從經濟訴求轉變為政治訴求。

「以前的工人一般是要求增加工資,或者工傷要求賠償,這次他們是要建立合法組織,通過工會的方式在廠內擁有自己的平台來處理勞資矛盾、爭取自己的權益,」潘毅說,「所以我認為,工人已經覺悟到必須有自己的合法組織,這一點肯定比以前的運動更有進步意義。」

非營利機構中國勞工觀察創始人李強也認為,這次工人維權要求建立工會是要求維護自己的政治權利,在以往的維權事件中比較少見。

「他們出來組建工會,表達了工人要當家做主的政治訴求,」李強說。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