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葉新人生劇本風骨錚錚

江迅

「不為權力寫作」的「中國當代最具正義感的劇作家」沙葉新逝世,享年七十九歲。他的《假如我是真的》成為經典,被視為「反腐第一劇」,但他的一些劇本在大陸仍然禁演。


沙葉新堅定支持學運

被輿論普遍視為「不為權力寫作」的「中國當代最具正義感的劇作家」沙葉新,於七月二十六日凌晨三點零四分,在上海中山醫院病逝,終年七十九歲。沙葉新因「良心和勇氣」獲讀者和觀眾的尊重。十年前,他做過胃癌手術,胃被切除四分之三,沒有了賁門。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因病入住醫院,再沒回到他心愛的書房。十年前,胃癌手術後他有預囑:「我不怕死。怕也死,不怕也死,陸陸續續、前仆後繼都死了,怕它作啥?」他說:「假如我因病離開人世,請家人和朋友們千萬別悲傷,要順其自然。我不懼怕死亡,我會笑著走完最後一天。」據他女兒沙智紅說,父親交代後事時說過,「死後千萬別發訃告,更不要開追悼會。除兄弟姐妹孩子等至親外,絕不要通知其他人,包括好友。我怕哭,怕吵鬧,我喜歡安安靜靜地走」。

遵照沙葉新遺願,七月二十八日他入土歸真。家人沒有通知至親以外的任何朋友,只有八位至親送他最後一程。沒有花圈,沒有輓聯,沒有人海,沒有哭鬧,沒有悼詞,只有經文為他祈福送別。是日,沙智紅在一封感謝信中說,「今天我按照父親遺願做到了讓他安安靜靜地走,我沒有掉一滴眼淚。他若有知,一定會讚揚我的堅強」。

沙智紅說,她父親手術後「憑藉極其堅強的意志和工作熱情,奇蹟般地又存活了十年。十年中他沒有浪費任何一天,每天都工作十小時,不斷地寫作、讀書和思考,不斷有作品問世」。「父親希望他給世人最後留下印象,除了他的作品,更有他的尊嚴、他炯炯有神的目光、百折不撓的精神、神采飛揚的激情,和智慧幽默的話語,而不是一具毫無聲息的遺骸,他鄙視形式上的生離死別。因此這也是不舉行公開祭奠的原因之一」。

三個月前,南京大學文學院再度將沙葉新創作的話劇《假如我是真的》搬上舞台。他因病於牀未能應邀前往觀摩,他家屬和好友陳丹路代表他前往觀賞。被評論為中共「反腐第一劇」的這齣劇,是「文革」後第一部反映幹部特權的話劇,一九七九年面世後曾掀起軒然大波而遭禁演。劇中描述文革後出現的官僚特權、腐敗嚴重的社會現象,說的是有人冒充高幹子弟,竟然做什麼都暢通無阻,這一事件是有原型的,經藝術加工,顯得戲劇化,頗具舞台戲劇效果,它抓住社會尖銳問題,直戳人心靈深處。時任中共中宣部長胡耀邦在一座談會上力保沙葉新。這部在大陸被禁的劇本其後成功搬上台灣銀幕,贏得金馬獎最佳電影,港星譚詠麟獲最佳男主角榮譽。

國家一級編劇的沙葉新是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編劇、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一九三九年生於南京,回族人,後移居上海。一九五六年開始發表詩歌和小說,翌年入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學習,一九六三年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創作研究班,同年進入上海人民藝術劇院任編劇。上世紀八十至九十年代,曾出任上海人民藝術劇院院長以及上海戲劇家協會副主席。「六四」期間,他堅定支持學運,二零零九年起出任「獨立中文筆會」理事,是《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

早年,他名片上印著:「我,沙葉新。上海人民藝術劇院院長——暫時的;劇作家——長久的;某某理事、某某教授、某某顧問、某某副主席——都是掛名的。」他主要作品有話劇《假如我是真的》、《陳毅市長》、《馬克思「秘史」》、《耶穌.孔子.披頭士列儂》、《江青和她的丈夫們》、《幸遇先生蔡》、《都是因為那個屁》等十多部,有喜劇《一分錢》、《約會》,有電影《尋找男子漢》,還有電視劇《陳毅與刺客》、《百老匯一百號》、《綠卡族》等和一些小說、散文。依據他的話劇本改編的舞台劇《江青和她的丈夫們》在香港開禁反響熱烈,由焦媛實驗劇團二零一零年一月在香港演出十場。

當時,沙葉新對亞洲週刊說,每次他的劇本在香港演出,他都會前來參加首演,就像是他為自己的孩子接生一樣。沙葉新所創作的劇本大多因政治原因在中國大陸被禁演。一次,讀者質問他為何不再創作劇本,他說,「其實我一直在寫戲,我一看到舞台就熱血沸騰,只是我的戲在國內舞台難以上演」。他寫的劇本只能在香港或海外演出,如紀念胡耀邦的《良心胡耀邦》、紀念「六四」事件二十五週年的《自由女人》、還有描繪鄧麗君一生的《鄧麗君》等。

身患癌症的沙葉新每月堅持寫一篇時政長篇博客文章,是政治文化系列的《腐敗文化》、《宣傳文化》、《表態文化》、《告密文化》、《檢討文化》和《崇拜文化》等。這些檄文擁有眾多網民追看,一位劇作家寫這些政治文化文章,是想將中國政治文化中的這些現象做個分析總結,從而能推動中國民主政治的實現。二零零九年那篇近四千字的《天下興亡誰有責》面世後,更令許多人擔憂其人身安全。

沙葉新曾對亞洲週刊說:「知識分子最痛苦的是被迫說假話。寫了戲不能上演,我是知識分子,總得寫作,從寫作劇本轉向寫作自己根本不熟悉的政治文化系列文章,雖然是我應盡的道義責任,但也是出於無奈。」無奈之舉,卻獲得民間社會讚譽。從劇作家無奈「轉型」到網絡生存的政論作者,講起內心深處的情懷,沙葉新歎一口氣:「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江青和她的丈夫們》在香港上演,重新點燃他的藝術創作慾望。當時他對亞洲週刊表示,想在相當長的時間裏不再寫博客,不寫時政文章。回到上海後,他常常思考,覺得自己對世事的關切、對民生的關切,作為一個公共知識分子,已經超負荷了,超過了自己的能力,寫了那麼多政治文化類文章,自己無非說了點真話,一是敢說話,二是比別人會說話。沙葉新說,他準備寫一部長篇小說,醞釀了好多年,是寫知識分子命運的,再寫兩部話劇,其中一部是《四偉人之死》,寫毛澤東之死、劉少奇之死、周恩來之死、彭德懷之死。

講真話有真才

沙葉新病逝的消息一時在網絡上刷屏,網民紛紛留言:「又一位『真』人、一位『錚』人沒有了」;「沙老師走了,很可惜,今天這樣講真話有真才的劇作家不多了」;「沙葉新是個說真話的好人,哀悼好人,願天堂保佑好人」……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