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緬甸影響力遠超日本

梁東屏

中國與緬甸達成諒解備忘錄,將建設中緬經濟走廓,連接中國雲南省至緬甸仰光及皎漂。中國目前是緬甸最大投資國,日本僅排名第十。


緬甸國內的中國企業廣告:中緬關係向好(圖:Imaginechina)

八月初,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在緬甸首都內比都拜會緬甸實質領袖、國務資政昂山素姬,雙方就緬甸西部若開邦發展進行了會談。與此同時,一個中國省級代表團則拜會了緬甸副總統,就增加農業、交通、科技合作等方面投資進行商談。

其實長久以來,中日雙方在緬甸的經濟戰場上互相競爭、別苗頭已經是常態,只不過近一段時間以來,消長之勢越來越明顯。本來頗得緬甸民間好感的日本,已經在中國強大的經濟攻勢之下落居下風。

位於仰光的PS商業學院執行長謬敏(Myo Min)就指出:「相較起來,日本人做事比較按部就班,不走捷徑也遵守法規,他們會等到相關法條都落實之後才進行投資。所以,他們通常都落後一步,但如果一直這樣,中國就會使得日本在緬甸的經濟影響力逐漸式微。」

根據統計數字,到今年七月三十日為止,中國已經是緬甸的最大投資國,日本則僅排名在第十。

謬敏指出:「如果想要抗衡中國在緬甸的力量,現在已經是日本應該要考慮加緊、加速投資緬甸的時候了,否則的話,中國會在緬甸佔盡上風,未來所有的經濟改革都將使中國獲利。」

中國與緬甸已經就中緬經濟走廊達成十五點的諒解備忘錄,並將在今年內簽署正式協定。中緬經濟走廊起點為中國的雲南省,下達緬甸中部的第二大城曼德勒(瓦城),然後分岔兩路,往東至仰光,往西至若開邦的皎漂經濟特區。緬甸方面同意在基礎建設、生產、農業、運輸、財務、人力資源、通訊、科技研發等方面做全方位合作。

長期觀察緬甸的伯提爾.林特勒(Bertil Lintner)表示:「緬甸與中國所達成的協議,毫無疑問將導致緬甸更加倚賴中國,日本顯然不會坐視中國影響力日增。只不過,日本將如何在緬甸進行投資,目前還不明朗,也不知道日本的投資是否真正能對中國在緬甸的力量產生抗衡作用。」

對於緬甸而言,無論從經濟、地緣以及政治關係的觀點來看,恐怕都無法擺脫中國這個最強大的鄰居。不過專家們都認為,日本確實也具有成為平衡中國影響力的條件。

對北京來說,緬甸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例如說皎漂港就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中佔有極為重要的戰略地位,中國藉著中緬經濟走廊這條通道,可以為完全處於內陸的雲南省打開發展通路,更可以讓中國直達印度洋,使其攸關重要的石油輸入避開路途更為遙遠又更易受到美、日兩國控制的馬六甲海峽。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絕不會輕易將對緬甸的影響力拱手讓人,只會進一步加強控制。今年三月間,緬甸國會推選原來的議長溫敏(U Win Myint)出任總統,中方立刻派出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長宋濤前往內比都致賀,他也是第一位會見緬甸新任總統的外國高級官員。

截至目前,今年前往緬甸的中國部長級、省級官員可以說是絡繹於途,前後已經有十八批到訪內比都,與緬甸政府各部門進行了交流。

中國在聯合國幫忙緬甸

另外,中國也不只是在經濟方面與緬甸積極來往。例如緬甸近一年多以來因為若開邦發生的羅興亞難民問題而飽受國際社會責難,西方國家甚至重新開始制裁、孤立緬甸,中國不但沒有參與對緬甸的批評,還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擋下針對緬甸的人權聲明。

中國也積極參與緬甸的和平進程,同時為滯留在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遣返緬甸提供協助。

凡此種種,都說明了中國非常重視與緬甸的關係,也在盡力扭轉緬甸人民因為中國過去長期支撐緬甸軍政府而產生的不好印象。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