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系統崩壞 香港淪第三世界



明年區議會選舉,選管會以平均人口為理由,重劃過百個選區。近日在選管會舉行的劃界諮詢會上,多位泛民區議員質疑有關決定屬政治考慮,以減低泛民勝算為目標。在選管會舉行首場公眾諮詢會時,主席馮驊強調選區劃界是以選區預計人口為主要原則,絕無政治考慮,「無問地方政治勢力」,而一條屋邨被劃為不同選區亦非新做法。

我不懷疑馮驊的政治操守,我只是認為當政府民政事務系統由建制派控制時,選區劃界就必定受到質疑。在第三場諮詢會上,立法會兼元朗區議員鄺俊宇表示地區近日出現「有預知能力」的對手,懷疑有人預先得知選管會的劃界建議,懂得剛好在擬議選區內服務,他要求馮驊保證選管會並無洩漏劃界建議。馮驊表示選管會的徵詢以保密形式進行,絕對無徵詢區議會正副主席,亦指選管會只有三名成員,而且如部份人所說很「離地」,並無誘因洩密。但大家忘記了選管會有徵詢地區民政專員的意見,即DO主任,現時改稱DQ主任。鄺俊宇選區具超人預知能力的挑戰者,最大可能是重劃建議根本是建制派提供予民政專員,再由專員向選管會表達。

公務員政治化成黨幹部

民政系統急劇政治化,是在林鄭上任後發生。自推行問責制以來,由目前在紐約坐牢的何志平起計,到曾德成及劉江華,十多年來均由老左執掌,但卻未能全面控制民政系統,因為民政事務總署是由政務官話事,常秘及DO系統才是權力中心。林鄭月娥對此有深入認識,話說當年她自願外派英國倫敦經貿辦,後調回香港出任民政局常秘,就是要她架空問責局長何志平。在梁振英五年內,換上左派悍將劉江華出任局長,但仍然沒辦法滲透民政系統,本想藉常秘陳甘美華退休,安插向中聯辦投誠的陳積志越級接替,但為公務員事務局所阻。到林鄭上場,陳出任副局,由於他是來自政務官系統,懂得如何鑽通制度,令公務員執行政治任務。第一單政治任務是DQ工作,由地區專員兼任的選舉主任去審查候選人的政治背景及言論,然後取消其煼選資格,而事後負責的政務官獲得升遷。

DQ一役是徹底改變民政系統AO,由公務員變成具政治立場的黨幹部,執行北京交託的政治任務。如果選區劃界馮驊及幾位不食人間煙火之離地委員,要徵詢該區專員意見,換句話講,同交由劉江華決定沒分別,結果大家可以想像。自推行問責制以來,可以見到背後有一條用人的政治考量,民政事務局長十多年來均由中共關係密切人士把持,而區議會掌控的活動及地區工程撥款大增,形成一個將公帑向建制政黨輸送的利益集團,現時再加上地區專員由公務員變幹部,成為利益集團執行工具,誰會相信他們中立及具專業操守。鄺俊宇、楊雪盈、黃潤達、何啟明、范國威等選區所出現的怪異,不合常理變動,絕對有得解,而馮驊及選管會委員,相信他們不是同流合污,只是他們實在「離地」,不知道民政專員系統,早已淪為建制派政黨的「幹部」,而非昔日港英年代,超越黨派政治利益的地方「小特首」。

第三世界地區選舉的研究指出,執政黨常用DQ反對派候選人、針對性選區劃界變動、具長期買票性質的地區福利、賄選及傳媒抹黑等五招主宰選舉結果,而最後一招,就是更換票箱,把偽造的選票與真投票掉包。香港選舉自80年代地方行政改革以來,一直是公平、公正及具透明度、有公信力的制度,背後是靠公務員中立、專業地執行選舉法規。目前,香港距離第三世界選舉模式已經不遠。

劉細良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