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留學生穆達偉:我的中國故事結束了,但我不後悔

「David Missal」的圖片搜尋結果

蕭雨

穆達偉(David Missal)說,這篇報導請在他離開中國後再發表。

說這話時,他正和一個朋友在內蒙古草原。“享受最後幾天了,”他戀戀不捨地看了看周圍的景色。

此時,距離他離開中國的日子只剩下大約48小時。

因為簽證被拒,他必須在8月12號的最後期限前離境。

來中國學新聞是一種體驗

現年24歲的穆達偉去年9月來中國留學,入讀清華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研究生項目。

這不是他第一次來中國。此前,他在南京當過教德語的志願者,也在北京做過交換生,度過了兩年時光。

穆達偉講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在德國讀了本科,學的是中國研究。從小就對媒體工作感興趣的他,理想職業是當一名駐華記者。

為什麼來中國讀新聞?穆達偉說:“這是一種體驗。”中國的新聞自由狀況、記者的生存空間他當然有所耳聞,但他還是想來親眼看一看。

穆達偉原計劃在中國學習三年,但只念了一個學年他的求學之路就被迫戛然而止。

“我們的老師我覺得都還不錯,他們的理想、他們的原則可能(和西方)沒有很大的差別,但是他們很多東西做不了,” 他說。

他眼中的中國同學各有千秋,對社會的關注度也大相徑庭。

“有的很'紅',有的很有自己的思想,” 但是穆達偉認為,這些中國同學面對的最大問題是,沒辦法放開手腳做事。

“如果他們做(我做的事),他們不會像我一樣被只得離開中國,他們會被抓到,”他說。

中國的黑暗面也應該關注

穆達偉做的惹惱中國當局的事,是他關注中國維權律師群體和他們的家人。他以維權律師藺其磊為主題製作了一部紀錄短片《藺律師》作為課堂作業。

“我這幾年關注了中國各個方面的東西,但是沒怎麼關注這些黑暗一點的地方,” 穆達偉這樣解釋選擇這個題目的初衷,“我覺得這個也是中國的一部分,也應該關注。”

他的選題獲得了老師的首肯。

穆達偉告訴美國之音:“我那個課程是一個美國人教的,因為我們學校也有一些外國人。我跟他說。他說,OK,沒問題,你做吧,”

但很快,問題就來了。

“開始做之後,我的導師,中國人,把我叫過來,跟我談話,因為好像學院的領導人發現了,他們就讓我導師跟我說。我導師本來也應該沒事。我們學院的領導人比較介意吧。”

但穆達偉最終還是完成了這部紀錄短片。面對鏡頭,藺其磊講述了他如何成長為一名維權律師。他的妻子沒有掩飾對丈夫人身安全的擔憂。

穆達偉在解說詞中說:“過去三年來,中國當局大規模打壓人權律師,在'709事件'中,數百名律師失去了他們的執照,甚至進了監獄。”

拍攝期間,穆達偉陪著藺其磊回了河南老家,也一起去武漢探望被拘押的知名異見人士秦永敏。

正是那次探視,讓他嚐到了“進局子”的感受。

被七八個武漢警察帶進“ 局子”

當時,藺其磊進入武漢第二看守所與秦永敏會面。穆達偉在看守所外等候。兩輛警車突然出現他面前,七八個警察、便衣從天而降。

武漢市公安局漢陽區分局副局長劉勝斌走到他面前,出示了一下證件。

“你不用拍,不要拍我的(證件),”他對舉著手機拍攝的穆達偉說,“配合一下,剛才有人報警。”

“這麼多人!”畫外音中,穆達偉不斷地重複這句話。

“你放心,放心,就去問個情況,” 劉勝斌安撫他。

“就是因為你是外國人,我們會把你保護好的,”旁邊一個黑衣男子加入安撫他的行列。

“公民要配合警察的工作啊,”一個身穿粉色上衣的“便衣”一邊說,一邊示意穆達偉跟著他們上警車。

“走吧,走吧,走吧,”警察們變得越發不耐煩起來,黑子男子上來拉他的胳膊。

實在拗不過,穆達偉被迫跟隨他們走向警車。他沒有忘記把手機攝像頭翻轉過來。鏡頭里,他的臉上掛著笑,身後的黑衣男子一臉嚴肅。

事後,穆達偉告訴美國之音:“ 肯定有一點點害怕,不過我也知道,畢竟武漢不是一個特別小的地方,所以他們應該不敢對外國人動手。”

事實證明,武漢警方沒有動他一根汗毛。

“他們基本上沒問我什麼東西,讓我在那邊等。應該是武漢市的各種部門的人過來,給他的領導打電話,我一直等等等,等了三個小時,然後他們就讓我走。”

爸媽說,這裡很像以前的東德

另一次被警方盤查的經歷是4月,穆達偉陪同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踏上徒步百里“尋夫之旅”。當時,王全璋被拘押了1000天,生死不明。

穆達偉認為,這些事件直接影響了他的簽證。

簽證到期前兩個月,他提交了續簽申請。處理過程一般要十天,但他等了兩個月。

“一直給他們打電話,問怎麼回事,他們就說讓我等一下,他們還在研究這個情況,” 穆達偉回憶。

終於,7月底的一天,對方說可以來拿護照了,但是並沒有提及簽證的情況。

8月3日,穆達偉在清華大學國際學生辦公室一位老師的陪同下來到北京市出入境辦事大廳。接待廳裡有三個警察已經在等候他們。

”他們給我讀了一個通知,然後說因為我做了一些不符合我學生簽證的活動,他們就取消我的簽證。我必須十天之內離開中國,” 穆達偉說。

他問警方,這些活動具體是指什麼,得到的回答是,“你自己都知道。”

穆達偉對美國之音說,此前他想到過不給簽證的可能性,可是當這一切發生在眼前時,他還是吃了一驚。

“很無語,”他聳了聳肩膀,無奈地說,“沒有想到真的會這樣。”

他把這一切告訴了在德國的父母。

“他們就覺得很像以前的東德,” 穆達偉笑笑,“各種我在這兒遇到的情況都很像以前的東德。”

我很珍惜這段經歷

穆達偉說,回到德國後,他計劃休息幾天,和高中同學去玩一玩,然後可能會去柏林繼續讀碩士,希望明年能去台灣做交換生。

儘管這次離開中國後,他日後成為一名駐華記者的可能性少了很多,但是穆達偉說,他不後悔。

北京時間星期天(8月12日)早上,首都國際機場,穆達偉把一張手拿護照和登機牌的照片發到推特上,並寫道:

“很快我的中國故事就將結束。一個小時後就要離開中國。很難過被迫離開這個我依然喜愛的國家,因為所有那些留在那裡的美好的人們。”

“我還是挺珍惜這個經歷,” 穆達偉對美國之音說,“因為我覺得我認識的這些律師和他們的親戚都很勇敢。我很佩服他們這麼做。”

“這一年裡了解中國的各個方面都有它的價值,”他思考了片刻,接著說,“我覺得還是挺好的。”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