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天:北京把香港当作殖民地统治“更可怕主子”


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8月14日在外国记者会的午餐会上发表演说。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因为鼓吹港独而被北京和特区政府视为眼中钉并且计划予以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其召集人陈浩天14日在香港外国记者会的午餐会上发表演说,抨击北京把香港当作一个殖民地统治,成为英国之后一个更可怕(horrible)的殖民主子,因为“中国不是一个现代国家,只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帝国”。他并且认为,北京正在清洗(cleanse)香港人的语言、文化和人口,他说:“香港能不能成为一个香港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维护一个独立的香港人身份。”

陈浩天甚至提出美国国会应该透过香港政策法案,发挥对香港的影响力,包括将目前的贸易战扩展到香港地区。

 

民族党虽然只属一个微型小党,但陈浩天获邀到外国记者会(FCC)演说,惹起北京震怒,特区政府和香港亲共舆论对外国记者会和陈浩天个人发起排山倒海的批评和攻击,身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更扬言威吓将FCC赶出现址。职事之故,一个微型小党召集人的演说,竟然成为全球新闻大事。

 

陈浩天在演说中表示,民族党虽然新成立不久,但已受到香港特区政府的无处不在的打压,2016年民族党派人竞选立法会,遭到政府“狡猾地(cunning)”透过行政手段取消参选资格,民族党企图申请公司注册,亦遭到政府刁难,甚至连农历新年在花市申请摆买摊档也遭拒绝。他说:“香港政府就是要把我们射下来。”

 

陈浩天说,一个可怕的殖民主子正对香港构成危险的(dire)局面,“北京就是我们的新殖民主子,中国的本质仍然停留在上几个世纪,它不是一个现代的国家,而是一个庞大的帝国,中央集权的帝国。”

 

陈浩天又说:“它的所有子民,必须同化(assimilate),看看西藏,看看东突厥,当地的劳动改造营,让人生不如死,这种情况现在也逐步在台湾和香港发生。”

 

北京说的中华民族,代表它对全世界的华人拥有话语权,不论是上海人,或甚至移民海外的华人,这样子的说法是可笑的,北京的本质是帝国主义,是一个威胁全球自由的帝国。

 

陈浩天然后又批评特区政府,指出回归21年来,香港只迈向一个方向,那就是“倒退”。香港正逐步步向一如大陆般的独裁主义,说你是颠覆,你就是颠覆,跟北京别无两样。

 

陈浩天说,虽然基本法23条尚未立法,但其实已经开始在香港实施,民族党就受到跟23条别无两样的处处限制。他说,2003年当时特首董建华硬要为23条立法,但有香港人站出来上街反对,今天2018年,已经没有几个香港人够胆出声反对,香港很多人只讲一些北京喜欢听的东西,香港已经跟中国一样。

 

他说,中国每天准许150人从大陆移居香港,透过这一切,香港人所珍惜的一切都被破坏无存,香港人的医疗服务被这些新移民剥削,香港的母亲连生小孩,医院都缺乏病床供应,香港人的生活空间亦被这些人所侵占,“甚至我们的语言都被妖魔化,要我们放弃广东话,要我们下一代讲国语。北京的要求苛索是永无止境的”。他说,我们面对我们的下一代,不禁要问我们所认识的香港在哪里?香港的民主在哪里?

 

陈浩天说,香港是建基于理性和道德,但大陆是建基于人民的服从。中国基本上是一个内向型的国家,“香港是真正与中国不同的个别体系(entity),但我们正被并吞,要求香港独立的声音,其实是要抵御殖民化的声音。我们为前途自决的权利在哪里?

 

谈到民族党的前途,陈浩天说,当局对民族党涉嫌违反社团注册条例的文件多达数百页,其中大部分都是民族党在面书上的声明和主张,以及他个人接受传媒的讲话,而这些居然成为指控民族党颠覆国家的罪证,陈浩天认为这是非常可笑的。

 

他说,他相信政府打压民族党,将民族党灭党,已是不可逆转的显示,“特首林郑月娥就是上诉委员会的主席,她已经说明不会容忍港独的讨论”。

 

他说,香港政府已经不再以服务港人为依归,它只为中国的利益而服务。美国可以透过香港政策法案,例如将贸易战扩展到香港,国会的香港政策法案是不应该被忽略的。

 

陈浩天最后说,他是以一个香港生还者的身份发表上述的言论,而香港的“时间正在一秒一秒的消失之中”。

 

特区政府下午发新闻稿,表示对FCC邀请一名鼓吹“香港独立”讲者演讲深表遗憾。港府认为《基本法》清楚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发言人强调十分重视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但这些自由并非绝对,必须依法行使。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