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

加强限制言论自由的环境下有越来越多的不安 (路透社)

刘荻

最近读到了林垚先生一篇谈论“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的大作,有些不同意见,想与作者讨论。

林垚先生的大作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谈“政治正确”,后一部分谈“言论自由”。关于“政治正确”是否侵犯了言论自由,我认为完全可以说没有。因为“政治正确”并不是强制的,你可以坚持“政治正确”,别人也可以嘲笑“政治正确”。政府也不会对“政治不正确”的言论加以处罚。但是林垚一方面承认“政治正确”确实可能构成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和打压,另一方面给出的辩解理由却是“保守派也这么做”。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辩护。

林垚先生把保守派给左翼贴“政治正确”标签的做法称为“话术”,我认为这本身也是一种话术,或者说是带有暗示性的语言。“政治正确”的语言的一个问题,就是它粉饰现实。当我们避免使用那些让人感到刺眼或者刺耳的词语,改用委婉而不带冒犯性的语言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是在暗示人们一切都好,没什么可担心的 - 哪怕现实并不是那么回事。把“穷人”称为“弱势群体”似乎能让我们感觉没有那么触目惊心,但是对改善穷人的处境并没有什么帮助。

不过我主要想谈谈言论自由的问题。林垚先生列举了三个为言论自由辩护的理由,以此来证明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对言论加以限制也是合理的。

第一个理由是言论自由带来真相,因此对于那些明显错误的言论加以限制也是合理的。我认为让我们之所以需要言论自由,与其说是因为我们想要获得真相,不如说是因为我们无知,我们认为天经地义的真理也有可能是错误的。如果有人认为自己绝对正确,那言论自由对他来说确实是没有意义的。

第二个理由是言论自由有利于民主。林垚先生认为与政治无关的领域也需要言论自由,所以民主并不能穷尽对言论自由的辩护。这当然是没错的。然而民主不能穷尽对言论自由的辩护,也不能证明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或者对言论加以限制是合理的。这部分内容后面说到某些言论(如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言论)可能会对他人造成伤害,所以应该加以限制。但是我认为,什么言论会对人造成伤害,实在是很难说的事,基本上不管你说什么都可能会让有些人感到受到伤害。发表关于进化论的言论可能会让某些宗教信徒感觉受到伤害;发表控诉文革的言论可能会让毛左感觉受到伤害;你就说是自己爱吃肉,都可能有素食主义者或者吃不起肉的人表示自己受到了伤害。如果让人受到伤害就是限制言论的理由,大家恐怕就没什么能说的了。如果你说这些不是“真实的”伤害,那么什么样的伤害才叫“真实的”伤害,由谁来判断;言论所造成的伤害,哪些是应该避免的,哪些是为了言论自由所要付出的必要代价;以及为什么在有些情况下言论自由的价值要高于它所损害的其他价值,在另一些情况下则相反,这些都是让人头疼的问题。

第三个理由是自主性,因此如果错误言论影响了人的自主性,那么对这样的言论加以限制就是合理的。林垚先生所说的自主性,是指根据信息采取行动的能力。但是我认为,能够根据自己的想法来取舍信息本身也是自主性的一种体现。林垚先生给出的理由就像官方常说的“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但是精华还是糟粕由谁来判断呢?你来代替我判断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那么我的自主性又体现在何处呢?你说低质量的信息会影响我的判断力,那凭什么你的判断力就比我的更可靠呢?你比我更了解我自己的需要吗?你不会把自己的偏见强加给我吗?为了让我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你们必须限制我的自由。怎么看这都像是极权主义者常用的借口。再说,温室中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过于“干净”的信息环境,不是也有可能会降低人的判断力吗?

最后,林垚先生说道“在作为整个社会大背景的道德观念出现问题的时候,社会舆论对言论自由的限制会更严重,后果会更加恶劣。”但是如果“整个社会的道德观念是主张大致正确的价值的,(社会舆论的)动态过程就会有一种自我纠错的能力。”我对此的想法是:如果一个社会的道德观念出现了问题,这个社会中的人会觉得“我们的道德观念出现了问题”吗?少数人可能会,大多数人恐怕不会,因为一个社会的道德观念通常就是大多数人的道德观念。大多数人总是会觉得我们的社会的道德观念大致是正确的。因此,如果你觉得自己所在的社会的道德观念大致是正确的,并不代表它真的是正确的。也许受到打压的少数派才是正确的。可是社会舆论永远会觉得自己是正确的,受到打压的人是错误的或者不道德的。人无法跳到社会之外来看待社会的道德观念,这就叫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言论自由的终极意义就是提醒人们:你可能是错的,大多数人的观点也有可能是错的。要想像林垚先生所说的那样,社会舆论具有纠错能力,前提就是社会要尊重言论自由,尊重少数人和不同意见。如果舆论习惯于唯我独尊,把打压不同意见当作天经地义的做法,那么这样的舆论不仅无法自我纠错,反而会陷入恶性循环:越是打压不同意见,就越觉得自己是正确的;越觉得自己是正确的,就越要打压不同意见。所以,林垚先生认为舆论的自我纠错能力可以保证言论自由不受严重伤害,我认为恰恰相反:只有言论自由才能保证舆论具有自我纠错能力。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