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本土派反中國大媽及水貨客凸顯中港矛盾

香港獨派學生團體學生獨立聯盟發起光復尖沙咀天星碼頭行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獨派學生團體學生獨立聯盟發起光復尖沙咀天星碼頭行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湯惠芸

香港旺角行人專用區最近因為嘈音問題被當局“殺街”清場,部分錶演者包括中國“大媽歌舞團”,遷移到尖沙咀天星碼頭繼續表演,嚴重的嘈音問題亦轉移到該處。有獨派學生團體星期六晚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不滿中國大媽破壞香港表演文化,並質疑有人借表演非法行乞,要求警方執法驅趕,場面混亂。亦有本土派團體表示,近年大量中國自由行旅客擁到香港購物,衍生的水貨客等問題多年來仍未解決,凸顯中港矛盾。

有18年曆史的香港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因為聚集街頭表演者引發的嘈音問題,8月4日正式被當局終止運作,香港人把它稱為“殺街”,在周末及公眾假期恢復全日行車。

獨派學生團體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

旺角行人專用區被當局“殺街”清場,部份表演者包括中國“大媽歌舞團”,遷移到尖沙咀天星碼頭繼續表演,嚴重的嘈音問題亦轉移到該處。據香港傳媒報導,港府8月9日舉行了跨部門聯合會議,討論“殺街”後的影響和天星碼頭外街頭表演情況,有區議員表示警方將加強執法,但需要時間處理。

獨派學生團體“學生獨立聯盟”星期六(8月11日)晚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多名成員手持兩幅大型的“請勿行乞”標語,質疑有人借表演收取小費非法行乞,示威者進入三檔表演者包括中國“大媽歌舞團”的範圍,要求警方執法驅趕。

大批警員築成人鏈包圍一個中國“大媽歌舞團”,與示威者分隔,有示威者不滿警方涉嫌執法不公,場面混亂。

一名示威者說:“你看大媽被你們包庇到現在無法無天了,大媽被你們縱容到無法無天了,警察保護大媽。你們做了大媽護衛隊?你縱容了她們的膽子﹐你們知道嗎?”

示威者質疑當局執法不公

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向公眾表示,中國“大媽歌舞團”不懂香港法例,聲稱表演時“收錢飲茶無犯法”。不過,陳家駒表示,香港法律不容許表演者當街收錢,並舉例幾年前一名名叫“香蕉奶”的本地街頭表演者﹐當時他只是表演幾首歌曲後隨即被人驅趕。陳家駒質疑當局對中國“大媽歌舞團”及本地街頭表演者執法有差別待遇。

陳家駒表示,希望香港政府執法公平公正,他懷疑現時的尖沙咀表演者違法阻街、行乞、構成噪音滋擾。陳家駒又表示,自從中國“大媽歌舞團”在尖沙咀天星碼頭出現霸位,並以高聲浪騷擾其他表演者後才出現嘈音問題,他認為,“絕對相信不好的源頭來自大媽”。

凸顯中港文化衝突

學生獨立聯盟發言人Joey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主要是不滿中國“大媽歌舞團”破壞香港的街頭表演文化,亦凸顯中港文化衝突。

Joey說:“其實當旺角'殺街'之後,這些所謂的表演者、或者叫'大媽',她們擁過來(尖沙咀天星碼頭)表演,嚴重破壞我們本來在尖沙咀天星碼頭可能有不同的人、或者不同國籍、不同階層的人在這裡表演。但是他們(大媽)過來就趕走那些人,破壞我們的文化。現在有些遊客可能搭船經過這裡,見到原來香港的文化是這樣的,我想跟他們說﹐香港的文化不是這樣,只是這班所謂的'大媽'妨礙我們,他們在侵害我們的文化。所以我們今天一定要告訴他們,第一﹐(收錢)這個行為是犯法的﹔第二﹐他們是侵害我們的文化,我們一定要趕絕這些人。”

Joey表示,香港街頭表演者一向不會用高分貝的歌聲去妨礙其他表演者,不過,近年中國“大媽歌舞團”在旺角行人專區出現,以高音量譁眾取寵,不尊重其他表演者的空間,導致嚴重的嘈音問題令當局“殺街”清場。他們希望當局加強執法,拘捕當街收取金錢打賞的表演者的非法行乞,以及控制音量太高的嘈音問題。

Joey又表示,“光復天星碼頭”行動收到一定的成效,令警方加強執法,他們會繼續留意尖沙咀天星碼頭一帶的街頭表演情況,有需要的話可能會再次發起光復行動。

獨派學生香港不滿偏重中國旅客

除了不滿中國“大媽歌舞團”的嘈音及涉嫌非法行乞,亦有本土派示威者不滿尖沙咀海港城成為“低級大媽商場”。

據香港旅遊發展局最近公佈的“2018年上半年旅客統計”顯示,今年1至6月整體旅客超過3,060萬人次,較去年同期增加超過10%,但短途市場則下跌1.5%。其中,中國大陸旅客佔2,368萬人次,增加13.4%,佔香港今年上半年整體旅客超過77%,而印尼、新加坡、台灣和南韓等短途旅客市場,今年上半年都錄得3%至8.5%的跌幅。學生獨立聯盟發言人Joey對美國之音表示,統計數字反映香港的旅遊業偏重中國大陸市場,令香港國際大都會及購物天堂的形象失色。

Joey說:“香港本來就是一個國際大都市,慢慢由一個國際化的都市變成一個中國化的都市,見到(中國旅客)的比例這樣上升的時候,就見到趨勢會是這樣上升,所以我們見到越來越多有這樣的文化衝突發生,他們會來侵害我們的文化的時候,我們就會阻止。”

中國自由行旅客15年間急升

2003年香港爆發SARS(薩斯)疫情,重創香港經濟及旅遊業,為挽救香港經濟,同年6月底中國大陸與香港簽署《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中國大陸旅客到港澳自由行就在2003年7月28日開始實施。

中國大陸旅客自由行實施15年以來,中國大陸游客訪港人次由2002年的638萬,大幅增加至2017年的超過4,444萬人次,佔每年訪港旅客總數的比例由2002年的超過41%急升至超過75%。

來自深圳的中國大陸自由行旅客羅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經常來香港購物,主要是由於種類比較多、也比較繁華,她主要來香港買化妝品、護膚品及包包之類。羅小姐又表示,在香港買藥物及食品會比較有信心。

羅小姐說:“藥品和食品之類去正規的店買會比較有保證。”
記者問:“價格也比大陸會便宜一些嗎﹖”
羅小姐說:“是、是會便宜一些。”

中國自由行衍生水貨客等問題

中國大陸旅客自由行政策,至2009年進一步實施深圳戶籍居民一簽多行。由於2008年中國爆發三鹿毒奶粉事件,一簽多行政策實施後,衍生水貨客逼爆新界北區以及奶粉短缺等社會問題,亦是中港矛盾衝突的主要原因。

2012年成立的北區水貨客關注組,多次發起反水貨客光復行動,呼籲各界關注走私水貨客的問題。關注組由2013年開始,大約每隔半年統計上水區內,以中國自由行遊旅客為主要服務對象的店鋪數量,以反映上水區的生活環境受水貨客及中國自由行旅客帶來的影響。

關注組星期日(8月12日)公佈最新的統計顯示,上水石湖墟的中國自由行旅客相關店鋪,多達420間,其中化妝品店110間;為走私活動而開設的專門店107間;藥房66間;找換店、金鋪珠寶店各38間。相比去年6月,化妝品店數量增幅最高,達42%。

上水走私專門店5年急升14倍

關注組表示,相比2013年,上水石湖墟的化妝品店數量上升35倍、走私專門店上升14倍、金鋪珠寶店上升3倍、藥房升上升1倍。調查結果反映上水區內的跨境走私或代購活動依然非常活躍,並未因為今年第二季開始的美中貿易戰,或者商界及香港傳媒早前宣稱的“零售業寒冬”而有明顯減少。關注組認為,上水依然是走私者以及代購者的樂園。

關注組發言人梁金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上水區內的走私水貨客專門店等5年來大幅上升,對區內的租金、人流及衛生帶來很大影響,很多老店因為租金大幅上升而結業。

梁金成又表示,“一簽多行”改為“一周一行”超過3年來,對減少水貨客成效不大,因為中國不斷發生食品安全以至假疫苗等藥物安全的問題,中國民眾以及走私水貨客湧到香港購物的情況多年來未有改善,亦是中港矛盾的主要原因。

梁金成說:“首當其衝受害的、如果每次中國大陸的食物或者藥物產生問題的時候,首當其衝受到傷害的,我覺得是我們香港人,因為他們是會海量來到香港去搶我們的資源,反過來我就看不到我們香港特區政府,一發生這些事的時候,它們不會首先第一件事去保護我們香港市民。”

反思反水貨客光復行動新方式

梁金成表示,經歷過2014年的雨傘運動,以至2015年多次大規模的反水貨客光復行動,以及旺角衝突後,水貨客問題其實仍未解決,但是運動組織者包括他自己,都認為應該要休息一下,並且反思光復行動應該以什麼方式再進行,避免針對民生問題的行動,被建制派扭曲為另有政治目的。

梁金成說:“我看不到如果它們(建制派)用以言入罪說我們北區水貨客關注組,是它們說的所謂的一個政治組織,或者帶有港獨意識的組織,我又看不到啊。至於我個人的表態,我一直都說就是因為你不讓我說,我才要說而已,你不讓我講港獨,我就更要講港獨,因為我覺得我們香港人是受言論自由的保障,我們亦有自己的思想自由。”

梁金成並表示,近年走私水貨客的運作方式不斷轉變,由以往的大型集體行動,轉變為手拉車的螞蟻搬家,以至最近多次發現有家長竟然利用跨境學童的書包走私智能電話,以及手提電腦等電子產品。據香港傳媒報導,去年跨境學童被利用走私接近770萬美元的貨品,情況令人憂慮,呼籲當局正視中港跨境走私水貨的問題。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