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廈兩岸通水背後一波三折

童清峰

金廈通水背後幾經波折,兩岸各有政治動作,最後仍如期實現,化解了金門缺水危機。金門縣長陳福海提出「新三通」主張,繼通水後應盡快推動通電、通橋(金廈大橋)。


金門縣長陳福海(台上西裝者)等啟動通水閘門:金門用水邁入新紀元(圖:中央社)


金廈通水現場會:於福建晉江舉行(圖:新華社)

號稱「第二次台海危機」的八二三砲戰(國際上稱金門砲戰)在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爆發,解放軍突然對金門發動攻擊,在二個小時內,投下五點七萬餘發砲彈,接連四十四天,中共在一百四十八平方公里的金門群島發射了將近四十八萬顆砲彈,造成國軍死傷四百四十餘人、房屋全毀二千六百四十九間、半毀二千三百九十七間,但金門守軍固若金湯,解放軍無法越雷池一步。

隨著兩岸交流,金門早就不再是昔日的戰地,在開啟「小三通」後,相距僅六公里的金門、廈門已經連結成一日生活圈,兩地來往十分頻繁,不論兩岸關係有多冰冷,曾經是反共最前哨的金門始終扮演和平角色,自成一格地與對岸開展日益密切的交流。

就在八二三砲戰一甲子前夕,金廈正在上演以通水取代砲彈的兩岸交流大事。八月五日上午廈門龍湖水庫的水輸往金門田埔水庫,化解金門的缺水危機,當天的金廈通水儀式幾經波折,最後仍如期在金門金沙田埔水庫、中國大陸晉江同時舉行,金門縣長陳福海、立委楊鎮浯等人共同啟動通水的水閘門,象徵金門的用水邁入另一新紀元,金門端約有三千人出席見證這個「兩岸共飲一江水」的歷史時刻。

但這場熱鬧的通水儀式顯然不是台灣蔡英文政府樂於見到的場面,綠營政府認為,北京近來在國際對台灣粗暴打壓,尤其台中主辦東亞青運遭停辦引發反彈。陸委會認為「此時辦理引水典禮時機不宜」,日前召開記者會,強烈呼籲金門縣政府「以大局為重」暫緩辦理。

陸委會拖延通水儀式

陸委會試圖拖延通水儀式的做法被解讀為是要懲罰金門,不准喝大陸水,引起各方反彈。但金門縣政府似不理會中央的施壓,打出「通水民生牌」,如期舉辦通水典禮。無黨籍的陳福海在通水典禮致詞時表示,大陸引水案歷經二十三年,寫下了兩岸民生交流合作的歷史篇章,通水只是起步,讓鄉親以最低的成本喝到最好的水,才是主要的目標。他強調省下了三十年、新台幣(以下單位同)十三點八億元(約四千五百萬美元)的水價,經過招標方式的改變,又省下一點七億元的工程款。

陳福海表示,「金門好,兩岸才會好;兩岸好,台灣才會好」,就是因為現在兩岸之間出現了矛盾,才讓此次通水儀式平添許多波瀾。他也呼籲兩岸領導:「兩岸合作,民生為念。」

兩岸通水儀式,大陸方在泉州晉江市龍湖水庫舉辦,稱為「福建向金門供水工程通水現場會」,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在通水儀式上重申,要堅持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共擔民族大義。他還批評「台灣某些人出於陰暗的政治目的,竟然對老百姓盡早解決吃水問題橫加阻撓,無理取鬧」。

綠營認為,金廈通水是近來北京採取的「討好台灣人、施壓蔡政府」的兩手策略。在台灣民眾對大陸打壓引起反感之際,通水可以扭轉負面發展,這讓蔡政府感到緊張,擔心對岸的「統戰」會「污染」台灣人心,急忙消毒。陸委會發聲明表示,金門引水仍由台灣埋單,不是免費贈送。政府高度重視金門的民生用水,早在二零一三年,就將自中國大陸引水納入「供水改善計劃」水資源多元化的一環。經持續推動,編列十三點五億元經費,完成相關的工程,才有今日的兩岸通水。

事實上,日後金門向福建購水單價每度原水九點八六元,仍由台灣負擔。陸委會批評陸方將雙方購(供)水的商業行為列為惠台措施,並批評台灣阻礙通水,明顯將民生議題政治化,企圖製造島內內部矛盾,遂其分化目的。

在通水儀式的背後,兩岸各自有政治動作,台阻官員赴陸,陸拒綠營民代出席。金門縣副縣長吳成典、金門縣參議翁自保申請赴泉州,但遭陸委會、移民署等部會經聯審會議否決。另一方面,陸方也設下關卡,不讓民進黨籍金門縣議員陳滄江登陸。

署名cosma的金門人在PTT發文指出﹕「 整個通水暴露出來的問題,就是金門在兩岸中到底是什麼樣的地位?台灣中央政府到底要讓金門何去何從?金門還需要是戰地嗎?還是兩岸的和平特區?」他說,金門已經封閉了五十年,該給金門一個自治的政策定位,就像韓國的濟州一樣,讓金門的相關事務地方化,「以後不管是接水、蓋不蓋大橋、通不通電,讓金門事務地方化,不要牽涉到統獨」。

陳福海在金門田埔水庫拋出金門「新三通」,認為繼通水後,應該盡快推動通電、通橋(指金廈大橋)。但行政院發言人谷辣斯.尤達卡(Kolas Yotaka)回應表示:「這不是我方說要就要,並不完全操之在我國,不是我們要來個『新三通』,就可以來的『新三通』,這些都需要經過全盤的考量。」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